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俄联手下“大棋”……

以前说过,俄罗斯虽然在很多时候也是海洋强国的对手,双方“争”的不可开交(注意是“争”,也可以称呼为“竞争”),但每到关键的关口,两者总会选择战略性携手,近代最著名的三场大战:拿破仑战争、一战、二战都是如此。

拿破仑战争之后,法国被打趴了。作为欧亚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俄罗斯自认为是欧洲宪兵,开始耀武扬威,与英国处于对抗状态;二战结束之后苏联崛起为欧亚大陆上的强权(也是世界的强权之一),美苏处于对抗状态,但在这两个对抗时期,俄罗斯与英国、苏联与美国之间都尽量避免直接交手(英国曾主动与俄罗斯直接交手,那就是1853年的克里米亚战争),双方似乎都知道做对手是战术性的,但做盟友却是战略性的。

过去有很多朋友不承认这些观点,但无论您选择承认还是不承认都没关系。上述都是历史上已经发生的事实,如果有人不敢面对事实,那还是回家吧。

作为强权的苏联已经解体,美国在阿富汗撤军的整个过程也在昭示着一代帝国的衰落,这说明当今世界又开始处于转折的关口,本人最关心的是在这样的历史关口美俄又会干什么。要注意的是,两个国家要联手干点什么,并不需要发“公告”,更不需要那些“甜言蜜语”式的友好(甚至表面上还会恶语相向),会使用大国之间的语言(无言之言),只会体现在战略行动上!

看看现在的能源格局很有意思。

今天的能源市场基本是俄罗斯、沙特、美国三足鼎立(其次是加拿大、伊拉克、伊朗,等等),据今日俄罗斯(RT)于2019年2月18日报道,截至2018年12月,美国、俄罗斯、沙特的日产量分别为1166、1070、1060万桶。俄罗斯和沙特是全球主要的石油出口国。以往在我们的概念中,美国虽然是石油生产大国,但却是能源净进口国。

这种老黄历式的观点,现在需要改变了。

2019年是美国能源独立的第一年,即从能源净进口国变为净出口国,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的首次。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2021年4月27日出版的《月度能源评论》,2020年美国能源出口超过进口3.4千万亿英热单位(下图。一桶石油约等于600万英热单位也约等于150立方米天然气。净出口3.4千万亿英热单位相当于每天出口155万桶石油或每天出口2.325亿立方米天然气),创历史最高纪录。其中,能源出口总量为23.4千万亿英热单位,与2019年基本持平;能源进口总量为20千万亿英热单位,比2019年大降13%,为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从上图中还可以明显看到,虽然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的政见不同,世人也十分关注两党之间的吵吵闹闹,但从2005年开始美国的能源净进口就在持续下降,在追求能源独立的道路上不断进步,这些都不会因政党轮替和总统轮替而改变。这就是一个国家内在的战略连续性。所以,实在没必要过于关注政客之间的吵闹,纯属于浪费时间。

观察上图的图形总高度,到2020年,出口(右图)的总高度已经明显超过进口(左图)的总高度,说明美国已经是能源净出口国。天然气、石油产品和煤炭出口都处于快速扩张的态势,而原油依旧还是净进口。(说明:美国原油净进口与美国原油产业的结构性矛盾有关,美国本土出产的大部分是轻质原油,需要与加拿大、委内瑞拉、俄罗斯等国的重质原油进行混炼。俄罗斯已经是美国重要的原油进口国之一,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2021年1月俄罗斯石油在美国石油进口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已经快速上升至创纪录的8%,约每天65万桶。所以,千万不要把美俄之间的嘴炮当回事)

新冠疫情对2020年的美国能源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从生产端来看,2020年美国能源总产量为95.745千万亿英热单位,比2019年的101.317千万亿英热单位减少了5.572千万亿英热单位,下降的幅度为5.5%;从消费端来看,2020年美国能源消费总量为92.943千万亿英热单位,较2019年的100.293千万亿英热单位,减少了7.35千万亿英热单位,下降的幅度为7.33%,大大高于能源产量的下降。所以,2021年美国能源的净出口量将继续增长。

我们知道北上广深的房子与二三线城市的房子是不同的,源于房地产虽然是全国性的市场,但又明显具有地域特征,因为不同城市的教育、医疗、就业、生活质量等“资源”禀赋不同。能源市场也一样,虽然石油、天然气、生物质能、煤炭的市场都是全球性的,但地域性特征与房地产一样明显,根源在于储运的成本很高,甚至很难大规模储藏,这也是多数国家都会建立石油战略储备库的原因。

随着目前能源危机的不断发酵,价格的地域差异已经明显显示了出来。

最新的报道称,孟加拉国国家石油公司的官员表示,该国以每百万英热单位35.89美元的价格向石油和天然气贸易商Vitol购买了一批液化天然气,将于10月中旬交货;并以每百万英热单位36.95美元的价格向能源贸易商Gunvor购买了另一批货物,将于10月底交货。也就是说,目前亚洲天然气现货的价格约在35-3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欧洲的价格比亚洲更高。

