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血洗华尔街,那朵棉花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在美国2020年大选的过程中,华尔街不遗余力地为拜登呐喊助威,1月20日拜登登基之后,就在华尔街满心欢喜地等待犒赏之时,美国政府的一纸令下却让华尔街血流成河。

3月24日美国证券监管委员会公布了53页的公告,要求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提高信息透明度,要求所有公司都必须要符合美国审计要求,遵守美国审计的规则。这个规则核心的一点就是需要查看上市公司的会计凭证原件,而中国公司所面临的是,中国的法律规定在外上市的企业,不可以把会计凭证等相关的法律文件带到境外。最终,总市值高达2.2万亿美元的大部分中概股的最终结局很可能是退市。这直接导致高盛、摩根斯坦利等投行集中抛售中概股,而对冲基金Archegos Capital由于使用杠杆重仓中概股,在集中抛售过程中直接挂了,导致中概股股价暴跌(下图为中概股跟谁学),拜登政府血洗了华尔街。

美国政府为什么要血洗华尔街?或许有两个原因:第一,改开之后尤其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谁与中国的关系最紧密?无疑就是华尔街,华尔街向中国输送了大量的资金,自己也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拜登政府的这个举措很可能是在警告华尔街,警告它们不要过于偏离美国的国家战略;第二是更加明确的,这一政策的出笼意味着中国企业未来很难再到美国上市融资,也就控制了对中国的资本输出,这意味着继2018年开打贸易战之后,美国政府正式打响了资本战。 

最近,辛江棉花成了焦点话题,那朵棉花的背后隐藏的是什么?

中国众多的出口行业中,哪个行业最重要?

从创造贸易顺差的视角来说,不是机电和电子行业等看起来比较高大上的行业。它们所需的大多数关键零部件和核心技术都需要进口,我们的工业产能主要起到的是集合的作用,比如,2020年中国芯片的进口额就高达3800亿美元,是这些高额进口支持了出口。比如,去年有网友拆解了某国产品牌的手机,发现国产零件仅占2.7%,而美国零部件竟然高达75.68%(按金额计算),这种代工模式下的出口对我国贸易顺差的贡献度相对有限。

但纺织服装行业不同。

2020年,我国纺织服装累计出口2912亿美元,涉及的主要进口项是棉花,进口总金额不过约36亿美元,所以,纺织服装单个行业创造的贸易顺差就高达2000多亿美元。去年,疫情的因素让很多国家处于长时间停工停产状态,让我国的贸易顺差高达5350亿美元,2019年则相对正常,为4215亿美元,这意味着仅仅纺织服装行业所创造的贸易顺差就占到总贸易顺差金额的一半以上。虽然很多人看不上这个行业,觉得它不够高大上,也确实有污染问题,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但它却是真正给我国赚大钱的行业!

同时,纺织服装行业直接和间接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超过一亿(国内纺织服装行业的工业产能中内销与出口的比例大致是1:1,意味着有大约一半的就业是为出口服务),从就业的角度来说,纺织服装行业毫无疑问才是中国最重要的产业。

现在,南亚、东南亚等新兴市场国家都在大力发展纺织服装行业,中国的出口主要集中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随着美国开始对辛江棉和纺织品开始制裁,三月底,亚马逊等电商平台为了规避美国政府的制裁措施已经对相关棉纺织品下架,这将直接压缩中国的贸易顺差,带来的就业压力更不可估量。

打压辛江棉花,加速产业链向南亚、东南亚转移,推动产业资本外流并压缩我国的贸易顺差,这是真正的资本大战。 

拜登上任之后,继1.9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救助法案之后,又推出了2.25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未来还可能有针对个人与家庭的刺激计划,预计的金额是1万亿美元。

基建计划的资金将主要通过给企业和富人加税来筹集。

这被认为是抄中国的作业,中国的作业是这样做的吗?根本不是!

自从改革开放、尤其是加入世贸之后,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工厂,这就产生了大量的原材料、半成品、成品的运输需求;由于中国的出口基地大部分处于东南沿海,而内地有极为丰富的劳动力,随着人员的迁徙也产生了巨大的运输需求;随着中国人均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进入了家庭,产生了对基础设施的需求,是上述需求因素的快速扩张推动了基建的飞速发展,如今,中国已经是全球基础设施最发达的国家之一。

如果没有对基础设施的巨大需求,私人投资就无法收回成本,私人就不会投资,就不会有基建的大发展。

或有人说,中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是政府不断加大财政投资直接推动了基建的大发展。这种说法就更加离谱,如果没有需求,政府投资基建就会不断产生“死账烂账”,这是财政上的自杀行为。

所以,是对基础设施的巨大需求,推动了中国基建的高速发展!

