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变色的美元,所有货币都将改变颜色
201802/09

如松:变色的美元,所有货币都将改变颜色

这是我在《如松看财富之道》中的一个观点,以前的文章中也多次说过,今日整理,将大体思路重新贴出来。

在2012年本人就说美元将走十年牛市,现在,很多以往看多美元的人们已经保持沉默。也有一些人认为看多美元就是美元党,其实本人很鄙视这种说法,因为资本市场没有国籍之分,也不能有情感,只有客观的分析。如果有人希望做美元党、欧元党或民币党,最好去其它地方培养自己的崇拜。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美国大陆原油产量的下降,美国对进口原油的依赖度不断增长,进口原油的成本是多少哪?大家一定会说,国际市场上每天都有一个明码标价的价格,这是美国的原油进口成本,也决定了美国燃油和相关化学品的成本(这实际就是主要的经济成本)。

国际原油每天进行交易的价格都是准确的,但仅对企业而言,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就是错误的。

对于企业来说,他的原油价格就是国际市场标注的价格,可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进口每一桶原油的价格远远高于采购商的采购价格。美国2012年的军费总数是6820亿美元,考虑到美国国内是和平环境,大量的军费是用在海运航线的保护和中东地区的稳定,如果1/4~1/3和保护原油供给有关,就是1705~2273亿美元,和2012年原油的进口额3470亿美元相比,显然是个沉重的数字,对美国国家来说,原油的实际进口价格将提高49~65.5%,这是高昂的代价。何况,美国在海湾进行了两次比较大规模的战争和数次小规模的军事行动,根本的战略目的也是为了原油。

对于海湾战争,美国内部曾提出一系列原因说明参战理由,主要是石油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以及美国与沙特阿拉伯长期的友好关系。但有些美国人对这个原因并不满足,他们呼吁“不要用血换油”,海湾战争中,美国国会计算的美国战争开支为611亿美元,也有人估计为710亿美元;2003-2011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波兰等国军队组成联军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独裁政权。《今日美国报》在2013年报道说,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的直接战争费用就达8000多亿美元。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和琳达·J·比尔曼斯在其《三万亿美元的战争》一书中指出,伊拉克战争费用远不是政府公布的数千亿美元,若把战争对美国财政预算和经济的消极影响考虑在内,美国实际耗资多达3万亿美元。伊拉克战争的目的是什么?2007年9月16日,格林斯潘在其回忆录发行时,声称他的书中表明“进攻伊拉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石油。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大陆的原油产量就在下滑,保卫能源安全,就成为美军的战略任务

为了能源安全进行的战争,进一步刺激军费支出。而美国与中东穆斯林的矛盾不断激化(这是9.11的主要原因之一),显然也与原油有关。巨额的军费和财政支出,以及贸易逆差的放大,让美元的价值下降。在原油安全的问题上,美国支出了巨额的成本。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会鼓励一般的制造业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限制。这就要求美国放弃很多制造业、推动经济全球化,只保留军工、医药等少数高科技、高附加值的产业。所以,上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亚洲、东欧的普通消费品(包括耐用消费品等)不断进入美国,制造业成本的差异显然不是根本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美国原油的真实成本实在太高,美国整个国家无法支撑一般的制造业发展。

财政支出不断放大,贸易逆差不断加剧,共同对美元的价值施加压力。所以,保罗沃尔克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实行超常规的货币政策之后,美元指数跌跌不休,一直持续到大约2012年,这是形成美元指数熊市的内涵。

页岩油革命之后,美国的原油产量快速增长,2018年2月2日当周的数字是1025万桶/日,创单周历史新高,这个水平已经与沙特和俄罗斯的产量差不多,迅速成为能源生产大国,甚至出口都在增长。

或许有人说,美国何时轮到像俄罗斯一样成为卖油郎?其根源在于美国的基础设施和工业体系的重建才刚刚开始,产能还未形成,进行原油输出是正常的。但可以看到为何川普上任之后,不断加大原油的开采力度、奠定制造业回归的基础,同时通过减税吸引制造业回流。预计这个过程从现在开始还需要一两年,也所以,美国政府现在对退出现在的世界贸易组织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因为自身的工业体系重建才刚刚开始,还要严重依赖其它国家的商品进口。

过去一年多,美元指数跌跌不休,从100上方跌破了90,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形?

