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卖药

11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接受国家电视台访问时说:“我们将与美国人民信任的任何人一起合作,但这种信任只能给予一位其胜利已被反对党认可的候选人,或者在(选举)结果被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得到确认之后。”

普京表达的最核心意思是说,他会与美国人民信任的任何人合作,反过来说,如果任何人是通过欺诈手段入主了白宫,就不是被美国人民信任的,他不会与之合作,这话说的很绝,铿锵有力。按照传统来说,美国总统大选胜选有两个标志:其一是反对党承认败选;其二是选举结果得到了国会选举委员会的确认。现在这两点显然都不具备。可我们也看到当今世界上的很多国家都已经承认了败灯的胜选,这其中包括了美国在全球的重要盟友德国、法国、英国、日本、以色列等国家,难道这些国家就不清楚普京所说的那两项胜选标志吗?当然不是,他们很清楚。所以,这肯定不是普京不承认败灯的原因,甚至可以说这完全是说辞。

作为美洲国家的美国,却在亚欧地区发挥着重要的影响力,其一举一动都对亚欧各国产生影响,也会带来巨大的利益得失,这里的利益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经济全球化之后,美国以资本、产业输出和贸易逆差的方式,向欧亚各国输出资本,也就是向各国输出了就业机会和财政收入。此时,亚欧国家希望败灯当选就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败灯的政策继承的是奥巴马的“卖国模式”,继续将就业机会和财政收入向外输出(但基于美国财政债务率,这种输出能力已经很弱),亚欧国家就会受益,这是他们欢天喜地地承认败灯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对于德法等欧元区内的主要国家来说,随着美国资本的不断输出、美国综合国力就会不断下降,就会实现欧元区与美国、欧元与美元之间相对实力的此消彼长。当败灯延续卖国模式时,就为欧盟和欧元提供战略机遇。

抱着这种心态的不仅是欧盟和欧元区,东方的大国也一样。

大家都会在国际关系上为自己着想,这种想法无可非议。

第三,最近数年,土耳其在叙利亚、利比亚和阿塞拜疆专门与俄罗斯作对,埃尔多安事实上是在追打普京。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纳卡战争中,普京已经明显处于劣势。从俄罗斯帝国中后期到苏联时代,外高加索地区一直都是自己的自留地,即便苏联解体之后,困难重重的俄罗斯也果断地两次出兵外高加索地区,一次是九十年代的车臣战争,再一次就是2008年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反应的是俄罗斯不准许任何人在自家的自留地内撒野或反叛。但在本次纳卡冲突中,这种现状已经改变,虽然俄罗斯调停纳卡地区实现了停火,但采用的却是让亚美尼亚“卖身”的模式,亚美尼亚是俄罗斯主持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俄罗斯保护不了自己的盟友却要求盟友“卖身”,可以说普京的脸几乎已经丢到地板上了。

这说明,俄罗斯已经面临严重的地缘政治危机。为何俄罗斯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根源就是北约东扩。土耳其也是北约国家,埃尔多安追打普京也可以算是北约东扩的结果。

在民主党(或两党建制派)当政时期,美国一直将俄罗斯当成自己军事上的战略对手,推动北约东扩,无论格鲁吉亚战争、乌东战争(克里米亚战争)、白俄罗斯动荡,背后都是北约东扩的原因,格鲁吉亚、乌克兰也都在努力加入北约或欧盟,同时又考虑到叙利亚的地缘利益,这就让俄罗斯处在了四面出击的境地。

2018年俄罗斯的GDP只有1.658万亿美元,即便以GDP的5%支出军费,军费规模也不过只有829亿美元。虽然很多欧洲国家的军费占GDP之比还不足2%,但2018年北约的军费支出规模却已经高达约1万亿美元,俄罗斯的军费支出仅仅是北约的大约8.3%。

军费支出差距如此悬殊,俄罗斯与北约长期对抗的结局就是自己的国力被持续、过度地消耗,最终就会导致财政崩溃,甚至未来会再次面临解体,所以普京只能在外高加索地区对土耳其选择退让。

土耳其不仅在阿塞拜疆兴风作浪,也已经以军事协议的手段联合哈萨克和乌兹别克,让普京深陷危机之中。

在北约不断东扩的压力下,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危机越来越深,欧洲受到的威胁下降,败灯上台很可能会继承奥巴马的政策,这自然让欧洲国家欢欣鼓舞,只剩下普京自己不高兴。 

今天的局势就是美苏对抗、苏联解体之后的必然结果。

美苏对抗时期,为了对苏联施加战略压力,美国不断扶持欧洲的德法等国,美国与中国建交的初衷也是为了对抗苏联(1969年珍宝岛战争之后,美国开始酝酿与中国建交),这直接推动了中国、德国在亚欧大陆上崛起。当苏联解体之后,如果美欧继续推动北约东扩,综合势力已经远远弱于苏联的俄罗斯自然就会再次面临严重的危机。

这就是普京不向败灯祝贺的根源!

