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两只老狐狸对东方发动的隐秘战争

在4月23日写过一篇文章《如松:富人的基因,穷鬼的密码》,这是本栏目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

最核心的概念是世界上的人口可以划分为统计学人口和消费人口。

统计学人口只具备最低生存需求(即食品),当一个社会的大多数人都是统计学人口、最主要的需求仅仅是最低的食品需求时,与之相匹配的社会就是农耕社会。

根源在于,需求市场与生产市场永远是严格匹配的。

当人们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得到满足之后,就会产生更高、更多的需求,这时的人口就成了消费人口,其消费多种多样,目的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比如对于发达国家来说,食品支出一般占总收入的15%左右,剩余的85%左右就会在其他方面形成支出,形成其他方面的需求。

当人们的总收入中工业品支出上升时,就会形成工业化社会;当信息产品、数字产品支出在人们的总收入中占据最高的比例时,资本就会进入这些领域,就会形成信息化社会、数字化社会,等等,这些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现代社会。

反过来,供给的发展也会引导人们消费观念的改变。比如,智能手机上市之后,引导了人们对数字产品需求的增长。市场与供给相辅相成、相伴相生共同发展,但基础是人们除了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外拥有更高层次的需求,这就是消费人口的意义——它奠定的是现代经济与现代社会。

是谁在推动人的角色发生改变?那就是文艺复兴运动。

文艺复兴运动之前,劳动者是土地的附属物,是领主的私产,没有丝毫的个人权益,领主只需满足劳动者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即可——大量的统计学人口就是农耕社会的温床。

文艺复兴运动之后,全社会的劳动者觉醒了,自己将自己从土地上解脱出来,摆脱了领主私产的角色。当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得到保护之后,劳动积极性得到激发,社会经济快速进步,而私有财产不断积累的结果就是除了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外开始产生更高的需求,世界因此而改变。

文艺复兴运动兴起立即改变了欧洲以及大西洋两岸,这些国家就形成了当代的工业化国家或发达国家。

像任何事情一样,文艺复兴运动所带来的变化也是有成本的。

今天我们会发现,除了横跨欧亚大陆的俄罗斯之外的欧洲十分特别,那就是国家都很小,在不大的陆地上就分布着44个国家,最小的国家是梵蒂冈,面积只有0.44平方公里,第二小的国家是摩纳哥,面积只有2.02平方公里,除了俄罗斯之外人口最多的是德国,不过八千多万人,面积最大的国家是乌克兰,只有六十多万平方公里,其次就是法国的50多万平方公里,而德国、英国仅有35、24多万平方公里,这是欧洲的特点。

背后的根源是,当每个人都具有独立的人格、建立起自己的基本权利时,就必须尊重个体的选择,也就必须尊重不同种族人群自己做出的抉择,社会就会倾向于分裂成不同的国家。这就导致欧洲传统上的大国不断分裂,神圣罗马帝国、普鲁士、奥匈帝国、南斯拉夫联邦、苏联帝国都不断分裂,这就让欧洲形成了众多“小国”。

实际上,日不落帝国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分裂的。

很多人会说,日不落帝国的分裂是因为一战二战之后国力衰落、无法维持对殖民地统治的结果,这种说法咱不反对,但更不赞成。

今年6月10日美英签署了新大西洋宪章,旧的大西洋宪章是1941年签订的,其中的第一条是:两国不寻求任何领土的或其他方面的扩张。英美在二战之后有能力扩张自己的领土但却都未新建殖民地,就是在兑现宪章的承诺。第三条是:尊重所有民族选择他们愿意生活于其下的政府形式之权利;他们希望看到曾经被武力剥夺其主权及自治权的民族,重新获得主权与自治。二战之前英国还是最大的殖民帝国,这一条就意味着英国需要在二战之后逐渐放弃自己的殖民地,尊重当地人民自主做出的抉择,所以,二战之后英属的印度、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等都独立了,甚至连与自己同宗同族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都具有了更加独立的地位(现在属于英联邦,英女王为名义上的元首),它们中部分国家的独立(文莱、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肯定不是因为英国国力衰落之后无力进行统治的结果。所以,文艺复兴运动的不断深入也促成了日不落帝国的分裂,这是英国在1941年大西洋宪章中给出的承诺。

人们可能马上反对上述说法,美国无论从人口还是国土都是大国,又怎么解释?

美国实际是个“小国”,它是联邦体制,联邦政府在内政上的权力十分有限,主要权力掌握在各州手上(各州选出议员,通过国会控制联邦政府,同时,各州有管理自身事物的独立权利,联邦无权干涉),而且总统也是各州选出来的。所以,美国仅仅是由五十个“小国”组成的联邦。

如此也就可以理解欧盟的出现,美国是个联邦,为了欧洲各国的需要就组成了邦联性质的欧盟。

国家变“小”,中央的权力下降,就是要支付的“成本”。

之所以出现美国联邦、欧盟邦联、北约等主权之上的组织,就在于世界上不仅有经文艺复兴运动改造之后的国家(主要都是“小国”),还有其他模式组成的国家(主要是权力高度集中的金字塔型国家),一些国家的规模也很大,在国际事务中(尤其是战争时期)这些小国就有可能失去话语权、国家安全也得不到保证,所以,就需要建立超主权的组织保护自己,美国联邦、欧盟邦联、北约(下图红色、黄色标注的国家都属于北约国家)、英联邦、五眼联盟等组织也就诞生了。

