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这是亮剑的时代!
201702/09

如松:这是亮剑的时代!

 

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世界各国都在采取印钞的手段刺激经济,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的QE,中国的四万亿,都是印钞放水的举措。这必然带来各国债务率的不断膨胀,最终导致货币政策失灵。这是比较显然的事情,当债务高企、利息支出不断膨胀之后,拉动经济增长的货币效应就会归零。而从2016年三四季度开始,全球债务市场收益率已经大幅上升,通胀开始显露苗头,让各国央行更为紧张,因为利率上升将让债务利息支出膨胀的更快,各经济体时刻面临破产的威胁。

以中国举例来说:部分海外观察人士担心中国债务率过高可能导致经济增长硬着陆或金融危机。中国的债务占GDP比重已上升至276%。虽然绝对水平相对于发达国家并不算高,但债务率的上升幅度却令人担忧(从2008年的147%跃升了129个百分点),另一方面,中国的利率水平高于欧美日,让债务的威胁放大。债务高企、需求不振,其结果是投资回报率的迅速恶化: 10年前1块钱的新增债务可以创造1块钱的新增GDP,现在8块钱的新增债务才能创造1块钱的新增GDP。从表观现象来说,就是民间投资的不断下滑,只有对收益不敏感的财政投资在支撑着经济增长速度。

中国的情形也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普遍现象,没有例外,部分国家的债务问题比中国更严重。所以,从2016年开始,欧洲央行、美联储和中国央行的官员们都在呼吁,刺激经济不能仅仅依靠货币政策,我们已经拉不动全球经济的火车头了!这是问题的起点。

各国为了提升自身的经济增长速度,就必须提升资本投资回报率,否则资本就会外逃(这是很多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而提高资本投资回报率的终极手段就是减税!给投资行为腾出更多的利润空间。

2016年,英国就公布了下调企业所得税率计划,以吸引在英国退欧公投后不敢前来投资的企业。英国计划把企业税率降到主要经济体的最低水平,从20%调低至15%以下。在特朗普的计划中,减税也是执政的主要目标,涉及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遗产税、跨国公司的海外收入税率,等等。

当英美减税之后,基于英美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的货币都是自由兑换,如果欧日不能减低税赋水平,自然招致资本外流,经济局势恶化。此时,他们有两个选择:第一,限制资本流动;第二,跟随减税。显然,他们都不愿意采取前一种办法,日本、德国、法国等也在研究减税计划。

最新跟上脚步的是印度,据印度当地媒体timesofindia 2月1日报道,印度财政部长艾旺·加特利公布了印度最新的年度财政预算,在预算中他将年收入在25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5530元)到5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51060元)之间人群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从10%下调至5%,减税涉及人群达2000万人。新德里2月24日消息,印度政府又宣布下调消费税和服务税,以刺激国内需求,根据这一措施,印度的消费税和服务税均将下调2个百分点,分别从10%和12%降至8%和10%。

当给企业减税的时候,就会提升企业的盈利,带来资本流入(或阻止资本流出);而对个人减税,将提升消费需求,有利于企业发展。无疑,减税就是今天最正确的措施,是各国之间竞争的需要。

可是,各主要经济体的债务水平都在很高的位置,而且大部分经济体的财政都处于赤字状态,减税将加大债务压力和财政压力(至少短期如此),政府怎么办?未来都必须削减财政支出,只有如此,才能既抑制债务的上升又达到减税的目的。

但对于不同的国家,基于社会结构的不同,削减财政支出的能力是不一样的。一些治理比较完善的国家,控制财政支出的能力比较强,这以里根时期的美国最为著名。在他当政伊始,美国债务快速膨胀了十年(恰恰奥巴马当政的时期,也是美国债务快速膨胀的时期),里根采取的主要措施包括:(1)削减财政开支(不包括军费),减少财政赤字,至1984年实现预算收支平衡。(2)大规模减税,降低个人所得税,给企业以税收优惠。(3)放松政府对企业规章制度的限制,减少国家对企业的干预。(4)严格控制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实行稳定的货币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今天,很多人质疑特朗普的政策,因为人们认为特朗普减税的同时,就难以控制债务的增长,特别是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趋紧的时期。我们确实不知道特朗普最终能否完成他的目标,但知道里根也确实在相近的条件下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在此可以看到,特朗普废除奥巴马的医保法案、禁止新招政府雇员和收紧移民的倾向,都是一种必然,目的是限制财政扩张,为提升国家的凝聚力打基础。

未来的主流是小政府大社会,同时保持军力的稳定,这对于那些必须维持“水与舟”关系的大政府将造成剧烈的冲击。因为他们的财政支出很难有效削减(必须维持“舟”的运行,这就决定了财政支出的刚性),最终导致企业的发展空间被压缩、经济不断萎靡,债务问题暴露,而债务问题爆发的方式就是货币贬值。

在里根时代,随着美国进行财政和货币的双紧措施,日本和欧洲也渡过了他们的难关。但是,也有国家无法渡过,在里根和里根之后的一段时期内,世界发生了一系列的经济危机,以阿根廷、巴西为首的数十个拉美国家,在80年之后的十几年内连续爆发经济危机,货币排队进入博物馆;前苏联这种大政府社会,既要满足庞大的社会管理体系的需求、又要满足与美国军事对抗的需要,结果酿成解体的悲剧,与之相伴的是卢布疯狂贬值;1997年,又爆发了东南亚的经济危机。

这时,希望每个国家都在自己的耳边敲响警钟,历史虽然不会重演,但逻辑不变。

永远不要忽视英国人,他们的战略和文化水平一直在世界上占据很高的地位。英国脱欧加上减税措施,代表一个新时代的开启;第一,在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时期,减税是吸引资本入住、缓解经济冲击的最有效手段,而且是终极手段;第二,在这样的时期,必须需要国家与民族有强大的凝聚力,否则不足以渡过一系列难关和外部冲击,脱欧应该是这时最优的选择。英国之后,美国马上跟上,特朗普的执政观点与英国的做法如出一辙。

未来,很快跟上的或许是意大利、法国和丹麦,欧元区需要解体,这是区内每个国家增强民族凝聚力、降低税赋水平与外界竞争的要求。

英美开始的是一种全新的竞争模式,我不喜欢阴谋论,因为世界各国之间的关系,本质就是竞争的关系。如果不能适应这种竞争,就会被打垮、被击倒,这是游戏规则。

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阴谋,如果有,也是阳谋。

未来至少十几年,将是真正的实力竞争的时代,以强国富民为本,虚伪的文过饰非的理论无法泛滥,失去市场,各国和民族比拼的是文化的先进性、民族的凝聚力和体制的效率,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余地。

这是世界各国必须亮剑的时代!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我的世界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