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闪亮,一生一遇的良机正在降临

1971年尼克松宣布金本位解体,这是美元进行“货币违约”的标志性事件。在这前后大约十年内,虽然经济停滞,股市震荡,通胀一浪高过一浪,但也孕育了史诗性的机会:那是巴菲特真正实现财富飞跃的十年;是原油价格在数天内可以翻数倍的特殊十年(金融杠杆产品一夜暴富);也是贵金属和金属大牛的十年;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十年,是典型的财富盛宴。

金本位时期的货币以调低含金量(1933年美元调低了含金量)或解除金本位作为“货币违约”的方式,那么,当代实行的是主权货币(纸币),它是以什么方式进行“货币违约”?

搞清楚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目前,经过长期的低利率之后全球多数国家的债务都已经不堪重负,表面看来以日本、希腊、意大利、美国、葡萄牙、比利时、新加坡等最为严重,本质上多数发展中或不发达国家的债务问题一样严重甚至更加严重(参看后面土耳其),随着高利率时代快步走来,就让各国政府的债务利息压力空前加大,当无法支付利息账单时就只能进行“货币违约”!而美元、欧元、日元是世界主要的储备货币,这些货币的违约将对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带来海啸一般的影响。

我们要想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内实现自己的理想,就需要洞察当代主权货币的违约方式。

有幸的是,有一个国家正在为主权货币——纸币的“货币违约”做示范,它就是土耳其。一般认为土耳其里拉是货币中的“废物”,今天属于“废物利用”。

2015年以前,土耳其里拉虽然属于软妹币,但对美元的汇率还算是相对稳定的,2014年几乎无涨跌。但此后,土耳其里拉就走出了崩盘的走势,这是非常典型的“货币违约”。“下图上”是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的走势,以2015年初开始计算到目前,里拉兑美元的跌幅已经达到了76%,而“下图下”表示的是同期土耳其里拉兑现货黄金的跌幅为84%,都是比较典型的崩盘走势。

 

 

看到土耳其里拉的这一幕,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土耳其政府的债务太高了,这才导致里拉的崩跌式贬值。如果按绝对数字来看还真不是,土耳其的政府债务率仅仅在40%左右(2020年12月的数据是39.5%),如果以常规利率来思考,这样的债务水平实在不高,甚至可以说很低。

但是,土耳其的利率并不是常规利率,源于它一直是高通胀国家(里拉的信用低),高通胀就会形成高利率,以致国债收益率一般都维持在10-20%这样的范围(目前约20%),有时还会超出这个幅度,而目前发达国家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还停留在2%以下,不足土耳其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十分之一,如果以国债收益率来折算,土耳其目前的债务压力与发达国家400%以上的债务率相当,这样的债务压力甚至远超过了日本,因此,虽然土耳其政府债务率的绝对数字不高,但真实的债务压力却又是超高的,缘于土耳其政府借的是高利贷。

下图为土耳其最近一年的通胀率走势,是稳步快速上升的态势,基于通胀的要求,土耳其的政策利率应该是不断上升的态势,为的是打击通胀。

今年年初土耳其央行的政策利率为17%,通胀在年初快速上涨之后,3月份央行将政策利率提高到19%,这显然是打击通胀的要求。但央行的加息行为让总统埃尔多安大为不满,他在4个月内罢免了第二位央行行长,副行长也同时被罢免,2021年5月,埃尔多安又变本加厉地再次罢免了央行副行长。埃尔多安持续的高压终于产生了效果,当地时间9月23日,土耳其央行宣布将政策利率下调100个基点至18%,这次逆通胀而降息的行为震惊了全球金融市场,立即导致土耳其里拉汇率暴跌,但这还不是结束,土耳其央行在10月21日再次将基准利率整整降低200个基点至16%。在本次决议公布前,即使是最“鸽派”的分析师也仅预期降息100个基点。决议公布之后里拉汇率继续暴跌。

在通胀要求加息时选择按兵不动、或选择反向降息,这就意味着土耳其央行进行了货币违约,这是里拉近年来相对美元、黄金出现崩跌的原因。

为什么埃尔多安要强制央行降息?强制央行选择“货币违约”?

对于高债务国家来说,保财政还是保货币信用永远是难以同时兼顾的矛盾。以发达国家的利率水平来衡量,土耳其的债务率已经高达400%以上,已经是不堪重负,埃尔多安要应对沉重的利息账单。由于土耳其近年来经济增长萎靡而通胀高涨,就必然闹得怨声载道,以至于在2019年的地方选举中埃尔多安所在的正发党遭到惨败,输掉了伊斯坦布尔等大城市的执政权,这让埃尔多安的执政之路日趋艰难,所以,这几年埃尔多安在国际事务上异常活跃,叙利亚、利比亚、阿塞拜疆等都成了土耳其军队的战场,与希腊的对峙局势也日趋紧张,还不断介入乌克兰的军事活动,目的当然是通过对外扩张转移内部矛盾。沉重的债务利息支出加上不断对外扩张的军费支出就让埃尔多安很缺钱!

