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国之棋局

最近半年来,中国在行业管理方面密集颁布了很多新规,涉及到房地产、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教培行业、游戏娱乐业,等等,国内外媒体上不断热议,热议的结果可以说是莫衷一是。

中国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做出这些的改变?

世人皆知的是,改开之后中国建设成了世界工厂以及与世界工厂配套的十分完善的基础设施。世界工厂要正常运营、基础设施要有比较高的利用率,就需要满足很多条件:第一,有足够的劳动力;第二,产业不断进步,保证世界工厂具有足够的全球竞争力;第三,原材料进口有保证。世界工厂所需要的原材料中有一部分需要进口,这以石油、铁矿石、铝矿石和谷物为主,只有原材料进口有保证时世界工厂才能正常运行。第四,有终端需求市场(内需与外需市场)与世界工厂的产能相对应。等等。

如果因上述任何因素导致世界工厂的利用率不足,同时就会导致基础设施的利用率不足,不仅会造成失业问题,还会引发财政问题,更会引发世界工厂和基础设施背后的债务问题,这是中国经济的核心和战略大局。

现在暂时不考虑“第一”和“第二”,只考虑后两条。

近年来,中国在不断分散原材料和能源进口, 目的是尽可能分散进口风险,而且哪个国家都不会排斥扩大出口(增加自己的国际收入),只要世界尚未爆发大规模的热战以致中断了国际航线进而阻断了进口,进口问题在今天就尚不是最关键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终端需求市场,这直接左右着世界工厂的开工率,也就左右着基础设施的利用率和国家债务问题。

终端需求市场分为内需市场和外需市场。

内需市场的健康发展,与以下因素直接相关,第一是资产价格泡沫。如果房地产泡沫继续膨胀下去,就会不断挤压内需,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第二是贫富差距。贫富差距越恶化,内需市场越不健康,这也是明显的事实。

外需市场比较严峻。

自从新冠疫情在2020年爆发之后,直接导致了全球终端需求的萎缩,这是事实。在疫情不断持续的背景下,各国家庭、企业和政府的债务率上升,再加上通胀的不断发展,都会持续压缩终端需求,所以终端需求萎缩的现状很可能将持续下去,这是时代的大背景。

中美贸易战的核心是什么?是美国欲重建制造业,当美国的制造业逐渐重建之后,对中国商品的依赖度就会下降。

疫情爆发之后,基于国安因素,美日欧都出台了一些行政政策以推动核心产业回归,这也意味着未来对中国商品的依赖性会下降。

中美对抗时代已经到来,在这样的时期将自己的终端需求继续寄托在美国身上显然不是合理的。这一点可能是最重要的,是战略。

所以,未来与世界工厂相对应的外需市场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外需市场的前景不明朗,内需市场受制于资产价格泡沫和贫富差距,这就威胁到了世界工厂的运行和基础设施的利用率。

此时,中国应该怎么选择?

世界局势并不是自己能完全掌控的,尤其是涉及到意识行太的时候更是如此,这就决定外需市场的不确定性很难解决。此时,只有解决压制内需市场扩张的一系列问题,才能给世界工厂的运行提供保证,最终稳定自己的财政体系和债务体系——这是问题的焦点。

如此,也就可以理解了今年以来的一系列产业政策的调整:

第一是房地产。

房地产泡沫的不断膨胀就会推升家庭债务率,就会挤压消费,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

继深圳、上海、成都、西安、宁波、东莞、合肥、无锡、绍兴、金华、衢州、温州之后,最近广州也加入了二手房限价的大军。

从广州已经颁布的二手房指导价格来看,相当于在市价基础上直接打了七折到五折。当一个城市的二手房价格被瞬间下调了这么大的幅度之后,是否可以理解成管理层在主动挤压(挤破)泡沫?这只能由每个人自己判断。既然二手房价格被大幅调低,炒房客的资本退出渠道就被切断,新房市场中的炒作行为已经被彻底挤出,新房价格就会被抑制并逐渐下调。

当房价被主动下调之后,同时又通过行政手段主动控制了房租涨幅(目前的政策要求是年涨幅不超过5%),只要这些政策被严格执行,就会降低全社会的居住负担,延缓家庭部门的债务增长。

