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2022新年第一乱,中美俄的“心”在颤抖

新年伊始,邻居哈萨克斯坦就爆发了骚乱,最新的报道称已有一百六十多人死亡,五千多人被捕。俄罗斯媒体报道称俄军和哈萨克政府军已经控制了最大城市阿拉木图的机场。

爆发骚乱的诱因是天然气涨价。

哈萨克是全球油气出口大国,目前的石油出口量大约是140万桶/日,按说这样的国家其国内的油气供给应该十分充足,但事实却恰恰相反,哈萨克国内的油气供给一直都比较紧张。这与印尼的情形类似,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国,但国内的煤炭供给却十分紧张,为了解决国内的煤炭短缺问题,印尼已经宣布禁止煤炭出口到1月31日。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能源出口大国的国内供给却很短缺的奇怪现象?

当一个国家的治理水平比较低的时候,行政权力就会通过各种方式掠夺社会财富(权力寻租),就必然造成贫富差距恶化,导致中下层人士的生存十分艰难。哈萨克斯坦就是这样的国家,按说俄罗斯在国际上的廉洁记录并不好,但俄罗斯媒体都说该国是十分腐败的国家,可想而知哈萨克斯坦的腐败问题有多严重。此时,政府为了维持社会稳定就会通过行政手段控制部分与民生联系比较紧密的商品价格,主要是基础能源和食品价格,目的是让穷人可以维持基本生存,避免闹事。由于烧气更加便宜,哈萨克的汽车大多都烧气,生活中也离不开天然气,天然气价格就是哈萨克政府控制的价格,印尼的煤价也一样受政府控制,阿根廷的食品、药品也一样,这就形成了国际(市场价)、国内(行政价格)两个价格,也就是价格双轨制。

但在哈萨克、印尼这些国家,企业又是自主经营的,当国际价格上涨之后,与国内的价差就会拉大,企业就会增加出口减少内销,结果作为油气出口大国的哈萨克国内的油气供给就十分紧张。

过去两年,国际天然气价格大涨,企业更不愿意内销,汽车没气就跑不动,居民生活用气也得不到保证,政府怎么办哪?如果要稳定内销价格就只能加大财政补贴,但哈萨克政府没钱,从近年来该国货币坚戈对美元的贬值速度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点,财政支付能力薄弱导致货币快速贬值推动哈萨克斯坦的通胀率高居世界前列,而食品通胀更加凶猛,可参考下面的三张图。

此时,政府唯一的做法只能让内销的天然气涨价,降低内、外销价格的剪刀差,以推动企业内销的积极性。自2022年1月1日起,曼格斯套州液化天然气价格由每升60坚戈(约合人民币0.88元)翻倍至120坚戈(约合人民币1.75元),目前哈国天然气的开采成本大约是110坚戈,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涨价幅度也算是合理的,但人们却承受不了这一涨价幅度所带来的生存压力,直接导致骚乱爆发并迅速蔓延至阿拉木图等大城市。(当然这背后肯定有政治操弄,但没有这一基本矛盾就无法实现相应的政治操弄)

今天哈萨克面临的威胁是很多国家都在面对的,由于社会治理不完善造成贫富差距严重恶化是多数国家的通病,广大中下阶层耐涨价的“阈值”很低,一旦与民生紧密相关的商品涨价就会导致社会动荡。去年南非就因食品价格上涨导致了社会骚乱,今天轮到哈萨克斯坦,大家患的都是同样的“病”。但如果不涨价,企业就无法进一步投资,也无法维持经营,这就会带来生产萎缩,导致社会贫困化,这就是过去十来年委内瑞拉所走过的道路。

不改革郑志,上述问题就无解。

世界已经进入了高通胀时代,到今天这已经是共识,基础能源、食品价格上涨之势根本无法阻挡,也就意味着这种“病”未来会在世界各地不断蔓延,这是烽烟四起的时代。

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国土面积居世界第九,大于整个西欧的面积,人口约1900万人,但它在世界上却一直都是不太受关注的国家。但本次骚乱爆发之后,从目前的得到的信息来看,中、美、俄都高度关注,而普京更是在骚乱发生后以集安组织的名义迅速派兵帮助哈萨克政府稳定局势,哈萨克斯坦为何如此重要?

以前说过,在拿破仑战争、一战和二战中,英国(美国)使用大陆均势策略(又称光荣孤立)击败了拿破仑法国和德国。

大陆均势策略的精髓是,作为海洋国家的英国避免永久结盟,不断强化自己的海上优势和与殖民地之间的经贸联系,当欧洲大陆有强权国家崛起时,首先通过海上优势打击强权国家,然后在陆地上扶持强权国家的敌对势力对该国的强权进行制衡,最终实现削弱强权国家、维持自身霸权地位的目的。在拿破仑战争、一战二战中,英国都联合欧洲大陆上的俄罗斯等国,让强权国家陷入两面作战的被动局势,最终击败了法国和德国。

到了美苏争霸之后,这一策略遇到了问题。

如果依旧扶持其他陆地大国与苏联进行正面战争,在核武器时代就有可能导致核大战。到这有人会说,在欧亚大陆爆发核大战美国不是最为受益吗?这种认识是错的,核大战会给整个地球带来核冬天,会导致地球上绝大多数人口死亡,无论处于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样的命运。

只要爆发核大战,所有国家就都是输家!

