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川普为何高呼:快撤!

美军在快速撤出一些亚洲地区。

美国目前在伊拉克驻军约5200人。在1月3日击杀了苏莱曼尼之后,伊拉克曾要求美军撤出,但被特朗普强硬拒绝。但此后不久就爆出美军从五个伊拉克军事基地撤出的消息,部分军人已经转移至沙特和卡塔尔。2月29日,美国又迅速与阿富汗塔利班达成协议,开始从阿富汗撤军(最新消息是又爆发了一些冲突)。

住伊拉克美军无疑是为了防范伊朗。而阿富汗是亚欧大陆的心脏部位,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当初英国和苏联之所以进入阿富汗,肯定不是因为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宝藏,根源都在于其战略地位的重要性。

突然间,美国都放弃了,除了兑现竞选承诺之外,这背后还有何深意?

人类历史上出现了很多大帝国,第一个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大帝国应该属于古罗马帝国,下图为古罗马帝国的疆域图,巅峰时期的古罗马帝国横跨欧、亚、非三个大陆,地中海完全是他家的内海,而黑海就是他家的后院:

最终是瘟疫摧毁了这个大帝国。

公元250年,罗马帝国瘟疫流行,这次瘟疫波及了整个帝国,并持续了约20年之久,死者总计2500万(高峰时期的罗马帝国总人口大约5700万),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瘟疫之一。在瘟疫高峰期的251至266年间,罗马城每天有5000人丧生。公元270年,皇帝克劳狄二世也死于瘟疫。今罗马和意大利地区的人口大量死亡,对其它地区的桶志力就严重下降。后世学者分析,这一恶性传染病是斑疹伤寒(或许与东汉瘟疫的性质有些类似)。就在这次大瘟疫之后不久,罗马帝国又再次遭遇了一次大规模的瘟疫。帝国经不起小小病毒的连续折腾,从此衰落了下去。395年分裂为东、西两半(上图),到公元476年,古罗马帝国核心区的西罗马帝国被摧毁。

在东方,元朝(1271——1368年)一样是十分强大的帝国。在那个时代,蒙古骑兵几乎是战无不胜的,成吉思汗子孙也因此建立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蒙古大帝国。位于东亚地区的元朝版图如下:

但从1344年前后开始、鼠疫不断流行之后,元帝国开始陷入分裂,其版图就逐渐变成了下面的样子。除了蒙古高原和中书省(中书省的辖地主要是现在的山西和环渤海地区,但不包括辽宁沿海)之外,元朝对其它地区基本丧失了桶志能力,最后,蒙古人被朱元璋赶回了漠北继续喝北风、吃沙子:

在上个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虽然战争是十分残酷的,但战后各国基本都恢复了原来的边界(德国被分割为东西德,但大家总体上承认东西德都是德国)。世界大战对各国版图的影响都不太严重,为何瘟疫能达到战争也不能达到的终点、让帝国彻底陷入大分裂状态,并最终改变整个世界的地理版图哪?

或许,从今天的伊朗就可以见到其中的端倪。

今天的伊朗已经不是由纯粹的波斯民族所组成,2017年的人口约8000万,其中51%是波斯人,24%是阿塞拜疆人,8%是吉拉基马赞德兰人,7%是库尔德人,3%是阿拉伯人,俾路支、卢尔人、土库曼人各占2%,然后还有格鲁吉亚、哈萨克、吉卜赛人等。各民族的宗教信仰、生活习惯、思维模式都有自己的民族特色。

伊朗可以维持现有模式的基础是中央可以行驶自己的职能(国家机器的职能),可现在,病毒已经严重地侵蚀了这些权力的执行。

据新京报报道,截至3月3日中午,伊朗累计确诊病例2336例,死亡病例77例,死亡率为3.3%。截至3日,伊朗290人的议会中,至少有23名议员已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占比高达8%。这些被感染的议员长期与其它议员一起工作或议事,其它议员就难以乐观,所以现在伊朗议会已经无限期休会。当议会无限期休会的时候,就已经没能力行使对国家的管理职能。

伊朗副总统、工业部长、卫生部副部长等多名政府高官也已确诊感染,最高领袖的一名高级顾问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甚至有“谣言”说,伊朗总统也已经被隔离。当行政官员不断出现感染病例之后,行政机器就无法正常运行,管理国家的行政能力就被严重削弱。

现在,内衣还可以行使其权力,主要依靠的是军方。他在3日下令,要求军队协助卫生部抗击疫情,以遏制病毒的传播。既然军人开始执行抵御病毒的职能,就很难避免被感染,一旦官兵大量被感染的时候,也就无法执行稳定社会的职责。中央行使其职能的最后一根支柱也就倒了。

当伊朗中央长期无法执行管理职能之后,各地各民族的人民就只能依据本民族特点或地域特点自己管理自己,当这种情形持续一定的时间之后,就会出现自治,今天的伊朗或许就不在了。

这就是历史上那些大帝国可以抵御战争,而不能抵御病毒的根本原因。因为他们的国家机器可以战胜敌人,却无法战胜病毒,这一直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最大困境,所以,病毒对人类历史的影响超过战争。

伊朗或许算不上大帝国,但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算得上是中东的一个“帝国”,其影响力遍布整个中东地区。当伊朗中央权力被病毒不断削弱、地方势力就会开始萌芽的时候,就会自顾不暇,此时,美军继续驻扎在伊拉克或阿富汗还有意义吗?第一,敌人是否还在已经是很大的未知数;第二,一旦自己的士兵被大面积感染甚至死亡,不仅军费支出会快速膨胀、拖垮美国财政,军人死亡也会导致国内反战情绪的高涨,给自己的总统连任带来致命的一击。

“敌人”正在淡去,美军又“打”不过病毒(还很可能被大量感染),士兵继续留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就失去了意义,还会给特朗普的连任带来负累;同时,美国本土的病毒蔓延也值得担忧,需要花费很大的财力与物力来应对,这就会严重削弱美军对外进行一系列军事干预的能力,在这样的关口,特朗普只能高呼: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66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