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 国与国之间的游戏是怎么比较的?
201701/07

如松: 国与国之间的游戏是怎么比较的?

 

最近,曹德旺计划花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的事情沸沸扬扬,他在采访中,也说出了其中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成本高。

据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研究报告,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划算。更令人震惊的是,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这其中包括的主要项目是:土地成本、物流成本、银行借贷成本、电力天然气成本、蒸汽成本、配件成本、税收成本、清关成本、人工成本、折旧成本、厂房建设成本,等等,这些网络上都有详实的数字,不必讨论。其中因为税赋成本的中外对比,红头专家和草根专家不断打嘴仗,也出现了死亡税率的说法。

关于税赋水平,大家热衷于讨论的都是表观税赋的数据,这实在是意义不大。

现在,一些人希望移民,也有很多企业希望国际化,开拓更大的国际空间,让自己的资产保值增值,就以这件事情展开说一下,以免造成盲目行动。

一国的国际竞争力中,科技发展水平、文化的先进性、稳定的国防、资源自给率,都属于竞争力的核心内容,但不是本文的重点。如果仅仅从税赋水平来考察,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就是表观税赋。

开头的内容都属于这个范畴,国际组织都有比较明确的数字,只要有初中的文化水平,都可以明了。

其二,税赋支出的覆盖范围。

大家知道,北欧国家、加拿大等都是高税赋国家,但是,他们的财政支出中,覆盖了居民支出中的很宽范畴,比如教育、医疗、失业、儿童的养育,等等。也即是说,或许他们的税赋是比较高的(与国际平均水平相比),但是,国家的税收支出中,覆盖了个人生活支出的很宽范围,此时,可以说北欧国家和加拿大的实际税赋很高吗?肯定不是。他们实行高税赋制度,目的是通过财政的转移支付手段,照顾那些困难人群,实现社会稳定。

而一个稳定的社会,是企业可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

相反,如果一个国家税赋水平和国际平均水平相近,但是,如果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同时要支付很高的环境成本、儿童养育成本,他的实际税赋水平就很高。

比如:环境不断恶化,一些人(或家庭成员)得了癌症,丧失了工作能力的同时,还要花很多钱去住院和治疗;生活中需要购买桶装水做饭,等等。

此时,即便这些国家的人均名义工资高,但实际可支配收入很低,没有多少实际消费能力。

任何个人的税赋,最终都会反映到企业上。当人们在医疗、教育、环境、养育等问题上支付很高成本的时候,企业就必须支付更高的名义工资,否则他就过不下去。同时,劳动力的身体素质下降、社会变的不稳定,都会带来企业的经营环境恶化。

世界卫生组织曾对成员国卫生筹资与分配公平等,进行综合性评估排名,牛家位居第188位,在191个成员国中倒排第4位,低于很多很多的非洲国家。

至于教育与环境问题,没必要再说。

这些都是企业必须面对的成本和风险。劳动力的素质和工薪水平、社会是否稳定,也是一国竞争力的根本因素。

其三,铸币税。

假设:如果一个国家实行的是实物金银货币,那么,企业的所有现金(包括利润)的购买力基本是稳定的,不需要支付铸币税。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的货币不断贬值(不断炒作资产价格也是贬值的一种主要方式),那么,企业所持有的现金就需要交铸币税,这种税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但无论你吃饭睡觉,他都在征收!永远不会停止征收的脚步。

所以,货币贬值速度越快的国家(包括资产价格膨胀的越快),铸币税的水平越高,企业和个人的现金资产被侵蚀的越快,税赋越重!

所以,广义货币增速相对经济增长速度越高的国家,越不适合移民与投资。

其四,廉洁指数。

一些国家贪污腐败很严重,这也是一种税赋,因为这些金钱基本是权力部门拿走的,权力是基础。这些贪污腐败成本要由企业和个人承担。

比如:如果一个人去医院看病,医生收了你的红包,实际上是进行二次交税,为什么需要二次交税哪?因为医疗系统是相对垄断的(垄断权力),这是根源。再有,如果你去社区办事,需要给红包甚至请吃饭,也是在二次交税。至于企业项目审批、运营过程中的黑色支出,也一样。

贪污腐败情形是国际上衡量一国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也是衡量企业运营环境的主要指标,更是衡量痛苦指数的一个主要指标。

2009年9月,国际反贪污组织“透明国际”(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International,简称TI,是全球著名非营利性反腐败组织),公布2009年全球国家或地区清廉指数排名调查,调查涵盖的180个国家中,香江在全球180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第12位,海峡对岸清廉排名37。牛家与布基纳法索、斯威士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并列第79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查斯威士兰和布基纳法索到底是什么国家,就知道牛家是在与什么样的国家同伍了。需要说明的是,牛家在 1980——1985尚排名在27位,这是摸石头浑水摸鱼的最大“成果”。

无论任何国家,都必须整肃自己身体系的贪污腐败,如果不能从制度上铲除贪腐的土壤,他就不会有国际竞争力!

第三和第四项有很强的内在联系,纸币的信用只能诞生在廉洁的国家,因为这决定了一个社会的效率。

移民与投资的时候,那些表观税赋水平的比较让会计去计算,上述这些关乎竞争力和人们痛苦指数的根源,才是个人和企业主需要仔细比较和权衡的,这是方向性的问题,是做出任何决定的基础性工作。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如松:吹尽狂沙始到金 下一篇:如松:葫芦与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