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砖家”为什么姓“砖”?
201807/10

如松:“砖家”为什么姓“砖”?

对于执行自由经济的资本主义市场来说,经济危机是刮骨的过程,因为在这种理论之下,生产效率的持续提升从而带动全社会经济生活水平的进步是一切问题的核心。经济危机就是用市场的方式,淘汰落后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式(企业)的过程,使得生产要素的分配更合理,创造社会财富的效率更高。所以,虽然经济危机这副药不能经常吃,但隔一段时间又必须吃。

你不知道的经济危机

当今世界,即便很多国家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但“经济自由”的程度也并不相同,对待经济危机的态度也有一定的差别,相对来说,美国最“喜欢”经济危机,这是其逐渐登上世界霸主地位的原因之一。

在这种社会形态之下,经济的重心是在下,因为生产效率的提升体现在每个企业、每个工艺流程和每个人身上。经济危机就是通过价格、利率等因素,淘汰掉那些低效率的、浪费社会资源的经营主体(企业)。

 

为什么在这种经济模式下必须建立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呢?因为这种经济模式是通过自由的方式来竞争,而人的能力差别几乎是无限的,有创造力、有才能的主体(企业或个人)就可以占有大量的财富,而一些弱者的生存会发生困难,特别是经济危机的时候,困难更大。

所以,所有的社会体系都必须围绕着两点来建立:

第一,通过个人所得税的方式(而不是工资税)调节个人收入的差距,保证弱者的生存空间。因为弱者处于无法生存的状态,社会就会动荡,所有人(当然也包括富人)的权益都会遭到伤害。所以,保护弱者就是一个基本的理念,生命平等就是最高的法律准则和道德准则。

第二,个人所得税又不能伤害有才能之人的劳动积极性和创造性,否则这些人就会失去动力,社会也就失去了动力;同时,社会又要创造一种土壤,让人人都有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体现一种对生命的平等对待。

这种资本主义社会,当然不是完美的,因为任何社会都处在循序渐进的过程中,这个过程就是漫长的历史。

经济危机就是大规模的去杠杆过程,也就是“吃药”的过程,而商品价格下跌和金融要素价格的上升都是外在的表现方式。

经常听到有人嘲笑其它国家又发生了经济危机,实际却不清楚那是它“吃药”的过程,目的是驱逐经济体系内的“病症”,恢复健康与活力。当然有时是重症,甚至需要手术,比如1929年的大萧条。

为什么要用涨价去杠杆

然而,有些经济体系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比如,过去一两年,经常有“砖家”说,为什么要用涨价去杠杆、用涨价去库存?去杠杆本质是让一些企业的杠杆断裂、退出市场的过程。在“砖家”的思维中,去杠杆就需要商品价格下跌(这完全是自由资本主义的理念),当出现涨价去杠杆的时候,马上晕菜了,“砖家”开始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

对于金字塔型的经济体来说,塔尖掌握着经济运行的指挥棒。看看各类企业的经济数据,就可以知道万恶的资本主义那套降价去杠杆的经济理论(一般是砖家们喝洋墨水的时候学习的)在这种情形下为什么不合适。

中国财政科学院在去年8月1日发布的企业“降成本”调研报告显示:2014年—2016年,所有样本企业的资产负债率都超过50%。从所有制来看,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为70%,民营企业60%,外资企业55%。

对比国企、民企、外企之间的负债率,国企负债率高出民营企业10个百分点,高出外资企业15个百分点,国企的财务风险偏大。在经营状况的对比中,外企经营状况最好,总成本占营业收入比重低于100%(是赚钱的),民企次之,为100%,基本能够维持收支平衡,而国企最差,为105%左右,入不敷出,经营困难。

如果采取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方式通过降价去杠杆,杠杆首先断裂、被驱逐出市场的是哪一部分呢?这是不言而喻的。

但国企入不敷出有多种原因,包括:公司治理不完善(所有权、经营权分离),承担很多保增长的任务,承担一些社会问题和民生问题,科技创新能力差,管理效率低,人浮于事,等等。

最重要的是,金字塔的塔尖通过什么将自己的经济指令发布到金字塔的各个角落呢?国企是一个重要的部分,换句话说,国企是经济权力向下延伸的手臂(地方政府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手臂),一旦通过万恶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方式去杠杆,将这部分去掉,就是斩断手臂,金字塔型的经济体系还可以维持吗?当然就无法维持了。

所以,用涨价去杠杆是对的!

不同经济体下的不同选择

经济问题是社会问题的外在表现,在不同的社会中,去杠杆也注定有不同的方式。“砖家”们如果认为资本主义教科书上的去杠杆模式可以适用于所有场合,那就只能是不断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

或许有人说,涨价是无法去杠杆的,因为商品涨价的时候,低效率的企业可以生存,高效率的企业就活得更滋润。如果仅仅从经济行为上来说,确实如此。但是,去杠杆虽然属于经济活动,但仅仅是经济活动吗?不是,去杠杆和所有经济活动一样都只是社会活动的一部分,通过更复杂的社会手段一样可以实现给经济行为去杠杆的目的。

 

所以,价格下跌并不仅仅是去杠杆的唯一手段,只能是手段之一,还有无数的手段:

第一,环保风暴,通知书到达,杠杆马上断裂。

第二,生产要素的获得。在金字塔型的经济体中,塔尖掌握着几乎所有的生产要素(金融、土地等),当部分企业无法再获得生产要素的时候(或需要在更高的价格水平上才能获得生产要素的时候),即便产品涨价,一些企业也会因为无法再获得生产要素而导致资金链断裂。

所以就可以看到,最近一两年很多企业无法获得银行贷款,只能借高利贷,最终被高利贷压垮。如果一国能全面使用非市场化的利率政策(利率双轨),越是高利率时代,越容易给特定的经营主体去杠杆。

第三,当财政收缩的时候,投资就会收缩,有限的财政投资资源就只能交给国企,其它形式的经营主体就处于劣势。这意味着这些经营主体被剔除出了财政付款的接收方,其杠杆也很容易断裂。最近,**园林、铁汉**等遭到的就是这种困局……

总之,对于金字塔型经济体来说,必须使用定向去杠杆,而让特定类别的经营主体去杠杆有无数种方式,不仅不值得大惊小怪,而且是正常的。

每个国家的经济体系不同,要求不同,去杠杆的方式自然也不同。

至于哪种方式更好,不评论,因为不同的国家既然选择了不同的经济体制,就必然会选择对自己最合理的去杠杆方式,存在的即是合理的。

只是希望劝劝“砖家”们,别不断搬砖砸自己的脚。“砖家”之所以姓“砖”,是因为死读书熬红了双眼。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我的世界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