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持币不行,持资产也不行,你该怎么抉择?
201807/09

如松:持币不行,持资产也不行,你该怎么抉择?

相信大家对最近的市场感到很迷茫,这就是我在去年不断提到的信用紧缩所带来的现象,本币贬值,资本市场跌跌不休,在本币的资产领域无从避险,持币不行,持资产也不行,这就陷入了一种困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形呢?

以中国假设举例一下,5月底M2存量是174.31万亿,按美元兑人民币1:6.5计算,折合26.82万亿美元,可以把26.82万亿美元这个数字看作是市场中的信用总量。基于市场的流动性比较紧张,到了资金紧张的月份,比如年中、年底,为了缓解流动性紧张对债务市场带来的冲击,假设央妈降准释放七千亿资金,按照4.5倍的杠杆率计算,可补充3.15万亿的流动性,折合约0.48万亿美元。

可是,当本币汇率高估之后,降准就会带来本币贬值,如果贬值到美元兑人民币1:6.6之后,174.31万亿就相当于26.41万亿美元,与26.82万亿美元相比减少了0.41万亿美元的信用量。这就形成一种现象,虽然央妈释放了7000亿资金,并未对市场的信用形成明显的补充作用,而一旦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上升到1:6.65,还会损害市场的信用总量。

此时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形呢?市场中的本币会扑向外币、金银以及一些具有抗本币贬值效应的实物等,不断抽取市场的流动性,市场的实际利率走高,股市就会跌跌不休;而这种状态持续一段时间以后,也会对楼市、消费市场造成打击,在本币市场内没有避险的地方,持币不行,持资产也不行,困境也就形成了。

不同国家,不同的抉择

这种类似困境在很多国家的历史上都曾经出现过,大家会做出不同的抉择:

为什么有些国家的经济生活会陷入困境呢?缘于资产价格泡沫不断膨胀之后,生产要素价格也不断膨胀,这就会带来本币高估。而资产价格(一般是房产)又对财政收入有巨大的贡献,比如,房地产不仅仅代表的是土地出让金和房屋交易过程中的税费收入,还决定了钢铁、能源、建材、建筑施工、有色金属等一大批基础产业的税收收入,对就业也有巨大的影响力。

一旦不能通过持续的货币扩张推动资产价格,房屋成交低迷,往往就会导致财政危机。可是,当资产价格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抑制经济活力,达到进入“囚徒困境”的拐点。

贴士:囚徒困境

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实,二者都判刑八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这说明为什么甚至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囚徒困境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

因此可以看到,无论是日本房地产泡沫时期还是美国次贷危机之前,它们都主动选择任由房地产泡沫破裂,为的就是不陷入这种“囚徒困境”,绝不敢保泡沫。根源在于,主动刺破泡沫,虽然会给经济生活带来严重的影响,甚至很多年的经济都无法实现增长,但一旦陷入“囚徒困境”,往往给本国经济带来严重的倒退。

比如,巴西经济在2015和2016年分别萎缩了3.8%和3.6%,如果再考虑此期间雷亚尔的贬值,那么可知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出现了大幅倒退,甚至很多人重新陷入贫困。

然而,主动刺破泡沫却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只有那些可以控制本国财政支出、国家的管理体制具有坚韧的弹性的国家才可以做到,所以,像巴西这样的国家,只能陷入这种囚徒困境,这是无法避免的,是社会的性质使然。

很多人嘲笑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让日本经济增长停滞了二十年,从实际情况来说,这却是日本人正确的选择:第一,避免陷入囚徒困境导致人们生活水平的剧烈倒退;第二,通过主动刺破泡沫的方式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今天,日本在很多科技领域都具有世界领先的水平,实际是主动刺破泡沫、推动经济转型的结果。

困境之中,个人怎么办?

一个国家一旦陷入了“囚徒困境”,个人应该怎么办呢?

以股市为代表的金融资产,肯定需要远离,根源在于货币不断贬值,财政收入的购买力不断下降,财政对央妈的印钞机的依赖性更强,当基础货币不断释放的时候,所有的流动性都会冲向具有对抗贬值效应的信用物,推动市场利率不断走高,让金融资产的价格跌跌不休。

2011年开始,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开始下跌,一直持续到2015年四季度,在此期间股市低迷;从四季度开始雷亚尔兑美元汇率开始反弹,股市也出现了明显的上涨,一直持续到去年底。今年,雷亚尔兑美元再次下跌,股市也再次跳水。

虽然货币贬值对一些投资价值比较高的核心城市房产价格有一定的支撑作用,但是,随着利率的不断走高,会对广大的中小城市的房产和投资价值比较低的房产带来价格压力,因为本币贬值意味着人们用于基本消费支出的负担加重,无法承受还本付息的压力。

随着通胀不断发展,人们必须力保基本生活支出,楼市成交量不断萎缩,逐渐丧失财富的属性就是一种必然。如果规定很长时间的限售措施,就意味着加速丧失财富属性。

既然是整个社会陷入囚徒困境,个人要摆脱这种困境就不是轻易可以做到的了:

第一,努力建立自己的无形财富,无形财富是抵御这种困境的根本手段。比如,有位朋友说过,不担心货币贬值,因为货币贬值多少,自己的产品就可以提价多少,基础是自身的产品具有技术上的垄断性,具有核心竞争力。一个人的独到技能、独到的商业渠道、自身的信用平台等,都属于这一范畴。这一时期,任何人都不可能轻易地、躺在房子里摆脱这种困境。

第二,持有或经营外汇、实物金银、农产品、能源等,从长期来看也可以抵御这种“囚徒困境”。但是,在这样的时期,个人大规模持有或经营这些领域很可能会遇到政策方面的阻力。

根源在于,人们可以自由地持有或经营上述领域的时候,就可以阻碍铸币税的征收,所以往往会受到政策的打压。虽然我认为数字货币是虚拟商品,但当本币贬值的速度足够快的时候,也会起到避险的作用。所以在今天的委内瑞拉,数字货币可以大行其道,就因为玻利瓦尔不断快速贬值,纸币的信用风险已经远远大于数字货币价值波动所带来的风险。

第三,对于那些两极化的社会,这种困境不会在短期内结束,只会一轮又一轮地不断深入。

上世纪后期的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国家,都遭遇了长期的囚徒困境,期间多次换币。而每次换币之前,都会遭遇剧烈的信用紧缩(高通胀不断发展、货币连续贬值),只是到了本世纪初期,因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带来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不断放大,才将这些国家彻底拉出了这种囚徒困境。

从本轮的经济周期来说,随着逆全球化和贸易战的不断深入,在主要经济体中也首先将巴西推入了囚徒困境,这就体现在2011—2015年巴西雷亚尔兑美元的跌跌不休,2016—2017年出现了暂时的缓解,未来将会陷入新一轮更严重的困境。

只有国内的政治体制发生深刻的变化、改变二元社会的特征,或者是国际局势出现深刻的变化从而更有利于巴西的经济增长,才能彻底让巴西从这种囚徒困境中走出来。

这在美元兑雷亚尔的汇率上也可以明显地显示出来,2016—2017年巴西雷亚尔兑美元的反弹,从长期来看不过是一个历史趋势的盘整,依旧处于这种囚徒困境之中。

未来,多数新兴市场国家都会在这种困境中不断深入,只有个别国家能通过改革避开这种发展过程中的陷阱。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我的世界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