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美国要把“中日德巴等国”推向何处?
201806/10

如松:美国要把“中日德巴等国”推向何处?

我在不同的场合都说过,未来的世界将走向军事化,这包括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但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对外,一种是对内。

军事化在一些国家中已经开始了。俄罗斯自从2014年以后,经济陷入了困境,2015年1-9月,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数量增加了230万。随着贪腐丑闻的不断曝光和贫困人口的不断增长,普京将面临很大的内部压力,这实际是普京出兵叙利亚的原因之一,将社会焦点向外部转移,通过外部战争的胜利掩盖内部矛盾。今年四月,媒体报道俄罗斯经济已经转入战时经济体制,等等,意味着俄罗斯已经开启了军事化。未来,随着各国债务问题不断爆发,货币贬值(指的是购买力下降,并不完全指汇率),内部矛盾无法调和,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走上军事化的道路。

川普政府今年以来不断地挑动毛衣战,很多人都认为这是经济问题,这种见解是肤浅的。这实际是完全的郑智问题和军事问题。前者比较感敏,不便多说,现在只谈论后者。

第一种是对外的。

这类国家往往是民猪国家,如果任由货币贬值,自然可以稀释债务,但民众会承担更多的负担,让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贫困,如果让这样的过程持续下去,正副就会陷入危机甚至倒台。所以,正副在内部化解债务问题的能力有限,最终就会走向外部,出现内部问题外溢。

日本是这类国家的典型。90年代初期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很多日本人陷入了贫困甚至流浪街头,银行出现了大量的呆坏账。当时,日本正副的债务率还是比较合理的。此后,日本执行了长期的宽松措施,实际是进行债务置换,将一部分市场主体的债务转移到正副身上(美国次贷危机之后使用的是同样的办法)。虽然这种措施避免了更多的人口陷入贫困、更多的金融机构倒闭,但正副自身却背上了巨额的债务(现在的负债率约240%),这是今天日本政府的债务率位居世界第一的主要来源。

基于两点让日本正负在这一时期可以采取这样的措施:

第一,美国承担了日本很大部分的防务任务,让日本的军费支出占GDP之比很低,这压制了财政支出,缓解了财政负担。下图是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给出的本世纪前十年世界主要国家的军费支出与GDP之比,日本长期处于很低的水平(另外,德国的水平也很低)。

 

第二,由于日本的企业一般在本行业中具有全球竞争力,这就让它们的产能为全球服务,世界各地都有日本产品。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为日本企业打开了市场空间,可以提高日本正负的财政收入,让日本正副的高债务率可以维持。

在主要国家中,德国正副的债务率最低,也受益于同样的因素,同时还受益于欧盟的统一大市场。

可如此一来,就会让霉国的军费支出占GDP之比处于高位,在遭受次贷危机的打击之后,霉国正副负债率急剧上升,现在的水平105%显然是不可持续的,此时,它怎么办?必须脱离以往让自身债务率不断升高的贸易体系和防务体系。通过减税实现资本回流、通过毛衣战重建自身内部的商品市场并增强自身的商品供给、减少在盟国的防卫支出等都是必然的抉择。

可美国这样的政策转折,就撬动了日本:

第一,毛衣战将封闭日本企业在全球扩张的空间,减弱经济增长;

第二,随着霉国市场愈发封闭,加上减税效应,一些日本企业就会加大对霉国市场的投资,压制日本本土的经济增长。川普在钢铝关税之后又开始准备对汽车动手,一旦汽车关税实施,日本向霉国的汽车出口必然受到打击(日本是霉国的第三大汽车出口国),进一步压制日本的经济增长。

第三,美国会在驻日军费问题上斤斤计较,增加日本自身的军费支出。所以可以看到,最近数年美国与日本、韩国、德国等关于驻军支出的纠纷不断。

第四,地缘政治危机不断爆发而美国需要压制自身的债务,就需要日本进行更多的军事投入,所以,现在日本正在加速建造一些准航母和最先进的飞机。

上述这些因素都会改变日本的财政收支平衡,威胁日本正副的高债务的可持续性。

日本本质上也是出口导向型的经济体,当毛衣战不断深入时,很容易将日本再次带入萧条,让自身的高债务不可持续,日本怎么办?现在,安倍正负实际是通过货币贬值延缓债务压力,这就是安倍经济学的内涵,通过压低汇率和利率刺激经济增长、财政增收。但这是有前提的,第一,需要自由贸易不断推进,当日元汇率和利率被压低之后有利于日本企业提高出口竞争力,拉动经济增长;同时,更多的资本进入生产领域,也就抑制了通胀;第二,国际原油价格相对平稳。可是,毛衣战不断深入的时候,关税壁垒很容易让压低汇率和利率的效果消失、货币政策的效应钝化,也更容易推动通胀,再加上中东局势不稳、国际原油价格不稳定,进一步加大了通胀的威胁。

