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天雷滚滚

资本市场经常有黑天鹅事件出现,比如上市公司因各种原因导致巨额亏损,股价一般都会暴跌,这是比较典型的黑天鹅事件;还比如,2008年雷曼倒闭直接压垮了资本市场,导致期货市场和股市暴跌,这也是典型的黑天鹅。

但还有一种事件是自上而下引发的,可以称为天雷。

世界各国的经济活动,都是在国有化和私有化之间不断摇摆的,即便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如此。

法国是比较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但法国的国有化政策在19世纪末期就出现了,20世纪40年代后法国掀起了一轮国有化的高潮,制定了一系列法律,将许多工业、金融部门全部或部分收归围有,比如,1945年1月16日的法令将雷诺工厂国有化,同年12月2日的法令将法兰西银行和另外4家商业银行国有化,1946年的几次法令将煤矿、煤气、电力以及部分运输,电讯等国有化。这个阶段是国有化的过程,就是我们所说的国进民退。

到80年代早期,英美在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的主持下推动了一轮自由市场经济浪潮(即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本质是政府权力主动收缩、减少对市场的干预,就也是推动私有化的进程),推动了英美经济摆脱了七十年代的滞涨,让两国经济走上坦途,再加上国有化时期逐渐形成的官僚主义所带来的效率低下和企业亏损等问题,法国开始反向推动私有化。1986年,法国颁布了两项私有化法案,国有部门在经济中的比重开始下降。在这一时期,约1760家涉及钢铁、石油、基础化学、汽车、航空制造、有色金属加工和电子等行业的企业实现了私有化,这是一轮私有化的浪潮,就是我们所说的民进国退。

2020年一季度,在疫情的冲击下很多法国企业出现了运营困难,法国财政部长公开发表讲话说,在需要的时候法国政府会毫不犹豫地重新推动国有化!

法国经济有国有成分,以自由经济著称的美国也是如此,两房公司就是带有政府性质的企业。世界各国都有国进民退、民进国退的周期性摆动。

一个国家是推动私有化(民进国退)还是推动国有化(国进民退),都是当时社会的需要,谈不上什么阴谋论。此处的红线是,无论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都不能损害人的基本权利,否则就会威胁当代的宪政体系,就是历史的倒退,

民进国退的本质就是激发人的潜力的过程,持续了一定的时间之后,必然导致贫富差距扩大,源于个人的能力和可调动的资源是有很大差异的。此时政府就需要对中下阶层人士进行更多的救助,以稳定社会的基本盘,只有基本盘稳定,社会才能稳定,才能通过一定时间的政策调整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至于最终能否达成目标那是另外一回事)。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政府就需要掌握更多的资源,就会出现国进民退的现象。相反,当国进民退持续到一定阶段之后,就会滋生官僚主义,企业大量亏损,让经济动力不足,此时就需要民进国退,目的是通过激发人的潜力来提升经济生活的效率。所以社会活动就像烙大饼,是来回翻动的过程,每一面都不能烤焦。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和”,阴阳相冲以为和。

前一篇文章(《如松:牛皮吹不动了,粮票将是救命的稻草》)已经说到,如今的世界已经是贫富差距严重恶化的时期,美国顶端1%的家庭所占有的财富已经超过0-90%的家庭。2020年美国大选过程中所出现的黑命贵、Antifa等种种乱象,就是这种社会矛盾的集中反应。其实,其他很多国家(尤其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比美国还要严重,对这个问题大家都不傻,心中都有数。

这是重新开启国进民退的时期,美国一马当先。

例如,今年6月上旬,美国参议院批准了一项两党合作、规模2500亿美元的科研投资法案以应对中国的竞争,美国政府无论是以借款、占股或其他方式向企业提供资金,都意味着政府对企业活动的影响力增强。这些钱从何而来?只能是税收(即便通过发债筹集资金最终也要以税收做担保)。无论是对社会加税还是对企业影响力增强,都是美国政府权力扩张的过程,这就是国进民退。

