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地摊,点起的是人间烟火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中国人经常饿肚子,但自从七十年代末期进行农村土地改革之后,中国人就逐渐告别了饿肚子的时代。这其中有什么变化吗?把原来就属于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归还给农民,把种什么的决定权还给农民,把该怎么出售粮食的决定权也归还给农民,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也不用做,唯一就是把农民的权利归还给了它们,给他们以自由。但仅仅这一线之隔,就让中国从饿肚子的时代跨入了温饱的时代。

把别人的权益还给别人,就是正确的,就是应该做的,而且永远是最应该做的。

没有自由的农民,就造就了广阔国土上无边无际的饥饿和凄凉,这就是不断管制的后果;有了自由的农民就让广阔的田野充满了勃勃生机,也才有了鸡鸣狗吠和万家烟火。

改开之后至本世纪初期,城市是属于居民的城市,无论夜晚还是白天,居民在外摆个摊、逛逛自由市场(或夜市)是很平常的事情,下棋的、打牌的、说书的、听书的都有固定的场所,几乎没人干涉,这些原本就是居民生活的一部分。虽然有些人摆摊是为了谋生,但也有些人摆摊就是爱好,比如部分摆摊收集或买卖古玩的人们,既是娱乐也是爱好,无论为了谋生还是为了爱好,这都是生活。这就让城市充满了烟火,让社会充满的生活的气息,这才是人间。

但近年来,城市逐渐变了味道。

当城市管理者几乎把城市当成自己“私产”的时候,就会随意限制人们摆摊的活动(多数城市取消了地摊),就会限制人民正常的生活,就会限制人们进行各种娱乐,就会充满无数的禁止、禁止、禁止……,人们只能局限在“鸟笼子”中,城市似乎成了“监狱”,居民则成了“犯人”。

随之而来的就是城管的暴力执法,居民是需要生存的,生活并不仅仅是吃饭上班,暴力执法就是居民生存与城市“私有”之间的深刻矛盾;各地就会争先恐后地推出形象工程、给自己的“私产”装点门面;当然也就有了以每平米地面上灰尘的克数来衡量环卫工人工作的“妖精”行为……,随之而来的就是承载着中国人记忆的冰棍、煎饼果子、麻辣烫摊铺消失在了城市的车水马龙和玻璃钢铁幕墙之间,这样的城市只是“主人”的“私产”,也就渐渐失去了人间的烟火……

虽然对“主人”来说这样的城市更近似宫殿,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的骄奢淫逸,但对于居民来说,没有了人间烟火的城市就类似于“监狱”。

城市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

最近,各地地摊重新开放,有人标榜这是以民生为要,表面看来确实是如此。但管理者何时不应该以民生为要?一个正常的社会在每一时、每一刻都应该以民生为要,这是所有人的基本理念,也是唯一追求的目标!改革开放初期把自由还给农民,让广阔的农村充满了人间的烟火,现在更要把城市还给广大的居民,让城市重燃人间的烟火。

或许有人说,准许开办地摊可以解决多少就业,可以增加多少GDP,这些都是无足轻重的,难道“人”仅仅是为就业数据和GDP数据服务的工具吗?这显然是本末倒置。

无论GDP还是其它经济数据,可以服务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就有意义,否则就无意义。经济数据永远不应该是官员晋升的阶梯,当经济数据为官员的晋升服务时,居民就会沦落为实现特定经济数据的工具,就会成为时代的悲哀。此时的城市与乡村就会成为部分人事实上的私产,与附着于土地上的人一起成为为满足他们的私欲工具。

泰国2018年的人均GDP仅有7312美元,不仅远远比不上那些发达国家,甚至还比不上很多发展中国家,但拥有十分优良的环境,人民可以自由、安乐、安宁地生活,它就被评为世界上最宜居的国家之一。相反,有些国家的人均GDP更高,但并不宜居,人民的幸福指数也不高。所以,对于居民来说那些高大上的经济数据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它仅仅是满足个别人私欲的工具,是他们个人晋升的阶梯。

城镇、乡村到底属于谁,经济数据要服务于谁,这都是必须要优先回答的问题。

无论城镇还是农村,人都是根本,有了自由、乐观的人们,有了万千烟火,就有了充满生机的城镇和乡村。

让少数人的私欲走开!只有人民才是城镇、乡村真正的主人,这是社会之所以存在的唯一含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66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