10月4日这周,南加州2022年1月交割的天然气价格超过13美元。考虑到南加州一样靠近海边,与孟加拉国的采购价格具有可比性。

这也意味着亚洲天然气价格大约是美国价格的三倍左右,而欧洲与美国的价格差距更大,这是美国天然气的价格优势。这种价格优势也体现在石油、煤炭、生物质能上,但幅度比较小。

现在,欧亚有些地区已经发生天然气短缺,甚至有些电厂已经停产,出现了大规模的拉闸限电,但北美的能源价格虽然也在上涨,但却肯定不会出现短缺,这是供给稳定性优势。

这就会让欧亚地区的企业经营成本快速上升,甚至面临因能源供给不足而停产的问题,而北美的企业就会显示出竞争优势。考虑到美国是全球最重要的终端消费市场,如果企业生产的产品最终是在美国销售,优势还会进一步放大。

同时要注意,我在前面已经论述过,目前的石油危机是次贷危机之后十几年间全球各主要国家错误的产业政策所导致,是用行政手段强行推动新能源、打击传统能源的发展所带来的产业发展失衡的必然结果(10月4号,《如松:大爆破》)(如果没有行政手段的推波助澜,也会有这样的波动周期,但行政手段对产业活动的强力干预严重放大了这种波动并形成了能源危机)。周五就有媒体报道了普京关于能源危机问题的讲话,大家可以参考普京的公开的观点:

至于怎么看待普京这个人,大家都可以保留自己的观点。但至少普京是诚实的,这也彰显了默克尔等人的虚伪,虽然欧洲很多家庭在遭遇燃油、天然气、电力短缺的困扰,但却无人也没有政党为此而担责。

既然能源危机是长期错误的产业政策所形成的结果,就意味着能源危机在短期内不可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会长期间歇性不断发作。最终都需要经过传统能源勘探投资规模的放大、建设、开采这样的长周期才能解决。

这就可以看出目前这盘棋谁是最终的受益者:

第一,当然是俄罗斯。

俄罗斯以石油天然气开采为主业,你也可以将它形容为是一座“加油站”或“加气站”,随着能源危机的到来,石油、天然气、煤炭价格暴涨,普京当然乐开了花。

据俄罗斯联邦海关总署数据,1-4月俄罗斯能源公司天然气出口量达到748亿立方米(总价130亿美元),相当于每天出口5.23亿立方米(1.08亿美元),价格上涨一倍,俄罗斯每天可增加1.08亿美元的收入。

俄罗斯每天出口石油超过500万桶,油价每上涨10美元,俄罗斯每天可增加5000多万美元的收入。

普京现在在克宫数钱哪。

第二,当然是美国。

从奥巴马上台以来,美国一直在追求什么?

首先当然是能源独立,没有独立的能源供给体系,美国就永远是经济“殖民地”,源于无法大规模发展制造业,而制造业永远是一国经济的基石之一(另一个或应该是科技创新)。有一个报道说,美国某项军工产品使用了一批进口零部件,因为这批零部件是假货,因而遭到严重损失,这就是经济“殖民化”带来的后果(没必要去美化美国的产业空心化)。只有能源独立之后,才能重建制造业。其次当然是推动制造业的回归,无论奥巴马、特朗普、拜登都毫不忌讳地说出这一点并付诸行动。

所以,美国肯定不想像普京那样当卖油郎、开加油站,未来的能源危机中,美国的能源价格远低于欧亚,能源供给的稳定性也更有保证,就是美国推动产业回归的千载良机。能源危机肯定不是短期的,也就给美国留出了足够长的推动产业回归的窗口

最近几天,美俄关系又趋紧张,很可能会大规模驱逐对方的外交官,看起来热热闹闹。但美俄关系的本质是什么?能源危机让双方各有所得,所以,美俄本质上是战略上的盟友。

现在最让人感兴趣的是,美俄会不会在中东联手干一票?目的是打击中东的能源产能,让双方的利益进一步最大化。估计这是一种必然,只是要选择最需要的时候。

第三,或有朋友说,沙特是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每天超过700万桶),它才是能源危机最大的受益国。

但沙特本质上并不是最为受益的,它兜里确实收了更多的钱,但由于没有自卫能力,兜里的钱越多,就需要支出更多的保护费,要拿出很大一部分收入购买军火。美俄可以进一步在中东“分赃”,实际是对中东的石油收入进行二次分配。

它们都有所得。

但能源危机不会增加这个世界上的财富,只会对全球财富进行再分配,是谁给俄罗斯、美国、沙特等国签发支票?谁最终替沙特等海湾国家支付军费?当然是欧亚经济体。

这算不算是一盘大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96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