如松:“美元病毒”大流行,美/中超级大绞杀

过去三十多年,非美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都以壮大自己的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元储备)为本国经济活动的焦点,主要是基于以下原因:

第一,二战之后尤其是苏联解体之后,亚洲国家逐渐成为全球制造业的中心地区。

既然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的中心,就会向欧美市场大量输出商品,自身拥有的资源就无法满足需求,就必然需要进口大量的资源,这就导致对其他地区的资源依赖度越来越高。所以也就看到,目前多数亚洲国家(尤其是东亚的国家)的原油对外依赖度、谷物对外依赖度、金属和非金属矿产对外依赖度都比较高(各国之间有所不同),这是经济增长方式使然。

而充足的外汇储备就可以保证能源、基础原材料和谷物的进口,这是保证本国制造业可以稳定运行的基础,也是保证本国社会可以稳定运行的基石。

第二,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包括亚洲国家在内的非美国家为了稳定自己的货币币值,就需要建立足够的美元储备作为本币发行的保证金。

第三,美国作为全球经济中最主要的需求终端,各国都希望扩大对美出口推动自己的经济增长,而美元不仅是主要的世界储备货币更是美国的主权货币和交易货币,各国就只能不断接受美元。

等等。

其实在上述逻辑关系中,有一点很容易被人们所忽视。上述做法必须基于一个基础——美元价值保持稳定,此时本国就可以进口足够的能源等基础商品,控制通胀在低水平上,也就可以维持自己的工业基地稳定地运行。

而美元价值稳定的标志就是美国国内的通胀率停留在低水平上,各国美元储备的购买力就可以保持稳定。

但是,当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不断壮大时,这意味着对美国的债权在增加,美国作为债务人,债务压力就会加剧。债务压力不断加剧的过程就是美国通过不断发行美元解决国内问题的过程,比如次贷危机和2020年病毒大流行都直接导致美国政府的债务率暴涨。当美国无法履行债务人责任时,就会出现违约,违约的方式就是美元加速贬值。

从外在表现上,美元违约就是美国本土的通胀率加速走高的过程,一方面贬值本国美元持有人的购买力,另一方面就是贬值境外美元的购买力,最主要的当然就是贬值各国美元储备的购买力。

可以以中国来举例说明这种违约的过程。

下图是中国近年来的外汇储备走势图,从2017年开始外汇储备基本稳定,2021年大约增长了1%。

苏联解体之后尤其是次贷危机之后,美国的通胀率比较低,美元的购买力基本稳定,这意味着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购买力也能基本保持稳定,只要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就可以维持工业体系的运行和本国的内需,也可以维护自己的货币价值稳定。

但从2021年开始美元加速贬值,体现为欧美的通胀率暴涨,而国际大宗价格是以美元计价的,当美元开始加速贬值之后,就会刺激大宗价格开启牛市。

如果将2020年底中国外储的购买力看做是100,考虑到美国去年12月的通胀率达到7%和2021年中国外储增长1%之后,到2021年底中国外储的实际购买力就变成了94.94(100*101%*93%),也就是说忙活了一年,表面看来外储增加了1%,但实际购买力却萎缩了5.06%,这就是美元违约效应。

上述计算方法并不理想,以大宗商品价格指数涨幅来计算美元储备真实购买力的变化,或许更有合理性,终归亚洲各国与中国的外汇储备主要是用来进口大宗商品。

彭博商品指数(BCOM)是衡量大宗商品价格的综合指标,在这个指数中各种商品所占的权重见上表,下图是近年BCOM走势图。2020年底BCOM指数是78.0543点,2021年底的BCOM指数是99.1694点,一年内的涨幅是27%。也就是说,将2020年底中国外汇储备的购买力作为100,再考虑到2021年全年中国外汇储备增加了约1%,到2021年底时中国外汇储备的购买力变成了79.5,外汇储备的实际购买力下降了20.5%。

美元加速贬值周期是基于债务周期的要求,所以高速贬值的周期不会是一两年,而是要延续很多年份,今年迄今为止BCOM指数的涨幅已经高达约36%。这意味着以大宗商品为基准,2021年初的1美元购买力到今天已经下降了一半,即外储的数字看起来变化不大,但其购买力在不足一年半的时间内已经下降了大约一半。。

所以也就,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经历了高达十多年的高通胀,石油、黄金在十年中的价格涨幅超过20倍,而其他很多大宗商品价格涨幅也高达十几倍,这就意味着各国美元储备的实际购买力只剩下当初的百分之几,差不多直接清零了。当美元储备的购买力严重下降之后,美国才有能力应对相应的债务压力,美元的价值才能稳定下来。

这种美元超级贬值周期和大宗商品的超级牛市周期,本质都是债务周期决定的,也就是俗称的剪羊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各国的外储购买力几乎清零,也就无法完成进口,带来的结果是上世纪70年代的新兴国家——主要是拉美国家爆发了持续约20年的高通胀时代,几十个国家爆发了债务危机,而1998年的东南亚危机也违约大潮的一部分。

目前欧美已经处于高通胀状态,当欧美的通胀持续发展一定时间之后,意味着美元欧元的购买力出现大幅下降,亚洲等国家的外汇储备购买力大幅丧失,就难以稳定自己的进口需求,进口不足就会导致通胀恶化。因此,大家坐在同一条船上,只不过欧美坐在船头,先感受通胀恶浪的冲击;而亚洲等国家坐在船尾,当自己的外汇储备购买力被严重削弱之后,通胀恶浪才会紧随而至。

这有点像隔山打牛,而美元欧元就是那条鞭子。

目前有两个亚洲国家已经倒下,第一个是前面说过的斯里兰卡,由于进口不足导致了能源、食品和药品短缺,该国已经陷入动乱状态;另外一个国家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土耳其,由于进口不足导致食品和600多种药品出现短缺,通胀正走在失控的状态(见下图,食品通胀率明显超过通胀率)。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将面对“美元病毒”大流行所带来的剧烈冲击,这是亚洲国家的经济增长模式所决定的。

亚洲各国过去数十年发展方式所带来的问题何时集中爆发?可能就是现在,斯里兰卡和土耳其很可能就是排头兵。随着外汇储备购买力的快速下降,问题集中爆发的第一步应该是亚洲各国外汇储备开始减少,根据日经中文网的统计,对比2021年底和最近,GDP排在亚洲前十的经济体(不含日本)的外汇储备全部减少,合计减少了5%,即300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数字下降自然是外汇储备购买力加速下跌的结果,这会进一步制约各国的进口能力并推动本国的通胀,欧美的高通胀就转移到亚洲,实现了“隔山打牛”。

亚洲各国可以抛弃美元、欧元转为其它货币进行储备吗?很难,其他货币要么规模有限要么也面临债务问题的困扰,不足以满足世界储备货币的要求,如果使用黄金作为储备又会导致交易和清算不便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这是世界大多数国家将自己的黄金储备储存在纽约和伦敦的主要原因,目的是方便国家之间通过划转的方式进行贸易清算。,所以,如果要参与现在运行的、在二战后由美国所制定和主导的全球贸易体系,就会被美元所绑架。

美元欧元病毒大流行带来的是各国外汇储备购买力定期(接近)清零,就是美欧所发动的超级绞杀,中国和亚洲国家该怎么解决这个难题?

外汇储备储备的到底是什么?是美国和欧洲建立起来、以美元和欧元所表示的信用,既然美元欧元的信用也不可靠,就不如建立自己的信用,然后储备自己的信用,让自己的货币成为可自由兑换、信用稳定的货币流通在世界上,就是唯一的出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06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