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韩国瑜,为何遭受耻辱性的惨败?

高雄地处台湾南部,曾长期是绿营的地盘,也是绿营的大本营,但在2018年底的“九合一”选举中,在蓝营(国民党)内并非主流政治人物的韩国瑜居然以89万票高票当选高雄市长,一时风光无比,为什么?

基于历史和现代的各种综合因素,台湾南部高雄和台南的经济发展水平一直不如台北附近地区,这从台湾各直辖市的人均收入上可以明显地看出来(见下图)。对于高雄和台南人来说,谁能带领当地人打一场经济上的翻身仗、出这口恶气,他们肯定会请他当市长,无论是来自绿营还是蓝营。

一旦来自蓝营的人士彻底改变了高雄的面貌,就让绿营失去了大本营,绿营很可能从此一蹶不振,进而改变台湾的政治版图,对于岛内岛外来说,都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这是通过经济改变政治的典型操作手法,也是十分高明的思路。

韩国瑜在竞选高雄市长的过程中“发明”了很多金句:形容高雄“又老又穷”,“让我们把政治交给台北,高雄的乡亲、南部的乡亲将会以经济为中心”“经济一百分,政治零分”这些都摆明了韩国瑜打的是经济牌,要带领高雄人在经济上打翻身仗;既然打经济牌,光画大饼不行,高雄人也不信,还必须要给出具体办法,他说高雄“只有道路,沒有围墙”,“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大家对这样的口号是不是很眼熟?基建和贸易是谁的标签?明显是隐晦地表明,希望通过加强与北边的经济、投资往来以推动高雄的经济增长。如果对岸发力甚至可以轻而易举地让韩国瑜实现目标,终归高雄的人口只有区区270多万。

如果您认为上述都是个人的猜测也没关系,但您只要上网搜索“韩国瑜3月22日至28日率团到……”这段新闻,看看他的行程以及与谁会面就可以了,这是他当选高雄市长后所进行的外事活动,可以作为佐证。

如果你是高雄人,面对可以让高雄经济打一场翻身仗的机会,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你会选谁?结果,89万高雄人在他身上下了注!韩国瑜高票当选了高雄市长。

韩国瑜挖了绿营的“祖坟”,形势一片大好。

上述过程可以说韩国瑜很有政治智慧,也可以说他很善于行骗,为什么?

一个高雄市长就可以决定如何对外打交道吗?不能,这主要取决于台湾地方领导人的选举,如果是蓝营上台,他的目标可以实现;如果是绿营当政,他就只能当骗子,这事由不得一个高雄市长独立作主。

去年初,韩国瑜满心欢喜,因为来自绿营的蔡*文的支持率不断下滑,甚至党内大佬都反对她争取连任。CNN在2月19日引用的民调显示,蔡*文的支持度落后可能代表国民党参选的朱立伦约30个百分点,看起来韩国瑜执政高雄的经济振兴计划(也就是对高雄人的承诺)一片光明。

今天有人说,韩国瑜应该好好干高雄市长,将高雄建设好,四年以后有更好的机会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不应该违背承诺、在就任高雄市长不到半年就决定参与竞选。在这件事上,韩国瑜是冤枉的,不是他想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而是形势所迫。

2019年3-4月开始,在渔村发生了一件事,极大地影响了台湾地区的选情(不便细说)。这让蔡*文的支持率连续走高,比如台湾民意基金会5月19号公布的调查显示,43%的民众赞成蔡*文,不赞成的是47%,与上个月相比,蔡*文的声望上升了8.5个百分点,不赞成的则下降了6.5百分点。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国民党内的其它候选人就没能力阻击蔡*文的连任,韩国瑜在高雄的承诺就会变成画饼,自己在高雄人面前就只能是骗子的形象,更严重的是这甚至会断送自己的政治生命。这时的韩国瑜就只剩下一条路,自己亲自出马,利用“韩流”的人气竞选地区领导人,一旦当选,在经济上一样可以兑现对高雄的承诺,又可以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

可韩国瑜参与竞选又带来了另外的问题,因为他在党内的地位原本并不高,属于边缘人物,他代表蓝营竞选地区领导人就让其它党内大佬不服,这立即导致了党内分裂,而国民党的金主郭台铭甚至另起炉灶。这相当于韩国瑜还未登台竞选,后面就出现了一群打黑枪的,党内分裂自然严重削弱了韩国瑜的竞争力。

无论渔村的事情还是党内分裂问题或许还不足以彻底击垮韩国瑜,但恰恰在这时,适时从澳洲来了一位王某人,他就像一只黑乌鸦一样在媒体上被热炒,韩国瑜无望了。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束之后,这位神秘的王某人又立即就消失了,看来他就是专门用来与对付韩国瑜的。

之所以输掉选战,与韩国瑜本人并无多少关系,他输给了一只背后的黑手,只能说这就是他的命运。

可蔡*文再次当选却与韩国瑜如何兑现对高雄选民的承诺有直接关系,基于蔡*文的一系列政策,对岸已经不可能对一个高雄市长给予大力的经济支持,韩国瑜的经济计划只能是画饼,自己就真的成了骗子。高雄人其实也很清楚这一点,既然这只是一张画饼,留着他就没意义了,结果,在6月6日的罢韩投票中以93.9万对2.5万的绝对优势罢韩成功,韩国瑜遭到了屈辱性的惨败。

“韩流”就像一股来自北极的寒流,虽然来得猛,但去的也快,属于韩国瑜的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有些人因具备很强的城市管理、发展经济、凝聚民心的能力,随时有可能东山再起,而韩国瑜不是这种类型,他本质是投机客。相反,对于江启臣来说这又是彻底改革国民党、实现东山再起的契机,此时进行改革是最容易的,因为国民党已经输掉了所有的“资产”,导致老一辈的国民党大佬在党内的话语权下降,就只能接受党内中生代主导的改革举措。

在台湾地方选举前本人在朋友圈中说,韩国瑜很难取胜,这也算是赌吧,但好在运气不错。至于罢韩是否成功,就已经不需要赌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96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