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美玩“火”

随着美国在全球霸权优势的逐渐丧失,美国的势力就会逐渐从地缘政治冲突最剧烈的欧亚大陆退潮。现在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驻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的美军撤出之后,在亚洲大陆上只剩下驻韩美军。美国势力从亚欧大陆的退潮比美军的后撤所显示出来的更严重,缅甸一夜变天,让美英势力退出了中南半岛;中美对抗的到来,意味着美元和美国势力正退出东亚大陆;今年8月底,联合国原子能监督机构在一份年度报告中指出,朝鲜似乎已重新启动一个用来制造核武的核反应堆,这意味着美国在朝鲜半岛北部影响力在消退(这应该是阿富汗撤军事件的蝴蝶效应)……,美国势力(军事势力、美元决定的金融势力、地缘影响力等)在亚洲大陆出现了全面退潮。

法德已经提出组建欧洲联军,这意味着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也在逐渐消退,这也是事实。

美国之所以走到今天,实际是在为自己的错误认知买单。

任何一个国家如果要实现皿煮,都是自下而上的过程,所以欧洲的光荣革命和启蒙运动都是自下而上进行的,这两场运动对于现代社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两场运动都是民众觉醒的过程,也是民众用自己的勇气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的过程,当觉醒的民众开始用自己的勇气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时,就会对(以封建王权为主的)专制形成制衡(让封建王权成为了名誉性质,以英国最为典型),也就建立起了当代的宪政体系,即现代皿煮。

美国希望依托武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推销美式皿煮,但却没有民众的觉醒过程,本质上推销的就还是依托武力的强权,也就没有真正的皿煮(投票程序只是徒有其表)。当美军撤出(即强权撤出)之后就只剩下一地鸡毛,尤其在阿富汗,美军撤出之后一切照旧,唯一的变化是迎回了一个更强大的塔利班。

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一无所得的行动直接导致了一代帝国的衰落,源于这一认知错误让政府财政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几年前,美国人就开始汇总伊拉克战争的成本,各种研究结果显示美国为这场战争直接付出了三到五万亿美元。而格林斯潘直接说,伊拉克战争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极大的损害。他的话很好理解,当战争支出增加之后,通过财政支出刺激经济的能力下降,对经济的损害非常大。9月1日,社会科学家公布了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全面分析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以及规模小得多的叙利亚和也门战争的成本。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超过8万亿美元。这还不包括美国迄今为止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阵亡的7000多名美国士兵的抚恤金,增加的政府债务利息,以及美国为此所支付的行政成本和经济发展成本。如果全部包含在内,不会低于10万亿美元。

美国政府现在的负债总额是28.6万亿美元,债务率已经达到约130%这样的不健康水平。如果减去约10万亿美元的债务,美国的债务率就仅为84%左右,这是与德国差不多的健康水平。

如果没有因此而增加的债务负担,今天的美国可以在保持债务健康的前提下轻松地重建基础设施,将经济增长推动到更高的水平上,这就是这两场战争所带来的不同。

为了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却让国家背上了不可承受的债务,就是这一认知错误的代价。

或有人说,美国发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没有那么高尚的目标,确实,今天的华盛顿沼泽是十分龌龊的。摧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反恐显然是发动战争的借口,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原本可以选择更经济、更合理、更有效的方式,比如使用特种部队,大规模出动陆军显然是不合理的;战争的背后肯定也有军火商的黑手;但如果没有美式皿煮的傲慢,国会山就不会同意为这两场战争长期拨款,就没有现在的结果。将代表美式皿煮的白头鹰旗插上亚洲大陆的心脏,显然是推动国会山长期为这两场战争拨款的根本原因。

美国让自己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之后,就意味着财政难以继续支撑美军在全球的军事行动,对主要的战略对手就会丧失威慑力;美元的信用下降意味着对世界金融的支配能力下降;这都意味着美国在全球的综合影响力下降。此时,面对矛盾丛生的欧亚大陆,美国自然力不从心,其影响力逐渐从欧亚大陆退潮就是必然的。

因此,四五年前就可以知道今天的欧亚格局。

在此说两句题外话:从过去几年中美两国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做法来看,中国的精英阶层在上述问题上的认识显然比美国国会山上的那群人认识的更加深刻,再加上美国内部左右两派已经严重分裂,或许这就是敢于说出“东升西降”的底气。

未来十年,美国可以守住第一岛链就算成功,这是它的财政状况决定的,这就叫“客观”。

随着美国影响力在亚洲大陆的退潮,中美(中、西方)“交火”的战场开始转移到非洲。

今天如果问大家,哪个单一的国家对中国的威胁最大?