但如果没有战争,只是通过军备竞赛等手段就很难拖垮苏联,因为苏联也会主动调整自己的收支,避免财政走向最终的崩溃。所以,让苏联在陆地上卷入一场可以避免核大战的战争就是必不可少的!目的是通过战争的刚性支出耗尽苏联的财政。

也就是说要在陆地上给苏联找一个对手,就像在拿破仑战争、一战二战时期给法德找一个对手(即俄罗斯等国)那样。只是这次的对手即要避免核大战,又能对苏联形成持续的刚性消耗,这样的对手是非典型性对手。

阿富汗就承担了这个角色。

阿富汗的末代国王是查希尔沙,1973年7月他的表哥达乌德汗趁着查希尔沙在意大利接受眼部手术的时机发动政变,建立起阿富汗共和国,这是一个亲美政权。

当时的阿富汗与苏联有很长的边界,任由这个亲美政权存在下去,对苏联就是巨大的威胁,所以,苏联大力扶持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等激进政党,力图使阿富汗在经济上更加依赖苏联,也让阿富汗反对当时中美共同的盟友巴基斯坦,但效果有限。1978年4月27日阿富汗爆发了四月革命,人民民主党激进分子推翻了阿富汗政府,杀害了达乌德汗并建立起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由塔拉基出任国家元首,这些显然是一个亲苏政府,苏联看起来已经如愿以偿。

但塔拉基的副手阿明看不惯塔拉基的儿皇帝做法,于1979年9月发动政变上台,阿明强调国家的自主性、独立性,摆明了不愿做苏联的附庸。当时苏联的老大还是勃列日涅夫,他显然不会善罢甘休,经警告无效后,在同年12月27日阿明与家眷等遭苏军特种部队杀害,然后苏联又扶持卡尔迈勒上台。虽然卡尔迈勒很听话,但听话的人在这种混乱时期却很难镇得住场子,这让反政府武装日益壮大,阿富汗的局势面临再次变天的威胁。眼看阿富汗这只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老大哥是可忍孰不可忍,最终命令十万苏军开进了阿富汗!

到这时美国人的心中一定想,等的就是这一天!

跳进去很容易,想抽身而退就难了。美国、英国、巴基斯坦和中国不断援助阿富汗反政府武装与苏军进行长期的游击战,苏联的核武器在这种场合派不上用场,阿富汗大多都是山区让苏军的先进武器也很难发挥威力,经过九年的游击战之后苏军只能败退!

美国与苏联的军备竞赛、国际油价在1985年的暴跌被认为是耗垮苏联的主要因素,但苏阿战争的战败被认为是压垮苏联的最后一根稻草。

阿富汗被誉为帝国坟场,就是给苏联“选定”的陆地上的对手。

今天的阿富汗依旧是中亚乱局之源,源于恐怖主义和毒品泛滥,但阿富汗与俄罗斯并不直接接壤,与中国的共同边界也很短,目前其影响还相对可控。但哈萨克斯坦则不同(上图),它与中、俄都有漫长的边界线,俄-哈边界长八千多公里,中-哈边界也超过1500公里,其主体民族是突厥族,这个民族与中国和俄罗斯都有紧密的联系(大家都懂)。一旦该国爆发长期的内乱,首先会外溢到整个中亚,源于大家都是突厥族,然后就必然会外溢到中国和俄罗斯,这显然是无法承受的。

今天是中俄与英美日等海洋国家争霸的时代,军备竞赛和海上对峙都在所难免,但这只是战场的一部分,美英等显然还希望在陆地开辟战场,而中亚就是最危险、也是最“合适”的地方。

现在有消息显示,哈萨克的部分警察和军队还在陆续倒戈加入反对派,反对派与政府军还在局部进行小规模的争夺。普京既然已经出手,哈萨克的局势大概率可以快速稳定下来,终归作为宗主国的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还有很大的影响力。但哈萨克政府邀请俄军介入当地局势,也有可能会让民众更加反感、加剧乱局,万一乱局持续下去,中亚、中俄都会受到冲击,那那时中俄是否会派大军介入?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题。

即便本次骚乱被压制下来,但矛盾的种子也已经埋下,未来的中亚也不再安宁。

别忘记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也正在借助突厥国家组织(该组织目前包括土耳其、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匈牙利为观察员国)将自己的势力深入到中亚地区,基于历史和民族的因素,这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中亚是英美日、北约与中俄博弈的心脏地带,它是一只火药桶,面对哈萨克斯坦骚乱,美国、中国、俄罗斯的心都在颤抖,紧张地注视着后续的演变并盘算自己的对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06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