中国投资巨额资金在芯片领域,也是政府权力扩张的过程。

这些是大国之间互相竞争的需要。

同时,经过数十年的经济全球化之后导致贫富差距恶化,让社会失去了稳定性。政府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就需要掌握更多的资源。比如,在民进国退的时期,很多国家已经出现了教育、医疗、公共事业私有化(市场化)的现象,让这些行业成为企业盈利的载体。可当贫富差距扩大之后,很多贫困家庭就会出现上不起学(不补课就输掉中考高考,实际也是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用不起煤气自来水、生不起娃、养不起娃等现象,此时,上述这些行业就需要国有化,让他们成为非盈利部门,成为由政府掌握的纯公共服务部门,目的是通过给中下阶层人士托底来稳定社会。同时,教育部门还有意识行太方面的因素,在大国对抗时期民族主义崛起的时期,就必须将这个部门彻底国有化;其他涉及意识行太的部门要么彻底国有化,要么会受到持续的打击,最终只能躲避在社会生活的边缘地带苟活(再也不能名正言顺地扩张),这些问题不能多说。

由上述因素决定,目前是国有化进程即将加速推进的时期,就形成了资本市场天雷滚滚的阶段。

在私有化(民进国退)时期,教育、医疗、公共事业、航天军工等行业的上市企业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即推动了自身的股价,也推动了股市的泡沫。

比如,电力属于公共事业,水电基本等于印钞机,因为业绩好还能提供稳定的现金流,水电企业上市(即部分私有化或完全私有化过程)之后大多成为机构的宠儿,煤气行业、自来水行业都是如此。

教育行业的上市企业,赚钱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印钞机。当一国居民以军备竞赛的态度对待孩子的教育时(等级社会的必然),就让教育行业成为全社会资本的集中汇集之地,让相关上市企业成为天之骄子。

医疗行业是孕育大牛的沃土,大牛的真实来源是高利润率以及医疗服务价格的不断上升。

汇兑行业(资金转账)以往是公共服务,私人资本介入之后就实现了企业的高速增长,这是宝宝、企鹅上演的故事。

航天军工具有垄断性,也是科技最密集的行业,当然就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等等。

私有化的过程就是资本市场不断膨胀的过程,也是人们的野心不断扩张的过程。

当国进民退的历史阶段到来之后,问题出现了。

一旦教育领域重新回归国有化,上市公司原来所配置的所有资产都成为了无效资产,公司就失去了收益端,相反却只剩下债务,该公司的价值就会暴跌甚至归零,这是天雷爆炸。

当然,国有化的方式会多种多样:

教育、医疗部门最有可能被行政命令直接转为公益部门(另外要警示,对部分国家来说,涉及意识行太的部门如演艺、影院、娱乐等,直接国有化的风险很大);

公共服务等领域有可能采取参股、合股等方式进行改造,逐渐实现国有化;

等等,各个行业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当众多行业(公司当然也众多)开启国有化进程之后,就会出现资本市场不断触地的过程,是人的野心回归现实的过程。

这或许就是未来全球股市最大的变数。所有国家的股市都会受到这一大潮的冲击,甚至本国的国有化进程还会冲击到其他国家的资本市场让问题外溢,源于全球化之后部分国家的企业出现了境外上市(例如阿根廷的很多大企业在美国上市),这就形成本国打雷境外下雨的奇观,这也是一国攻击另一国资本市场的路径。

到这里,很多人认为这是在说资本市场,但这何尝不是就业市场哪?

正在发生的国有化进程会带来就业市场的巨变,深刻地影响很多人的生活,不明白的可以问问教培行业的员工。因此就看到了这样的资讯,“漯河卷烟厂一线生产操作岗竟然招到了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等985高校的本科毕业生,让人大跌眼镜”,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烟厂是国有,有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这是国有化进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居然现在还有人“大跌眼镜”),两三年前对这一趋势就已经观察得很清楚,当时就建议网友密切关注体制内和锅企岗位,今天爆出的资讯只不过是验证而已。

要检视、珍惜自己手中的工作。

这是时代的大潮,每个人都只是一滴水;在大潮来临时,最需要做正确的决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76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