在美元指数从2012年开始经历了大幅上涨到100上方之后,美元更“值钱”,加上资产价格不断上涨吗,这无疑会推动美国消费能力的快速增长,在本土的商品供给还未形成产能的情形下,就必然加大进口、放大贸易逆差。2月6日,美国商务部公告了2017年贸易数据,贸易逆差较前一年上升了12.1%,达到了5660亿美元(出口额为2.33亿美元,增长5.5%;进口额为2.9亿美元,创造了记录新高,增长幅度为6.7%。中美贸易顺差为3752亿美元),贸易逆差创造了9年来的最高纪录。

所以,大家就看到,川普上任之后曾说,他不喜欢强势美元,内在的原因是会放大贸易逆差。当时有人理解为,川普是地产商,弱势美元有利于自己的产业,所以,川普可以当总统,而这些人不能,缘于看问题的视野差距太大。

未来一年左右,在世界不爆发经济危机的前提下(如果爆发危机就进入危机模式),川普政府必然执行两个政策:第一,通过一些手段压制美元,形成低位震荡的格局;第二,通过一些非贸易手段压制贸易逆差的扩大,所以,开始使用201条款。

当资本回流美国、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形成了产能之后,美国对国际商品的供给依存度就会开始下降,贸易逆差开始好转,那时,美元荒时代就会走来,预计还需要一年左右。

美国从能源短缺到基本自给,在深刻地改变美元的颜色。

美国减税吸引资本回流、推动制造业回归、大力推动能源开采、现阶段有目的地打压美元,是一个完整的套路——这里的核心是能源,有人说美元是石油美元,这才是真正的内涵。

这是一张美元崩溃图,欣赏一下

但美国商品自给度开始增长的时候,意味着资本外流的速度下降,再加上美联储处于加息周期,美元荒时代就会到来,意味着以商品出口为导向的国家会出现两个问题:第一,国际收支遭到破坏,货币面临贬值的压力;第二,自身庞大的工业产能怎么办?如果开工率下降,就会带来债务恶化。所以,在最近的国际新闻上可以看到,亚欧的主要国家都希望继续推动经济全球化,甚至欧盟的官员放话:虽然自己制定了一些贸易规则,但希望美国重回“革命”大家庭,主导制定贸易规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都知道未来一两年是怎么回事。其实,美国人对大家的想法也是一清二楚,只承诺和英国商定新的贸易政策,但对其它有关开放和贸易全球化的言论,没有置评。

所以,美元的地位在未来很多年内将会提高,缘于商品的对外依存度会下降。而基于英国与美国的传统关系,美国新的贸易协议自然会首先从英国开始,对英镑是坚实的支撑,也所以,我在不同的场合都说看好英镑,如果今年10月英国脱欧不顺利,打压英镑,还会是新的介入机会。

至于欧亚主要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当美国的商品自给度开始提升之后,就可能需要演变为“军事”化货币,没有军事手段获取能源并开拓自己的国际空间,进行商品和建设产能的输出,就会遭遇严重的困难。

亚欧主要国家都要进入中东(法、德似乎正在做这件事),为能源而战,这是当初美国鬼子在自身能源产量下滑之后所做的事情;然后,为国际商品市场的份额而战,货币的未来取决于这一系列行动,它们也在变色。

前一篇文章说,未来的萧条开启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立即,一种是有一定的时滞(6-12个月)。现在,个人认为是立即,理由主要在美国短期国债市场、全球股市的长周期技术图形与参数,等等。

新年就要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平安吉祥!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