当代主权货币的基本特征是,降息路径是各国央行通过印钞购买国债将基础货币投放市场、进而压低政策利率,升息的路径是央行抛出国债回收基础货币、进而提高政策利率,当央行决定降息时,国债的需求就会放大,政府就可以通过发债筹集更多的资金以应对支出。所以,埃尔多安太缺钱之后,就只能强制央行降息进行“货币违约”,让政府筹集更多的资金。

也就是说,是政府的财政赤字让央行选择了“货币违约”,也只有政府才能让央行选择违约。

因此,土耳其里拉演绎的就是当代主权货币的标准违约方式,主要体现在两点:

第一,政府是肇事者,是财政赤字推动货币违约;

第二,违约的方式是通胀要求央行加息时,央行或按兵不动、或反向降息。

用专业术语来表述这个过程就是面对通胀上升、形成实际负利率时央行或无所作为、或推动实际负利率不断加深(实际利率就是央行的政策利率减去通胀率,数值为负时称为实际负利率)。

今天要说的是,美联储正在进行“货币违约”(即“美元违约”)。

第一,今年以来美国的通胀快速上涨,伊始时期美联储的官员一再申明通胀是暂时现象,既然是暂时现象,即便美联储不加息也不能说是货币违约。

但目前,这种说法明显已经不成立,高盛、摩根大通等机构都已经认定通胀是长期问题,美联储的官员自己也承认通胀比预计的更加持久。

这种情形下,要求美联储尽早加息以避免出现“货币违约”。

第二,美、加两国是世界上经济联系最紧密的国家,源于两个国家的生产要素实现了比较充分的互相流通,包括人员、资金、物资、服务等,这就决定两国的货币政策具有比较高的一致性。

10月27日议息会议之后,加拿大央行决定将基准政策利率维持在当前水平0.25%不变,但立即结束资产购买计划(即结束量化宽松)。加拿大央行还发出信号称,利率可能“在2022年中间季度的某个时候”上调,这表示最早的加息时间是明年4月、最迟在9月,信号十分清晰。

高盛等机构预计加拿大明年将加息四次,每次0.25%。考虑到俄罗斯、巴西等国今年已经将利率上调了六次,而且巴西每次上调的幅度越来越大,高盛等机构的预计是有可能实现的。

要说明的是,加拿大9月的通胀率是4.4%,比美国9月份的通胀率5.4%低一个百分点,加、美两国9月的核心通胀率分别是3.7%、4.0%,美国更高,既然加拿大央行已经快速结束了量化宽松,并明确给出了加息时间表,美国就应该与加拿大的货币政策保持同步,甚至需要更激进一些。

现在看看11月议息会议之后美联储是怎么说的。

——维持现行利率0%-0.25%不变,同时宣布每月减少150亿美元的购债,Taper计划将在2022年年中结束。这在预期之内。

——鲍威尔正式承认通胀超出预期。既然承认通胀超出预期(既不像原来所说是“暂时现象”),就应该像加拿大央行那样给出明确的加息信号,避免“货币违约”。

——鲍威尔随后又说,结束Taper计划的时间对加息没有直接信号意义,目前还不是加息的时候。

美联储过去设定的中期通胀目标是2%,现在的通胀水平足以让美联储立即加息。即便去年声明将平均通胀目标设定在2%,当通胀超过4%而且已经长期化之后,也需要立即加息。

美联储上次加息周期起始于2015年12月,当时的核心通胀率是2.1%,通胀率是0.7%。以当时的加息标准来看,美联储目前应该采取迅速的加息行动。

如果以加拿大央行的货币政策作为标尺,美联储应该更激进。

但鲍威尔拒绝给出加息的丝毫信号,说明美联储面对美元形成实际负利率采取了无动于衷的态度,美元已经出现实质性的“货币违约”!

但这种违约还比较轻微(与通胀上行时央行的降息行为相比,或与通胀高涨时央行自己进场控制国债收益率相比),但即便如此,上述议息会议内容公告之后也造成了股市和贵金属市场的剧烈V型反转。

任何“货币违约”、即便是轻度违约也会给资本市场造成剧烈的震动,而且其影响会在未来的好多年内长期显现。源于逼迫央行进行“货币违约”的力量(即政府的债务压力)还会长期发酵,央行就只能继续违约。

鲍威尔这么“鸽”?为何要进行“美元违约”?只要看看加息之后给拜登带去的利息账单就知道了。还是应验了前面的话,政府是肇事者。

过去三十年是低利率时代,这就让各国政府都积累起了高昂的债务,现在,高通胀、高利率时代已经到来,这是一个各国央行需要集体进行“货币违约”的时代,而货币违约必然让股市、期货市场、金属与贵金属、农产品和原油市场的底层逻辑出现根本性质的改变。

哪种主要货币最危险?谁最可能像土耳其里拉那样进行赤裸裸的“货币违约”?

欧元看起来最危险。德国和低地国家的通胀压力不断加大就会逼迫欧洲央行加息,此时,意大利等高债务国家的债务就会失去最后一个买家(即欧洲央行,加息时欧洲央行需要抛出债券),欧洲央行对高债务国家的任何一次妥协(该加息时不加息,或选择反向降息)都是一次欧元违约。

美联储既然已经进行了一次违约,任何事情最难的都是第一次,今后就很容易成为一种习惯。此时不要看美元指数,它基本没用,因为纸币都很烂,都需要违约。

当然,类似土耳其那样的发展中国家,虽然债务率的数字看起来不高,但真实压力却远超过发达国家,未来是违约的重灾区。

货币需要集中违约的时期在经济上就必然形成滞涨,有人认为这是差时代,但也可以让它成为属于你的好时代,好与差取决于怎么对待它。

唯一的态度应该是——拥抱我们所处的时代,让它成为属于我们的时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86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