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债务出血
201811/07

如松:债务出血

2008年的次贷危机是全球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的结果,本质是需求无法匹配供给高速增长的要求。这实际是经济全球化的恶果。在全球经济中,日欧主要也是供给端,出口在其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经济全球化之后,新兴经济体的经济获得快速的发展,很多国家也完成了初步的工业化,但由于这些经济体内部的等级分化造成贫富差距恶化、不具备自身的货币信用等原因,造成内部终端需求不足(基础设施建设并不是终端需求,一样也依赖于终端需求才能发挥作用),也严重依赖于商品出口(所以就看到了现在热闹的毛艺战),让全球产业链的供给端空前膨胀,恶化了全球的供需关系。

看起来,这是全球经济问题,但本质是社会问题。因为等级社会所造成的必然结果是社会财富逐渐聚集到少数人手中,让全社会的终端需求不足,等级越严重的社会,终端需求越不足。如果不改革全球很多国家的社会体系,造成次贷危机的根源就无法消除。

次贷危机是十年前发生的经济事件,根子却是全球的社会问题,如果往远来推,其种子似乎在五月花号的年代就播下了(很多人会说,如松在瞎扯),因为这代表着一种新的社会体系的诞生。到今天,这种社会的变化所带来的结果是很明显的。五月花时期北美的需求在全球的比例中无足轻重。但今天,全球已经有七十多亿人口,但四亿左右人口的北美所构建的终端消费市场却成为世界最主要的市场(有兴趣的朋友去罗列一下数字),其重要性远超过其它地区。这是现在全球经济问题的根源,也是形成次贷危机的原因。

次贷危机之后的各国经济管理者们并没有去切实地解决问题(通过体质改革消除贫富差距、强化货币信用扩张自身的终端需求),或许也没这个能力。而是反向通过印钞加债务的办法缓解全球经济的根本矛盾,让国家、企业和家庭的债务空前膨胀,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给这些债务主体加债务来扩张终端需求——这是形成今天经济问题的源头。

债务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需求就会剧烈下滑,因为国家、企业和个人的资产负债表会遭到严重的破坏。比如,当家庭负债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超过约100%后(这个水平与各国的财政支出构成有关,财政支出中福利占比越高的国家,这个水平也越高),就只能节衣缩食,终端需求就会下滑,国家和企业也一样,让全球陷入债务危机之中。

从总体的债务指标来看,学术研究表明,债务总额占GDP的比例达到250-300%的水平时,债务就会开始通过需求来抑制经济活动。国际金融协会(IIF)每个季度都会对外公布新的全球债务总额,根据IIF最新的全球债务检测报告,2018年一季度,全球债务从2017年12月31日的238万亿美元增长至历史新高的247万亿美元,全球债务占全球GDP的318%。

在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之后,高速印钞就形成高速膨胀的债务。

有些国家是政府债务高(包括中央和地方),有些国家是企业和家庭债务高,这没差别。因为政府从不能创造一分钱的财富,所以,政府债务最终还是会落到企业和家庭身上。一个国家是以外债为主还是以内债为主也没有差别,因为政府不断增加外债,也只能由自身的财政来偿还,财政收入来源于税收,所以,最终还是要落在企业和家庭身上。比如:IIF在一季度的报告中表示,阿根廷和尼日利亚外债增长迅速,美元再融资风险特别高,超过四分之三的债务是美元偿还的。所以,阿根廷今年初即开始爆发比索危机,危机的结果是比索大幅贬值、通胀恶化到30%,劳动者收入的购买力大幅缩水,ZF外债的压力就转移到了劳动者身上。

所以,虽然债务分类很复杂,政府外债、政府本币债务、企业和家庭债务,等等,但最终都可以归结到一起,没有本质的差别。

伴随着全球债务已经占全球GDP的318%,自然就会出现终端需求的变化。全球最重要的终端需求是什么?当然是汽车,这几乎是全球所有中产阶级最重要的消费需求。

CNBC一份最新报告显示,继糟糕透顶的九月之后,美国车市10月又是惨淡的一个月,至10月下旬的第一个周末,销量下降明显。CNBC广泛采访了美国多地的汽车经销商,他们普遍表示10月汽车销量大幅下滑,多预计在10%以上。

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虽然德国汽车销售在8月实现同比25%的增长,但9月份同比下降了31%。德国汽车协会的数据是,9月的生产量同比下跌了20%。英国9月新车销售也同比下滑了21%。

根据大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汽车销量已连续三个月呈现负增长。9月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1.6%,较8月份的3.8%大幅加速下降。当月,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12%。野村预计,大国乘用车市场将出现自1990年代以来的首次年度销量下滑,预计全年将下降1.6%。

 

1929年大萧条,一位美国车主以100美元卖掉了自己的汽车。未来两年,部分国家卖车的队伍会延长,其一是债务不可持续,其二是能源危机,这种能源危机是国际购买力不足所造成。

全球车市的表现意味着次贷危机之后不断被推高的全球债务开始大出血,严重地影响终端需求。人们在开始削减购买汽车的时候,意味着债务压力开始发作,这很可能会将全球经济拖入到大萧条的寒冬之中。

对于劳动者来说,萧条时期的生活自然是困难的,但各国财政一样困难,对于很多国家来说,直正地位的维护是第一位的,为了财政的需要,就只能再次开启高速印钞机,那时候,纸币大幅贬值的时代才算真正开始。

灾难之源就是随意滥发的主权货币,也就是没有信用的“信用货币”,最终很可能被很多国家所抛弃,历史上多次出现的剧目将再次上演。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