第一,败灯实际是傀儡,只是美国的大机构和其它国家的提线木偶,即便普京送上祝贺也改变不了民主党的既定政策,又何必自讨没趣?

第二,即便北约继续执行东扩的策略,普京不再过于忧虑。

欧洲国家希望美国资本继续外流、继续在北约支出军费以推动北约东扩,自己则希望在经济上蚕食美国,在军事上搭美国的便车,这就决定欧洲国家在俄罗斯的问题上不会真心出力,相反,德国却以北溪2号管线等方式不断与俄罗斯勾勾搭搭。在大瘟疫的打击之下,美国的国债与GDP之比预计到今年底会上升到140%左右,如果美国继续增加军费,财政赤字就会继续扩大,美元危机是必然的,所以,美国继续推动北约东扩的能力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普京与德国之间持续走进,就可以应对这种压力。

欧美矛盾重重,加上疫情打击之下欧美财政已经被严重削弱,决定了北约东扩已经是纸老虎,普京已经看穿。同时,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问题激化,符合中国的利益,普京也有自己的后援。

第三,普京对于美国大选的最终结局有自己的独立判断,一旦特朗普再次当选,普京就是最终最大的赢家。相当于赌场中的普京在前面已经输掉了几个回合(北约东扩过程中遭受惨重损失),但在最后一个回合中却可以赢回所有的筹码。

在此问一问大家,今天亚欧大陆的局势与历史上的哪个时期相像?

拿破仑战争时期,法国在欧洲大陆崛起,英国拉拢俄罗斯携手收拾了法国。

一战二战时期,德国作为强权在欧洲大陆崛起,俄罗斯就成为海洋国家的“守夜人”,英美等国与俄罗斯(苏联)携手,收拾了德国。

在洋务运动之后的清朝在亚洲大陆上崛起,与英、日等国爆发了冲突,英、日争取俄罗斯携手收拾了清朝,那就是八国联军时期。

所以前面说过俄罗斯本质上是海洋国家在欧亚大陆的“守夜人”,缘于俄罗斯在地理上站在了欧亚大陆各大国的后背,而崛起的欧亚大陆的强权会从根本上威胁俄罗斯的利益。

今天的欧亚大局就是中国、德国(带领欧盟)崛起,川普当政时期的政策是在抑制德国、遏制中国,这是美国的战略转移,一旦完成这种转移,从美日英的眼光来看,作为“守夜人”的俄罗斯的战略地位就会快速上升。如果川普获得连任而普京现在不祝贺败灯,俄罗斯就会立即成为美国、英国、日本的好朋友,俄罗斯今天的所有困境都会在瞬间化解。随着美英日会在方方面面援助俄罗斯(一战二战时期,英国最大的援助对象就是俄罗斯或苏联),普京就会成为最终的那个大赢家。

一旦最终川普获得连任,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就没有了压力,第一个倒霉的将是埃尔多安,普京会对他使出杀手! 

横跨欧亚大陆的北极熊,自身强大时可以让欧亚大陆上的多数国家臣服,就是地球霸主的争夺者,所以就有了美苏争霸。今天的北极熊虽然已经十分虚弱,但这个国家的韧性也是强大的,面对全盛时期的拿破仑法国和希特勒德国都可以存续下来,说明它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今天,已经走下坡路的北约要彻底灭掉俄罗斯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普京的底气,不惧怕败灯上台。相反,普京在等待自己“守夜人”的角色,等待川普(甚至在暗中帮助川普)将美国的战略目标彻底从俄罗斯身上转移到其它欧亚大国的身上,俄罗斯就可以扭转苏联解体之后北约持续东扩带来的被动局势,带领俄罗斯开启真正的复兴之旅。

普京已经坐在牌桌边下了注,押上的是俄罗斯之外的半个欧亚大陆,他等得到与他联手的对家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76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