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国大妈”式自豪

TPP是个什么东西,简单的一句话,就是更高水平的竞争平台,竞争的要素不仅仅包括知识产权、产业竞争力、科技发展和管理竞争力,还包括了各国体制、文化等,这都成为在这个平台上竞争的要素之一。这是与当今的国际形势相符的,如今是互联网时代,经济的比拼是整个国家综合竞争力的比拼,体制竞争力、文化竞争力、国民素质竞争力,等等,都属于核心内涵。

中国加入WTO给我们什么经验?第一,当然是中国经济发展了;第二,只要是发改委管理的行业,基本是带死不活,有些气喘吁吁,有些还剩一口气,相反,放开的行业又如何?基本上都可以在市场上挣得一席之地,海尔、格力等企业就是典型。所以,加入WTO的唯一经验就是中国需要不断开放!不要再搞什么行政审批、准入审批,行政审批管理行业的效果远远低于资本按市场需求自我管理的效果,这是唯一的经验。

回头再说TPP,有些人说,给越南等国家先探探路,然后我们再加入;即便不加入,我们可以通过两国之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加不加入TPP没所谓,等等。这些观点是典型的“中国大妈”式自豪。

TPP是怎么出笼的?是新加坡、新西兰出于特定的目的开始筹建,这个特定的目的这里不好说,这是初始。现在12国已经达成部长会议协议。如果要加入TPP,可不像加入WTO是由待加入的国家和各国谈判,而是欲加入的国家要全盘接受已经形成的条款,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这是第一,第二,如果要加入,还需要取得已经达成协议的国家的同意。“中国大妈”的思维还停留在中国想加入就加入,想什么时候加入就什么时候加入,这是“中国大妈式”的自豪。

至于说到中国可以与很多国家订立自由贸易协议对冲TPP,说白了就是在双边协议中,只将协议的范围局限在经济的各行各业,回避制度建设、文化建设、知识管理等因素(或部分回避),即便与TPP所包含的12个国家都签订这样的自由贸易协议,也远远不如加入TPP!因为今天是经济全球化、互联网方兴未艾的时代,经济的基础是什么?是文化管理、知识管理、制度建设等,这是核心竞争力!回避了这些,就是低水平的竞争,如果中国仅希望进行低水平竞争条件下的发展,最终就会走向落后,这点逻辑应该不复杂。

所以,今天的中国,不应该是抱着”中国大妈“式的自豪,而应该立即、努力争取加入TPP,无论TPP制定什么样的经济条款,估计中国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都可以适应,这丝毫不是问题,想想当初,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很多媒体认为汽车、电子、电视、农业等行业将完蛋,今天哪?不仅没有完蛋,而且活得比当初更好;那些过去由发改委管理的行业受到的冲击或许比较大,原因在于以往竞争不充分,现在将他们丢进海里,不想学游泳的就淹死,但也有企业将成为游泳健将,中国出现三五个”运动健将“比一群带死不活的企业要好得多!最明显的例子是几个中铝加起来的盈利能力都不如美铝,这就是生动的现实。

所以,加入TPP,所有的经济因素都不是问题。

说加入TPP没意义,或认为应该暂缓加入,或认为可以用双边自由贸易代替TPP的人,最终都是担心自己的椅子。因为TPP关于文化、体制、知识、人的保护等条款将极大地冲击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此其一;其二,这要求国家管理者有很高的素质。过往,市场的裁判是官员手中的权力,当加入TPP之后要将裁判权交出去,规则成为最高的裁判,官员成为运动员。如果运动员违规,将受到罚款甚至被驱逐出场,这对管理者提出很高的要求。证监会如果再半夜鸡叫,早晨上班就会收到成百上千亿的国际罚单,即便“掏枪”也得先交完罚款再说;假话官话肯定是不行,因为别人按你的假话官话去做,如果受到损失,回头就可以到国际机构那里起诉;总理最近说:说到就要做到。那好,最好的方式就是努力加入TPP,如果不做到,就遭受惩罚,这里有国际裁判。如果没有裁判,说到不做到就没关系。

如果申请加入TPP,就说明我们的体制在要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是希望所在。

所以,现在应该是努力申请加入TPP,这是前途,而不是文过饰非式的推诿、找理由。

最后,为”中国大妈“式自豪鼓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84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