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日本露出了真面目

在过去的文章中多次说过,中国有统一台湾的坚强意志,美国当然是五统过程中的阻力,但关键的阻力将来自日本,日本会冲在最前面。一旦五统战事爆发,中日之间将面临一场大战。

今天,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尚执行模糊战略,即美国并未明确表态一旦发生五统战事时是否一定会出兵,可日本高官却已经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表明了态度,这完全符合过去的预计。

根据网易报道,7月5日,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东京大放厥词,称“(台湾)一旦发生重大问题,有可能会引发(日本)存亡危机事态,这一点也不奇怪。因此美国和日本应该共同防卫台湾。”

麻生嘴中的“存亡危机事态”是一个有具体含义的词汇,指的是与日本密切相关的他“国”(或地区)遭到武力攻击、进而形成“威胁日本国家存亡、明显从根本上颠覆国民生命与权利的危险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日本自卫队可行使受限的集体自卫权。

这实际是在为自卫队的海外行动寻找借口。

这是公然干涉中国内政的举动,必然是自掘坟墓,但也意味着一旦爆发五统战事,日本自卫队就会介入,这与美国所保持的模糊战略截然不同。

为什么日美会形成如此鲜明的不同?

在明朝以前,中国的社会发展水平高于日本,日本只能仰望汉、唐、宋时期的文明水平和发展水平,隋唐时期日本更派遣了大量的学生和官员到中土学习,在宋朝时期更直接使用宋朝的货币作为自己的本位货币,在这漫长的历史中,基于文化与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日本并不存在与中国进行竞争的想法,只能心甘情愿地当小弟(或藩属国),让双方处于和平状态。

到了明朝中后期,中日之间的相对态势开始发生改变,日本对中国从臣服逐渐转为竞争,日本开始挑战中国在东亚、东南亚的霸主地位。在明朝万历年间,为了争夺明朝的藩属国——朝鲜,明朝军队与日本军队在朝鲜半岛上进行了两次交锋,但日本战败,只能再次龟缩回日本列岛。从战争过程来看,明朝军队的装备水平和军队素质明显高于日本军队,日本的竞争力有限,但这却意味着中日之间历史上的从属关系走向结束。

明治维新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随着日本国力的快速提升,在地缘政治上的竞争力增强,日本终于摆脱了吴下阿蒙的地位,中日之间从历史上的从属关系彻底转变为竞争关系,双方开始剧烈争夺在东亚和东南亚的主导地位。

1868年4月6日,日本明治天皇发布了五条御誓文,日本拉开了明治维新的序幕。要注意的是,虽然外部压力触发了日本的变革,让日本开始打开国门,但在明治维新的过程中,日本采取的却是主动的态度,主动接受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思想,主动融入欧美文化,主动学习欧美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理念,这与清朝有很大的不同。既然日本是主动融入欧美,考虑到当时的美国尚落后于欧洲,就需要建立并不断加强与欧洲(主要是英国)之间的各种联系,包括文化与人文交往、科技与经济交流,等等,只有如此才能推动明治维新的不断深入。

同时,欧洲在19世纪中期开始,就已经开启了上一次的经济全球化,这次全球化是英国主导的,让大西洋周边地区的国际贸易获得了很大的发展,日本既然已经打开了国门,自然就需要推动与大西洋周边地区的贸易活动。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日本与欧洲之间的的海运航线就变得极其重要。

在当时,这条航线要从大西洋经过非洲的好望角,然后到印度洋,再然后到马六甲和南海,最后经台湾海峡或台湾外海到达日本(见下图)。可一旦清朝与日本之间的关系恶化,清朝就可以通过台海和台湾外海封锁日本西行的航线,日本就会被清朝压缩在东亚东北部的海面上、被清朝孤立起来。对于日本来说,这将是十分严重的战略危机。

朝鲜半岛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古中国的藩属国(下图)。将中国东部沿海、中国东北与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合在一起来看,朝鲜半岛处于心脏的部位,地缘地位极为重要。如果中国控制了朝鲜半岛,就可以形成对日本的战略压制,日本就难以威胁中国,如果日本控制了朝鲜半岛,朝鲜半岛就可以对日本列岛形成拱卫作用(尤其是拱卫朝鲜半岛与日本之间的朝鲜海峡),日本进一步就可以窥视中国的东北和俄罗斯的远东等地区,就因为这个原因引爆了明朝万历时期中日在朝鲜半岛的两场大战。经过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国力上升,当然会与清朝争夺朝鲜半岛的控制权。

