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谁总有扯不完的蛋?
201809/10

如松:谁总有扯不完的蛋?

在鬼子们酝酿大规模减税的时候,本网址就强调新兴市场国家只能加税。原因在于在全球产能过剩时期,资本流动的背后是税源的流动,当鬼子减税(配合毛衣战)吸引资本回流之后,那些在经济全球化时期涌入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就会回流,这实际是税源的回流,挤压了新兴市场国家的财政收入。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全球化的逆转,全球经济增长承压,再加上税源的回流,人们收入购买力的增长受限甚至萎缩(货币贬值就是购买力萎缩),新兴市场国家以往形成的贫富差距恶化所带来的后果会不断显现,社会问题日益突出,这需要加大财政支出;同时,现在的世界军事动荡越来越剧烈,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乌克兰问题、北方四岛问题、南海和东海问题、能源安全问题等等,最终的解决方式都是军事!所有国家都必须为战争做准备,军事支出的扩大继续刚性地推动财政支出的增长。这就让很多新兴市场国家(也包括部分发达国家)的财政收支压力越来越大,新兴市场国家在这个国际形势下,只能是加税。

税,是通胀之源,这是《如松看财富之道》的论证结果。

从厉害的具体情形来说,营改增到现在,高层管理者一直在说减税,可企业和一般劳动者的感觉并不明显,这与厉害的特定管理模式有关,也与现状有关:

第一即便顶层希望减税,也难以推动下去。原因在于在一般情形下,中央财政是有盈余的,赤字主要反应在地方财政。当减税实施之后,意味着地方财政的赤字缺口加大(今年以来不断爆出地方发不出工资的事情,融资平台暴雷不断,都是这种反应),难道不让公务猿们养活老婆孩子了?所以,地方采取的对策自然是左手减出去,右手以更大的力度收回来(有收费权、罚款权就是好),而收回来的大部分是费。对政府来说,税是税,费是费,但对企业和个人来说两者没差别,所以,达不到减税的目的,底层也难以感觉到减税的效果,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我们看到的数字是2017年的赤字率为2.88%,这只是财政口径的赤字,不要忘记在厉害体质之下,还有很多隐形的赤字。比如,地方政府进行隐形借贷推动基建工程(于公于私都有利),会扩大实际的财政赤字;中国铁路总公司这样的企业发生了多少亏空?这部分亏空实际也是政府赤字;等等。这意味着广义政府部门赤字率高于财政口径所公布的赤字率。IMF估计2017年厉害的广义政府部门赤字(包含预算外投资支出)约相当于GDP的11%(2018年7月27日汇通网报道)。这样的赤字率即便不减税,汇率都岌岌可危,如果再实施减税,等待的是汇率问题恶化。

本人也清楚减税有很多好处,终归放水养鱼比杀鸡取卵要好,也可以把减税上升到国运的高度。但以今天的体质和国际国内的现实,如果再执迷于减税的讨论,或只能是闲的蛋疼。

清楚了以上的现实,才能在去年前洞察到今天民企所面临的困局(富人不好过),历史的趋势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持续的加税会加剧国进民退(富人的麻烦),也就可以清楚未来。

任何一个国家,当需要通过加印钞票弥补财政赤字时(这是加税的一种方式),最后的危机来临了,现在的阿根廷正在示范!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