换句话说,在毛衣战不断深入、中东局势不断动乱的时期,一旦日本经济因为贸易问题再次陷入萧条,让高债务不可持续,再也不能使用印钞的手段救命了。一旦强行使用这种手段,通胀恶化,安倍正负会马上倒台;日本会坐等债务危机爆发吗?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时就面临战争的抉择,内部债务债务问题外溢了。

日本、德国这种类型的国家,债务进行内部腾挪的空间很有限,当走投无路的时候,只能对外输出。

所以,毛衣战的一个核心是家将欧亚一些国家推向外战的战场!而退出伊核协议也是为同一目的服务的。

现在,无论G7中的非美国家还是其它国家,看似希望抱团对抗美国提高关税的措施,这注定是无法成功的。日德必定首先对美国妥协,这是它们的经济模式决定的,一旦对抗加剧,日德就会马上把自己逼上绝路,而其它国家的腾挪余地比日德更大,所以,这种抱团很快就会“鸟兽散”。

另外一种战争是内战。

如果一个国家是二元社会体系,债务的腾挪余地就大很多,因为它可以不断加征铸币税,缓解自身的债务问题,最典型的是现在的巴西:

巴西经济也是外向型的,主要依靠大宗商品出口。

巴西是世界上最典型的高税赋国家,去年7月,巴西又进行了加税:对于一年期的短期消费信贷,加收金融交易税;对进口商品,把社会一体化和社会保险税提高至11.75%;对于化妆品,征收工业产品税;新增加的燃油税分别为汽油每公升0.22雷亚尔,柴油每公升0.15雷亚尔。但即便如此,它还要依靠征收更广泛的隐形税赋——铸币税。

以今年1月1日开盘为基准,到5月27日:纽约国际原油价格上涨了10.84%,巴西雷亚尔兑美元贬值了9.75%,叠加起来就会让巴西内部的油价大幅上涨。前者本质是原油的国际供需决定的,市场一般还可以接受,而后者是巴西正副向全民征收铸币税,虽然征税会缓解正副的债务(赤字压力),但也会导致人们的收入购买力下降,让更多人陷入贫困,结果,示威活动再次开启。最近,因不满油价上涨,巴西全国范围内爆发卡车司机罢工潮,司机以卡车占领交通要道,阻碍人车往来,令全国陷入瘫痪。5月,25日,巴西总统特梅尔授权动用军队清场。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25日,巴西经济中心圣保罗市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圣保罗市长办公室声明指出,这项措施将允许市政当局“依法占有油料等民间物品”。里约州实行军管,圣保罗进入紧急状态,都代表着军队开始在国家内部发挥作用。

这是“内战”。

一旦毛衣战不断深入,美国必然要求中国加大对美能源和农产品的采购。中国是巴西最大的逆差国,一旦加大了对美采购,只能削减对巴西的采购,这就会恶化巴西的经常账户,雷亚尔需要加速贬值,通胀加速发展,内部矛盾进一步激化,内乱加剧,巴西怎么办?

军管的范围不断扩大,“内战”加剧。

这种情形将不仅出现在巴西。

有些朋友发来文章说,怎么看管仲通过食盐垄断进行的征税措施?管仲只是通过食盐垄断向全民征税,现在,一些国家可以通过垄断原油供给、提高燃油税实现普遍征税,还可以通过印钞进行隐形征税,说明巴西比春秋时期的管仲先生聪明的多。

所以,美国不断发起毛衣战与退出伊核协议加剧中东的动荡,本身就是一件事,就是将很多国家推向战场,当然一种是外战的战场,一种是“内战”的战场。

各国会进行什么样的抉择?这与自身的文化体系、社会体系有关,也与国民素质尤其是军队的素质有关。老大哥经历8.19的时候,有这样一个传说的段子:一老太太质问正在街头执行戒严的苏军士兵:“你到这里来,你妈妈知道不知道?”士兵低着头羞涩的说:“不知道。”老太太又问:“这里有德国法西斯士兵吗?”士兵的头低的更低:“没有。”“你们的敌人是这些讲俄语、读普希金、喝伏特加的同胞吗?”“不是。”“回家吧,孩子。”“是,夫人。”

任何国家的军队,都应该具有这样的素质,所以,老大哥的军队还是值得称赞的,普通士兵都可以明白自己的职责。但在巴西的形态下,会变种。

美国的目的昭然若揭,能否达到,就看其它各国自己的智慧了。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