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明联邦或邦联的重要性。小国的市场规模比较小,无法孕育、发展门类齐全的经济体系和科技体系,组建统一的大市场才能建立起更强大的经济体系,参与世界经济竞争。

由于国家比较小,就不能由每个国家自己制定规则,这会导致源源不断的纷争和冲突,一战二战都在欧洲爆发就与此有关。此时需要制定统一的规则由大家共同遵守,如此才能带来共同的和平、繁荣与稳定,所以,欧美领导人经常说必须捍卫国际秩序,就源于此。

这就是目前欧美社会的基本架构。 

特朗普上台之后,不断退群,实际是退出欧美过去一两百年不断摸索、建立起来的架构,比如,对欧洲加征关税,还扬言退出北约,所以就受到欧洲的普遍反对。欧洲与美国内部的精英一起努力将特朗普赶下台,这很可能就是美国的司法系统在2020年大选过程中不接受特朗普所发起的诉讼的原因,也是欧洲国家在大选投票之后立即承认拜登胜选的根源。北约甚至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表示,若11月问鼎白宫的是拜登,北约将在2021年3月提早举行峰会,欢迎美国新总统(但后来因疫情的因素推迟了)。北约急于抛弃特朗普的态度昭然若揭,源于一旦北约分裂,欧洲的小国就失去了安全保证。

2020年的美国大选纷争绝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如此就可以看到,在文艺复兴运动后所建立的欧美架构下,必须保证个人的独立性和基本权利(政治与经济权利),这是至高无上的。这一点是欧美国家繁荣的基石,也是美国联邦、欧盟邦联、北约、英联邦这些国际组织之所以存在的基础。总有人认为欧美嘴中的人泉仅仅是口号,这种想法非常肤浅,人泉是今天欧美政治与经济的基石——一旦基石没了,欧美什么都不是。

现在开启本文要讨论的核心问题——特朗普拜登发起的是什么样的隐秘战争。

美苏冷战是什么?

当代很多国家通过出口来发展本国经济,源于自身的内部市场不成熟(这是发展中国家的基本特征),需要借助欧美的消费市场来培育本国的工业体系、信息数字经济体系的发展,进而积累自己的财富以壮大自身的国力。——这实际是借力的过程。

苏联也是如此,以石油出口完成与欧美市场的对接。

原则上通过军备竞赛不断扩大老大哥的财政支出,同时与苏联进行产业链脱钩以制约其经济发展(打断它的财富形成路径)就可以达到目的,最终让苏联的财政和货币体系崩溃,实现不战而胜。

但苏联的出口商品比较特别,主要是石油,下图所示苏联本质上就是个加油站,主要“客户”是欧洲。而石油是经济的血液,一旦脱钩就是欧洲与苏联同归于尽的局面,这肯定是无法接受的。这实际是美苏对抗时期欧美世界面临的核心问题——欧美(通过苏联的出口)向苏联输入了财富,苏联用这些财富武装自己回头打击欧美。然后你再看看现在的北溪二号管线,欧美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是内心踹踹,欧洲即离不开俄罗斯的能源,又担心一个壮大的俄罗斯会对自己形成威胁,就是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苏联时期也是如此。所以也就知道为何欧洲一马当先地发展新能源,因为没有新能源就摆脱不了目前的窘境。

所以,欧美社会只能在不断与苏联进行军备竞赛的同时,通过资本和技术封锁等手段限制苏联石油产业的发展,在整个六七十年代欧美并没有对抗苏联的好办法。

苏联紧抓欧洲之“卵”,用欧洲的钱发展军事,欧美束手无策。

上世纪七十年代石油价格暴涨,看似是苏联的盛宴,但也构建了苏联的坟墓。

石油价格暴涨,让勘探投资空前繁荣,意味着众多新发现的油田将投产。到八十年代前期,新增产能大量投入到市场,再加上经济危机压制了需求,导致1985年的油价暴跌,这严重打击了苏联的出口收入,摧毁了苏联的国际收支平衡,导致包括食品在内的进口无法满足,通胀不断恶化摧毁了苏联的财政收支平衡,苏联只能走上财政赤字货币化的道路。1971至1985年,苏联卢布年均发行量为33亿卢布,1986年为39亿卢布,1987年近60亿卢布,1988至1990年为188亿卢布,1991年为1276亿卢布。此时它不得不通过印钞购买财政赤字以维持帝国的运转,不断加印钞票推动通胀和财政赤字的螺旋式上升,让苏联的财政和货币体系崩溃。当卢布彻底失去信用后,苏联就无法维系与华约和各加盟共和国之间的关系,甚至都无法指挥庞大的军事体系,最终让苏联内部四分五裂,也让欧美实现了不战而胜。

在这个过程中,欧洲不仅不会因苏联能源的断供(强行脱钩必然断供)而遭受损失,甚至还因为低油价而受益,这是美苏对抗中真正的精髓。

今天世界,大国之间“脱钩”(包括川普拜登两只老狐狸发动的关税战、科技脱钩以及正在酝酿的经济北约等,都是为脱钩服务的)、“内循环”(意味着要自力更生构建内部市场)已经是热门词汇,今天希望解开的就是这两个词汇的真实含义,这就是大国之间的隐秘战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76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