我们这样的韭菜都明白这其中的关系,美国的经济学家们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吗?这是绝不可能的。

所以,随着拜登宣布基建计划(看了拜登的详细计划,类似于挂羊头卖狗肉。这种以提高政府债务和加税为资金来源、肆意提高福利的经济方案,必然会加速推动美国南美化,在未来两三年会明显体现出来。但在这里就不详细讨论了),意味着美国必须制止产业外迁;进一步,还必须通过关税壁垒和配额等制度降低内部市场对进口的依赖,推动内部的投资活动。只有内部投资活动不断增强时,基建投资活动才是有意义的。事实上,在拜登宣布的基建计划中就已经包含了投入3000亿美元振兴美国制造业的内容,这是一项极其具有针对性的支出。

如此就可以理解现在正在被讨论的一项提案。

2000年的9月19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与中国贸易关系正常化的法案(即中国成为永久性贸易最惠国),这直接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扫清了障碍。当中国成为美国永久性贸易最惠国之后,投资的不确定性消失,那些向美国返销产品的企业就可以到中国投资设厂(最典型的是苹果和其上下游企业),这直接推动中国加速成为世界工厂并产生了对基础设施的巨大需求。

今年2月19日有媒体报道,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柯顿17日提出《中国贸易关系法案》,欲取消美国给予中国的“永久最惠国待遇”(MFN)。根据此法案,中国虽仍可保留最惠国待遇,但这项特权将由美国总统逐年审核,同时国会有权推翻总统的决定。

也就是说,若法案通过,美中贸易关系将顿时倒退20年,回到中国加入世贸以前的状态。一旦“永久最惠国待遇”被取消之后,那些将产品返销美国的企业就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它们还呆得住吗?估计会导致资本外流。

当今世界经济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产能的供过于求,一旦美国通过该法案(欧洲也有类似的机制),就可以为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制造壁垒,制造美国本土商品市场的供不应求(或供需紧平衡)的市场环境,就可以加强美国本土的投资活动,最终才能让建设的基础设施发挥效力。

美国进行基建的资金是通过加税来筹集,会给企业带来经营压力,如果不能通过保护内部市场让内部投资活动的活力不断上升,基建设施就不能发挥效率,这意味着美国政府财政将加速恶化,这也是财政上自杀行为。

所以,美国政府宣布基建计划之后,意味着科顿的法案在今年很有可能获得国会通过,一旦通过,会推动中国的资本外流,并压缩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即便该法案不能通过,美国很可能也会出笼类似的法案或政策,目的是激发内部的投资活力。这是美国政府宣布基建计划之后,下一步必须要做的事情。

所以,美国宣布基建刺激计划,意味着未来会努力推动中国的资本外流,也会压制中国贸易顺差的形成,这本质是美国的新一轮资本战。

去年7月,美国政府已经取消香港在贸易上的特殊地位,弱化了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影响对内地的投资活动。

等等。

所有的这些都在说明,美国正在对中国发起资本战。个人的观点是,从今年开始资本战会愈演愈烈,这是贸易战之后更高级的经济对抗模式。

其实,中国的管理层对经济趋势还是有很强的洞察力,双循环和内循环的说法都是为了应对上述全球经济环境的变化而制定的政策。

对个人来说必须警惕这种经济环境和金融环境的逆转。次贷危机之后,中国一直处于低利率的环境,流动性十分充沛,这是资产价格不断膨胀的基石,至于资产价格怎么膨胀的,你都看到了,房地产几乎已经成了国人的宗教,土地财政成了地方的“饭碗”。如今,劳动力总数和新生儿出生率不断下降的趋势尽人皆知,对于多数城市来说,房屋已经到了供过于求的阶段,资本外流之后就业压力会加大,而资本战又会导致利率的不断上升(流动性不断紧缩),这会导致投资环境的变化。

用老百姓的俗话来说,从低利率到高利率,给资本市场带来的变化就是让资产价格打折,并极容易触发各种所谓的“危机”。这种“危机”的本质是企业和家庭被强制去杠杆的结果。这种结果即可能是资产价格下跌,也可能是资产失去流动性(这也是价格打折的一种方式)。(另外多说一句:在过去多次强调过,两国对抗的本质是财政对抗,一旦一国财政出现了问题,结局就注定了。在资产价格泡沫十分严重的时候攻击对方的利率,最终的目标就是财政

这是未来两年必须高度警惕的事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56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