这明显是通过压缩家庭部门的债务增长拉动终端需求的手段(至少是稳定终端需求),目的当然是为了保证世界工厂的开工率。

第二是教育。

对中国的城镇家庭来说,教育已经成为货真价实的“军备竞赛”。以个人的体会,只要正常课时内学校、老师和学生尽职尽责,完全可以在正常的课堂上完成教学大纲内所要求的教学任务,补课就并不是必须的(最多只是一点补充)。当补课的课时不断延长、重要性不断放大、以致补课的费用成为多数家庭的严重负担时,就是不正常(本质是钱在作妖),这已经是严重的社会问题。

可当几乎所有城镇家庭都将教育当成“军备竞赛”的时候,就会将他们绝大部分的可消费收入(可支配收入减去以衣食住行为主的基本生活支出)投入到补课中,甚至还会形成教育借贷,这虽然会推动“一业(教培)繁荣”,但却会严重打击经济运行中的终端需求,让世界工厂和基础设施无法发挥效率。

这是扩大终端需求的手段,目的是稳定世界工厂和基础设施的运行。

第三,科技永远都是中性的,所发挥的作用好坏取决于社会怎么管理和利用。

就好像热兵器这样跨时代的科技成果出现之后,既可以用于威慑宵小造福社会,也可以用于抢劫来危害社会,所以,是好还是坏完全取决于社会怎么管理和利用(取决于人的道德)。

对互联网平台也一样。这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更多的商业模式互相竞争有利于促进经济社会的进步,这是好的一面;但如果与权贵结合形成垄断,放纵垄断资本肆意扩张,就会严重挤压中下层人士的就业机会(一般商品零售行业是中下阶层人士最主要的就业渠道),中下人士的失业增长就会恶化贫富差距。

当一个社会贫富差距严重恶化之后,就会让大多数人彻底失去消费能力(只能为基本生存而奔波),经济活动的终端需求就会萎缩,最终威胁的是世界工厂和基础设施的运转和当今社会的债务体系。

规范互联网平台是为了避免贫富差距继续恶化下去,这也是为了稳定需求终端。

等等。

所以,今年以来对互联网平台公司、房地产行业和教培行业的整治有清晰的脉络,并不是有些人所说的随意率性而为,而是为了适应未来国际局势的变化而主动进行的产业调整,是构建内循环的一系列行动。过去我经常说体质内有高水平的技术官僚,就是从这些方面得出的结论,上述这些顺应国际时局变化而推出的产业政策调整都是非常及时、合理的。

上述这些产业政策的调整会取得什么样的效果有待未来检验,但至少已经走在正确的轨道上。个人认为,要真正扩大内需市场,在上述政策调整之外还必须解决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比如是什么原因(很明显)让教育成了全民的“军备竞赛”?是什么原因造成贫富差距的恶化?是不是现行的一、二次分配中有弊端?只有解决了这些深层次的问题之后,才能让内需市场顺利壮大。

世界工厂和与世界工厂相配套的基础设施,是中国改开以来经济建设的伟大成就,它几乎决定着全民的就业,也代表了中国的社会财富主体,当然也维系着全社会的债务体系。无论怎么强调这些问题的重要性都不为过,无论失业大幅增长,还是国家债务危机,都是无法承受之重。站在这一视角上观察今年以来管理层对房地产、互联网平台和教培行业的政策调整,才能理解其中的内在含义。 

教育、医疗和房地产已被誉为新“三座大山”,只有搬走这新“三座大山”才能推动内需市场的健康发展,现在,教育和房地产已经开始改变,下一步被管理层关注的行业就很可能是医疗。一场大病消灭一个中产已经是尽人皆知的问题,目前的医疗管理政策显然需要进行根本的改变。

瘟疫大流行、中美对抗的大格局正在威胁中国的财富体系(世界工厂和基础设施的稳定运行)和债务体系,管理者紧密颁布管理新规就是在捍卫中国过去数十年所积累的经济成就,这几乎是“背水一战”,“背水一战”的结局必将关系到整个国家和所有人的财富前途!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86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