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你妈喊你回家啦

原本今年对原油的观点是偏多的,根源在于欧佩克各国都经不起油价连续下跌(这会引爆产油国的财政危机),在出现经济危机之前,它们就可以通过减产维护价格。但新冠病毒的出现,大量的人被圈了起来,这种“圈”的现象如今还在世界蔓延,在全球债务已经将政府、企业和家庭压的喘息不止、需求不足的时候,彻底打断了需求这根疲弱的脊梁,让油价出现了快速下跌。

对于欧佩克面临的局势,原本是有预计的,解体是必然。缘于欧佩克+减产挺价不过是给非欧佩克+的产油国做嫁衣,这直接导致美国、巴西等国的原油产量持续增长,市占率不断上升,当市场出现风吹草动的时候,欧佩克+这种联合减产的模式就会解体。

就在新冠病毒导致全球需求下滑的当口,联合减产终于走到了尽头。3月6日,据路透报道,俄罗斯反对新的、从4月初至今年底额外减产150万桶/日的提议,谈判破裂。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俄罗斯能源部长周五离开会议时对记者称:谈判破裂意味着,从4月1日开始,成员国可以想产多少石油就产多少。这直接导致3月6日纽约原油价格下跌10.07%,布伦特原油价格下跌9.4%。

这背后的考量是:高盛预计新冠肺炎将使2020年上半年全球需求减少210万桶/日。即便欧佩克+继续减产150万桶/日,也不可能让原油价格掉头向上,因为美国、巴西的原油产量会继续增长压制价格,而继续减产保价只会继续削弱俄罗斯财政。俄罗斯的财政平衡油价是60美元/桶,谈判减产协议时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仅仅在50美元/桶上方,相对其财政平衡价格已经是亏损的。如果按欧佩克+的要求俄罗斯继续减产50万桶/日,俄罗斯的市场分额将继续下降,财政被削弱的更快。与其如此,就不如一起放开产能增产大干一场,将一些国家的高成本原油产能驱逐出市场,最终,让市场来推动油价。也就是说,俄罗斯放弃了以往抱团取暖的策略,而是希望采取绞杀的手段,实现原油市场的供需平衡。

在欧佩克+减产挺价时期,形成的原油价格并不是真实的市场价格,而是一种垄断价格。当大家放开产能的时候,形成的价格才是市场价格。预计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高成本产能的退出必须经历以下步骤:第一,这些国家因油价下跌造成财政危机,通胀恶化;第二,高通胀导致一些高成本油井被废弃,产能退出。这就是委内瑞拉在过去经历的原油产量不断下降的过程。

这对于原油的投资者是大好事,因为只有在原油价格低于大多数国家的原油成本价时进场投资,才会形成无风险投资。比如,纽约原油价格低于30美元/桶时,很多国家(包括安哥拉、尼日利亚、伊拉克甚至沙特等)的财政将破产并爆发恶性通胀(是否破产也与维持低油价的时间长短有关),而恶性通胀将让大量的原油产能被动退出市场,所以,在这种无风险投资价格下,国际石油产能是不可持续的,是必然要自动萎缩的。同时,在这样的价格下,美国的部分页岩油企业也只能退出。这时就形成了无风险投资机会,这是真正的投资,与依靠几张K线进行赌博截然不同。

市场如今表现的这种现象,本质上就是世界的经济危机!

欧佩克+之所以需要减产挺价,缘于需求不足。需求不足的另外一个表述方式是:世界现有的工业体系与服务体系的利用率在下降,这就是经济危机的标准表述方式。但这一表现方式现在还是温和的。未来,随着工业与服务业体系的利用率下降,企业就会爆发债务危机;当企业爆发债务危机的时候,经济增速就会下滑,各国的财政危机就会到来,这才是危机的高峰时刻。此时,流动性的脉动式收缩加上上市企业债务问题爆发,就会导致资产价格快速下跌。

次贷危机之后,主要经济体都在使用印钞给国家、企业、家庭加债务的手段维持经济的运行,当经济整体产能利用率下降之后,债务爆发,意味着市场在向央行高喊:你妈喊你回家啦。当然,央行绝不可能放弃印钞,还会更疯狂地印钞,“回家”的含义是央行的纸币信用破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76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