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惨剧!这个国家2/3的人正在饿肚子
201908/09

如松:惨剧!这个国家2/3的人正在饿肚子

在自然世界中,因气候、地质变化会带来农业生产活动的波动。比如,现在冰川占地球面积大约10%,当冰期来临时,冰川剧烈前进,地球气温骤降,这种剧烈的地质和气候变化,自然会导致农业产量的骤降,让地球的养育能力与人口之间爆发严重的矛盾,饥荒就会出现。

事实上,这种变化不仅体现在人类,史前有很多动物灭绝,也是这一矛盾所带来结果。这种情形几乎是人力无法改变的,是形成饥荒的第一个原因。

幸运的是,我们生活在第四纪大冰期的间冰期。间冰期是大冰期内的温暖周期,虽然这一温暖周期内也有低温时段,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小冰期(最典型的是明清小冰期),但总体来说,在这样的温暖时段内,很适合人类的生活、繁衍,这就带来人口数量的不断增长。

所以,从公元前五六千年到现在,地球上的人口数量总体上是不断增长的。此时,虽然气候波动依旧会导致农作物产量的波动,但却不再是饥荒的最主要原因。

 

2/3的委内瑞拉人在挨饿

在委内瑞拉,一个造成饥荒的主导因素开始发挥作用,那就是社会管理效率低下,或者说,气候因素与社会管理因素开始共同发挥作用。

最近,联合国粮农组织主任何塞·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说,委内瑞拉饥饿人口的增长“令人眩晕”。

他解释说:“在2012年,委内瑞拉有360万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今天,我们估计委内瑞拉有2120万人挨饿。这是一个令人眩晕的增加。委内瑞拉总是依赖粮食进口,现在随着经济危机和通胀如火,它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货币。”

2018年,委内瑞拉的人口总数是3111万人,这意味着有三分之二的人在挨饿。

很显然,委内瑞拉的饥荒在不断蔓延。

我们知道,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由于全球气温上升,农作物产量不断增长,加上一些国家提升了自己的国家管理效率,让很多国家告别了粮食短缺。

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国家,本世纪以来已经基本告别了饥荒。在这老天爷恩赐的时代里,为何委内瑞拉却饥荒不断蔓延?

是委内瑞拉所处的地理气候条件十分恶劣吗?

委内瑞拉的可耕地面积超过3000万公顷(也有资料说是4000公顷),折合4.5亿亩,人均耕地近15亩。要知道,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不足1.3亩,却已经解决了温饱,以色列人均耕地仅0.05亩,却成为农产品出口国。

是委内瑞拉的自然条件太差不适合农牧业生产吗?

当然不是,委内瑞拉属于热带草原气候,年平均气温为26℃~28℃,年平均降水量从北部沿海往南由500毫米递增至3000毫米左右,全境6~11月为雨季,12月~次年5月为旱季,非常适宜农牧业生产。

这样的气候条件,不要说地处沙漠地带的以色列羡慕,几乎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要羡慕。如果说这样的国家出现了饥荒,世界上每个人都会认为绝无可能!因为这样的地理气候条件不要说养活3千多万人口,即便养活一亿人口都绰绰有余!甚至养活两亿人口也没有压力。以现在的人口数量,委内瑞拉完全可以成为农产品出口大国。

 

现在的委内瑞拉,通胀如火

写到这里,一定有人崩溃了。对比一下以色列和委内瑞拉,前者自给自足还出口,后者却不断饥荒,如果今后有人将饥荒的原因推给老天爷不照顾,你信吗?

然而,这种绝无可能的事情就是发生了,而且就在当前的委内瑞拉!

从1999年查韦斯当政之后,就执行高通胀政策,比如:1999年至2010年的算术平均通胀率是21.79%(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进行计算),至于这些数字是否可靠,估计实际情形只高不低。最近数年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就更不用说了,已经开启了纸币不如纸的时代。

我们也知道,委内瑞拉有两大支柱产业:其一是石油开采;其二是房地产。每当查韦斯竞选时都会推出庞大的住房建设计划。为什么在查韦斯当政时期要发展支柱产业?实际与执行高通胀政策的目的是一样的,强大财政收入!

只有强大的财政收入才能不断扩大投资推动经济增长,只有强大的财政收入才能给民众发放高福利,只有强大的财政收入才能进行国际活动(比如为古巴提供援助、从俄罗斯等国购买军火等),这些都能稳固查韦斯的执政地位。

现在矛盾来了:

一方面,政府确定支柱产业的内在含义是保证这个行业的高投资收益率,只有如此才能推动社会资本不断投入,同时,支柱产业的另外一个含义是政策风险更低(有政府背书),只有如此才能让支柱产业持续兴旺,起到财政支柱的作用。

另一方面,制造业、农业、养殖业的情形会怎么样呢?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各国的产业是互相竞争的,这些产业可以实现平均通胀率(21.79%)这种水平的利润率吗?非常困难。

如果达不到这样的利润率,就意味着实际亏损;同时,养殖业、农业等都要面对气候、政策等诸多风险因素,进一步提升风险成本,压制了收益。这就让其他行业的经营活动无法持续。

此时,会发生一个必然的现象是,其他产业不断收缩,一国的商品与服务的进口依存度不断上升。

最典型的实例是,委内瑞拉一直是全球最重要的蔗糖生产国之一,但到2016年的时候,可口可乐公司被迫停止在委内瑞拉生产可乐等含糖饮料,因为该国食用糖短缺,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出现了。

当进口不断上升之后,国家的国际收支就无法平衡,推动货币加速贬值(即便政府控制本币的汇率也无法掩盖实际上的加速贬值),通胀如火的时代来临了。此时,其他产业会加速退出市场,这就是委内瑞拉在2012年以后所发生的事情。

当通胀如火之后,支柱产业的高利润率也无法抵御高通胀,支柱产业也开始进入了萎缩状态。所以,委内瑞拉的石油产业在近年也出现了不断收缩的态势,从马杜罗当政之后房地产产业也不断衰落。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在其2019年的报告中预测,今年阿根廷经济将萎缩1.8%,委内瑞拉将萎缩23%,就是产业加速收缩的表现。当石油产业不断萎缩、进口能力不断下降之后,贫困加剧,饥荒蔓延了。

“惨剧”也就在委内瑞拉诞生了。

所以,饥荒有两种主要模式,一种是气候骤变导致的饥荒,这几乎是人力无法抵御的;一种是社会因素导致的饥荒,只能通过社会进步来克服。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