在19世纪后期,另外一个因素也在加剧中日之争。

就在日本开启明治维新之前,清朝就已经开启了洋务运动,毫无疑问,洋务运动让清朝的综合实力大幅上升,以至于当时的日不落帝国(英国)都认为清朝拥有亚洲第一水师(北洋水师),也是远东最强大的国家。后人或许认为这种说法是夸大其词,但在当时却会被绝大多数人所接受,一个四亿人口的大国,当经济开始增长时,经济总量、军费支出的增长都是十分恐怖的,再加上不断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清朝就是远东最强大的国家——这并不是夸大其词。

洋务运动之后清朝的国力上升,其影响力就会扩大,自然就会强化对台湾岛、澎湖列岛和朝鲜半岛的控制,一旦清朝达成了战略目标,日本就会孤零零地被压制在东亚东北一角的洋面上,此时的日本只能老老实实对清朝称臣纳贡。而经过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国力已经得到大幅提升,自然不会接受纳贡称臣的地位。所以,随着清朝国力的不断提升、对周边的影响力增强,再考虑到台湾岛、澎湖列岛与朝鲜半岛的地缘地位,就让日本的内心日益焦虑,也让中日之间的一场决战成为必然,这就是甲午海战。

之所以很多史书说当时的日本对清朝进行了“突然袭击”,是因为清朝一直抱着天朝上国的思维,俯视日本,认为自己异常强大而日本只能臣服(这是汉唐宋时期的陈旧思维),一旦日本主动进行军事行动时就感到是“突然袭击”。如果反过来从日本的角度思考问题,考虑它的关注点和内心之焦虑,日本发动的甲午海战就根本不是什么“突然袭击”,而是一种必然。如果具备这样的前瞻性思维,清朝就可以为随时爆发的中日战争做好准备,就有改变战争结果的可能性,至少应该不会如此惨败。

根本的差距还是在于思维的差距,习惯于从主观出发,疏于从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让自己觉得甲午海战是一场“突然袭击”。

甲午海战让清朝遭到了惨败,不仅朝鲜半岛上的清朝陆军一败涂地,海军更几乎全军覆没。战后,日本获得了台湾岛和澎湖列岛的控制权,也就控制了台海和台湾外海到南海与欧洲航道的控制权,也占领了朝鲜半岛,为进一步向中国东北和远东地区的扩张创造了条件。可以这么说,甲午海战实际就是20世纪前期日本一系列扩张活动的开始,亚洲的一系列战争从这时就打响了。

19世纪后期的各种因素,今天还在吗?

有人说日本在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遭到了失去的二十多年(意思是经济总量几乎停滞不前),但换个角度来看,日本的科技在这二十多年中获得了大发展,又绝不是停滞不前,在这个二十多年中其工业水平和科技水平进步的速度依旧,也是国力不断提升的过程,加上有日美安保协议,中日之间的相互地位并不是类似隋唐宋时期那样的关系(即日本处于绝对的劣势),更与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类似,中日之间是剧烈的竞争关系。

今天是全球贸易空前繁荣的时代,世界各国之间的产业链已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任何国家的贸易通道一旦被封锁,其经济都会瞬间窒息而亡。今天的台海与台湾外海的地位,相对日本来说比明治维新时期更加重要,已经成为日本的生命线,维系着日本主要的能源、原材料和贸易活动,台湾的芯片也是目前全球经济活动的战略制高点之一,而日本在东南亚更有大量投资、其投资安全也受制于台湾所处的状态,综合这些因素,台湾和周边海域就是日本的命脉。

今天,朝鲜半岛在中日之间的战略地位依旧,未来必然还是中日争夺的目标,中日谁控制了朝鲜半岛,谁就可以占据战略主动,就可以决定自己在东亚的地位。

今天中国的综合国力正处于上升时期,如果中国牢固地控制了朝鲜半岛和台湾岛以及周边海域,日本依旧会被孤零零地封锁在东亚东北方向的洋面上,虽然今天的交通运输水平与19世纪后期相比已经进步了很多,但美国还是太远而中国又很近,日本依旧只能向中国“称臣”。

但日本在目前的态势下又不可能“称臣”,这就让日本的内心日益焦虑,甚至比明治维新时期更加焦虑,最终就会是又一场大战,只看爆发的契机而已。而麻生的讲话露出了日本的真实面目。

美国失去对台湾的控制权只是退居回关岛,失去二战太平洋战争中的所收获的所有战果,虽然战略损失巨大,但对美国本土来说却不是生死攸关。但日本却不同,它将失去所有的战略主动权,甚至自己将无法再左右自己的命运,所以,它当然会冲在最前面!

中日将殊死一战!祝中国马到成功,恢复汉唐宋时期中国在亚洲的应有地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96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