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她”的心思你懂吗?

在前面的文章中曾经说到今天的局势《如松:国家之间的厮杀,黎明总是静悄悄》《如松:强心针之后改打“窒息针”,会怎么样?》,美国经济现在是以消费为主导,美联储必须保持强势美元,如果美元走弱,就会动摇美国人的消费信心,经济增长就会掉入陷阱。而欧日本身就在流动性陷阱之中,老唐也在其中挣扎。

老唐有两种办法可以摆脱这种(通货紧缩式的)流动性陷阱,第一是财政刺激。这一点在过去是有效的,2009年,自己连续加息之后爆发次贷危机,造成流动性紧缩,但降息降准加上四万亿刺激之后,立即带动投资的增长,逆转了全社会的价格趋势。之后,财政刺激的效果越来越弱。2010-2011年不断的加息提准之后,价格低迷,从2011年底开始央行降息,之后,发改委推出了7万亿、地方推出了18万亿的刺激计划,对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有限,但至少暂时刺激了价格。到新老板之后,一直持续降息降准、进行多轮刺激措施,既无法带动经济增速,也无法带动价格因素,PPI连续负增长至今,而CPI一直在低位低迷。到了今年上半年,财政加大投入、央行不断注水(以今年一季度的信贷井喷最为典型),但民营投资不断萎缩,而CPI一直在下滑。这里的背景是铁公鸡的效率越来越低,虽然财政可以不计算收益,但民营资本无论投资铁公鸡还是投资制造业,都要算收益的。既然没了收益,就只能不去投资,结果掉入了流动性陷阱。所以,对于现在的形势来说,无论财政还是货币政策,均走到了尽头,过去有效,今天没效。第二,就是贬值货币。老唐自然希望美元贬值,那样的话,唐币绑定美元,也可以实现贬值的效果,推动全社会的价格要素,将自己从流动性陷阱中拯救出来。可如今,美国需要的是强势美元,这条路就堵死了,就只能是独自贬值一条路。

独自贬值的道路,在任何时期都是非常凶险的,特别对于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体系而言,因为很可能造成最后的恐慌。

如今的时期和以往任何时期都不同,这是在财政不断刺激、货币不断放水的情况下掉入流动性陷阱。所以,西子湖畔,承诺不竞争性贬值货币并立即推出财政刺激措施,本人就认为这种效果不会超过三个月(如松:西湖歌舞,唱的是什么戏?),并说到:“或许老唐只不过是希望通过这样的刺激措施,减缓贬值的速度,将流动性之刀由快刀变成钝刀”。看来摸到了大人们的脉搏,这就有了樊大人的讲话:中国经济已经见底,政府将适度调控允许人民币缓慢贬值。这里要非常注意语气“中国政府会适度控制汇率走势,允许人民币缓慢贬值。”意味着不是什么建议,而是决定。前半句值得怀疑,四季度后期的经济走势依旧值得担忧,很可能继续开始新一轮下滑;后半句是真实的想法,因为如果不能摆脱流动性陷阱,对今天意味着什么?这是谁也不敢面对的问题。长期陷入流动性陷阱,无论通胀型经济、房地产、财政还是债务,都将面临巨大的危机。当初的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掉入流动性陷阱,政局不断动荡,首相像走马灯一样地更换,这是ZHENGZHI问题,在老唐家意味着什么?也就可想而知。

如今的形势是,越拉房地产,消费能力越差,企业越艰难,在流动性陷阱中陷的越深。如果不能彻底压制房地产,越放水,在流动性陷阱中也陷的越深。

最新的一则信息,彻底打掉了央行的信心,那就是8月CPI为1.3%,说明流动性陷阱在继续深入。既然财政和货币政策都已经失灵,那就被逼走向贬值的道路。估计现在的央行,深刻地理解了安倍经济学,长期陷入流动性紧缩,使用财政和其他的货币手段根本无用,只能是贬值货币。也所以,有了樊大人的一番讲话。

未来的局势最可能是按如下的趋势运行:

其一,经济暂时稳定,但四季度中后期有隐忧。

其二,基于老唐家中庸之道的观点,汇率现在会走缓慢贬值的道路,因为如果跳贬或者快速贬值,通胀就会跳涨,利率快速上升,资产价格将面临流动性之刀的威胁,所以,他们也是胆战心惊。但缓慢贬值最终很可能无法推动通胀(原来如松说,9月通胀很可能开始上行,主要也是汇率的预期,未来的通胀完全取决于货币贬值的速度,和需求无关,所以,时间点要随时观察)。如果开始的时候贬值的过于缓慢,流动性陷阱很可能继续深入,特别是下月的CPI如果继续收缩,央行很可能惊慌失措,那时,只能加剧贬值的幅度。无论说成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可以(现在的汇率水平,只要央行减少干预,贬值趋势会自然形成,因为汇率高估),这是通胀型经济和ZHENGZHI的内在因素所决定的,也所以,未来半年左右很可能出现快速贬值的时间段。

根源在于他们无法面对持续的通货紧缩所带来的对银行抵押贷款机制、债务的威胁,参见《如松:房地产幕后的精彩正在上演》。

其三,随着贬值的深入,楼市将开始进入成顶、下滑的模式,因为贬值的幅度必须以实现通胀上涨为目的,利率将提升。楼市将让位于汇市、贵金属和农产品市场,甚至包括原油市场。

其四,未来很短的时间内,房地产领域很可能面临政策调整的密集期,这点咱不敢多说。

其五,会不会拖动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比如股市。会的,因为这相当于输出通缩。

其六,随着央行采取贬值货币的手段对抗流动性陷阱,这种贬值的未来还是可控吗?金三在西湖会议期间,未作任何通知,试射了三颗导弹,直接打到了日本的经济区,相当于明目张胆地挑衅,如果是美国和俄罗斯,可能直接就给金三一点颜色看,奇怪地是,日本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估计日本不是不想反应,而是没准备好罢了。现在爆出金三又进行了核试验,似乎不把日本韩国和美国惹毛了、不把老唐逼到墙角,他不甘心。从种种迹象来看,金三面临着很大的内外危机,需要转移视线,未来半岛局势急剧恶化是大几率的,无论燃起战火还是朝鲜内部溃败,对老唐家的影响都是巨大的,难民潮不可避免,很可能推动内资、外资洪水般外流。以国人的羊群效应,随着汇率不断贬值,会不会形成炒房一样的炒外汇和贵金属浪潮?可能性大(加入SDR后,绑住了汇率管制的手脚,很可能给这种炒作带来空间)。贬值不断持续以后,利率上升,资产价格(房地产)就会面临流动性的威胁,房价下跌将直接威胁财政,财政缺口就是打击汇率的第一武器(卢布危机就源于此)。当这些情形出现时,央行的可控贬值还可以实现吗?大幅度加息的前景有多大?随机观察。

当今局势,唐币贬值的趋势既不是央行说了算,也不是任何人说了算,而是通胀型经济体制、商业银行的抵押贷款机制和ZHENGZHI所决定的,所以,你要懂得“她”的心思。当然,实现的方式有很多,就不细说。

注:文章是个人观点,据此操作后果自负。如松在前面解读过索罗斯的想法,实际上,趋势在按预计一步步运行,不过是时间点的少许差异而已。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