很多人可能说是美国、英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等,源于他们在军事、经济、科技上都有自己的局部优势,但换个角度来看,澳大利亚的威胁比它们的威胁更大。

改开之后,中国取得的核心成就就是建起了世界工厂,又完善了与世界工厂相配套的先进基础设施。中国依托世界工厂成为了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又通过巨额的贸易顺差增强了自己的综合实力,可以通过贸易和资本在全球发挥重要的影响力。

世界工厂和相应的基础设施,就代表了中国的“财富”,支撑了中国的财政和债务体系,无论怎么强调其重要性都不为过。如果世界工厂和基础设施失去了开工率和利用率,意味着失业暴增,财政失去来源,债务危机爆发(货币失去价值),这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承受之重。所有人对此都可以理解。

如果世界工厂要稳定运行,除了劳动力供给、技术上可以及时升级换代、有消费市场与世界工厂相对应之外(前文说的是这方面内容),能源、半导体等核心零部件的稳定供给自然是重中之重,但最基础的原材料——铁矿石和铝矿石的稳定供给一样重要。恰恰,这两种最基础的工业活动的原材料都严重依赖进口,铁矿石的进口依存度超80%,铝矿石的进口依存度超60%,而这两种最基础的原料主要都来自澳大利亚。

2020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为11.7亿吨,其中的7.317亿吨来自澳洲,占总进口量的62.5%,占中国消耗总量的一半。如果没有了澳洲的铁矿石,约一半的世界工厂将停工,财政和货币问题会快速恶化,这是不争的事实。

2019年铝矿石的全球贸易量约1.36亿吨,中国进口就超过1亿吨。而铝矿石最重要的出口国是几内亚和澳大利亚,分别约6600万吨和3700万吨,中国的铝矿石进口主要就来自这两个国家。

换句话说,澳大利亚可以通过铁矿石、铝矿石输出操控中国世界工厂的开工率和基础设施的利用率,进而就可以操控中国的财政和债务,每个人都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一旦中国的财政收入锐减、债务问题恶化,就无法与美日在亚太地区争夺。因此,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威胁不在美日之下,其影响更具有特殊性。

所以,与澳大利亚的贸易是中国目前需要面对的最迫切的问题。

就因为上述原因,中国近年来加大了在西非几内亚的投资活动。

第一,几内亚是全球最大的铝矿石出口国,主要出口到中国和俄罗斯,资料显示有十几家中资企业在几内亚从事铝矿开发。

第二,几内亚西芒杜铁矿资源量和矿石质量均属世界顶级,可与澳大利亚、巴西的同类矿床媲美,甚至可以超越。由于前些年铁矿石价格低迷,中资与新加坡资本所组成的财团成功拿到了西芒杜铁矿的矿权。目前已经查明西芒杜铁矿资源量在50亿吨左右,估计潜在总量可达100亿吨。下图红点处就是西芒山脉(西芒杜铁矿)的位置。

一旦西芒杜铁矿正常投产(原来预计是2025年),中国铁矿石进口就可以分散开来,再加上几内亚的铝矿供给,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冲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世界工厂带来的威胁。

几内亚的国土面积是24.6万平方公里,约等于1.5个广东省的面积大小,人口约1380万。1958年独立时,几内亚国防军主要由当时在法军中服役的几内亚籍士兵所组成。到2020年,资料显示几内亚有陆军8500人,其中包括一个装甲营、一个特种部队营、五个步兵营、一个护林营、一个突击营、一个空中营和一个总统卫队营,此外还有一些空军。

如果一名军官要在这一军事规模的国家发动军事政变,需要率领多少人才行?

你可能回答几千,至少几百,源于至少需要这么多人才能控制首都的卫戍部队、警察和总统卫队营。

但媒体给出的答案是25人。

9月5日,几内亚特种部队指挥官杜姆布亚上校带领25人扣押了该国总统阿尔法·孔戴(下图右二),政变成功!

你相信这个故事吗?

至少我不信。

只要这25人不都是变形金刚,就控制不住几内亚的军队和总统卫队,当然更难以控制拥有220万人口的首都科纳克里,政变就很难成功。

几内亚的前身是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该共和国在1940年7月10在二战中被德国推翻,二战后的法国就是现在的法国)于1890年建立的殖民地,首都科纳克里也是在1890年创建的。1958年独立,官方语言是法语。法国作为几内亚的前宗主国,对几内亚有比较强的影响力。下图为1913年非洲的殖民地图,几内亚属于当时的法属西非。

政变是几内亚的传统。

开国总统杜尔从1958年开始执政,他在1984年去世后立即发生了军事政变,上校孔戴(另一个孔戴)成立了几内亚第二共和国,他执政到2008年去世。此后军方又发动了政变,组成过渡政府,但这次军方在2010年还政于民,阿尔法·孔戴当选为几内亚总统。2020年两届任期结束之后,孔戴该卸任了,可他并不想就此退休,然后就在2020年3月通过修宪公投更改总统每届任期为6年,过往当选次数从零开始重新计算,让他得以在2020年再次当选总统。考虑到老人家当时已经82岁,连任两届之后就已经94岁了,但到时如果他还想继续干,可以继续修改宪法,继续将以前的任期归零……。因此,这家伙算不上是什么好鸟,也就不会得人心,这就有了政变的“土壤”。因此,政变后的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出现了欢呼雀跃的场面。

有一条确切的消息是,现年41岁的杜姆布亚上校曾经在法国外籍兵团服役(法国外籍兵团从1831年成立至今,是法国军队的一部分),按年龄推算他服役的时间应该在2000年前后,此后才进入几内亚特种部队服役,这就让政变的背后就有了法国的影子。同时,政变后在社交媒体上不断传播这样的消息,杜姆布亚接受过美国和法国严格的军事培训……。似乎也只有法、美才有能力控制住几内亚的武装部队尤其是总统的卫队营,让25人政变成功。另外还有一个间接的佐证,政变发生后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发表中方的立场称:中方反对政变夺权,呼吁立即释放孔戴总统。

这样的表态耐人寻味……

美国势力从亚洲大陆退潮之后,在非洲又开辟了新战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06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