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川普打响了司法大战

本次美国大选明显存在舞弊行为,这标志着美国已经陷入了严重的宪政危机之中。川普团队已经就大选过程与结果上诉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意味着正式打响了司法大战,最终结果只能等待最高法院进行裁定。如果说川普2016年入主白宫是美国与世界开始转折的开头,未来的四年将进入转折的中盘阶段,世界会出现一系列剧烈变化:

第一,经济全球化已经在全球形成了一个可称呼为“深层ZF”的、以利益为纽带的阶层(10月30日《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中已经谈论过),这个阶层是建立在无信仰、无道德、抛弃各国传统的基础上的,利益是唯一的纽带。未来,这个阶层会与各国坚守传统与信仰的阶层将发生直接的、正面的冲突,无论特朗普最终能否再次当选都改变不了这一点,冲突的模式主要有两种,其一是以法律为核心进行正面博弈,似乎是天命注定,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也从现在开始由保守派(即坚守美国传统的大法官)所掌控;其二就是行政手段或武力手段,这种手段将极其惨烈,在少数国家也可以用“打土豪、分田地”这个术语来形容。

有人会说,这些所谓的“精英”势力很强大,过去很多年他们都可以在世界各地呼风唤雨,没人能清算它们。但个人却不这么看,世界各国政府权力的基石都来自于大众的拥护,如果没有这个基石,各国的权力体系都会解体,既然这些精英的利益是建立在大众的基础上的,被清算的命运也就注定了,唯一的差别在于——以法律为手段还是以行政权力为手段!

这股浪潮绝不会仅仅局限在美国等部分国家,而是会波及整个世界。

特朗普会不会遭遇不测事件?当然有可能,因为这种博弈本身就是血雨腥风式的。但即便没有特朗普,也会有其它人代替他的角色,这是无疑的。

第二,传统媒体将加速衰落。

媒体掌握着社会上的大量信息,加上欧美的大媒体在过去的报道中以报道可核实的信息为自己的基本操守,这就让它们积累了自己的信用,让社会大众所信任,所以,媒体的权力在美国社会中被称为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极。

但基于两点原因,未来数年将是传统媒体加速衰落的时间,有些媒体必然会倒闭!

首先,现在的传统媒体基本上都已经被超级富豪所掌控,这些超级富豪中的部分人与“深层ZF”阶层有紧密的联系,既然媒体已经被利益所侵蚀甚至绑架,自然就会失去公正、公平与客观,也就会丧失信用,失去了信用之后就会失去在社会生活中的权力,加速衰落就是必然;

其次,为何本次大选中大媒体的民调又摆了乌龙?

很多华文媒体说这些媒体在进行民调作假,这是典型的中国式思维——非黑即白,任何事情都只有两极,媒体的民调要么是真实客观要么就是作假。真相应该是怎么回事?民调公司进行民调的时候是不可能作假的。我们知道很多媒体就是靠出售数据作为自己的营业收入和盈利来源的,大家很熟悉的彭博社,其销售收入就主要来自数据出售,民调公司也是如此。如果它们在民调中作假,就会失去信用,将来谁还会购买它们的数据?(包括市场调查等数据)客户不断流失之后岂不是要关门大吉?所以它们是不可能故意作假的!谁都不会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这里的关键是,川普作为一个自媒体大V有自己庞大的粉丝群(至少有数千万,他们大部分都是美国选民),川普与传统媒体的对立尽人皆知,他的粉丝群永远不会配合主流媒体所进行的调查,这就让民调的取样样本与社会真实情形发生了严重的偏差,更重要的是,川普的忠实粉丝群人数是多少人、有多大的比例不配合调查都无法进行核实,也就让民调公司无法对最终的民调数据进行校对,这就让民调数据永远都是不准确的(所以我在前面回答留言说,传统媒体的民调就应该不准确)。个人认为这是自媒体时代传统媒体所遇到的困局,也就是说,自媒体的地位将冲击传统媒体在美国社会中的地位。类似川普这样的网络大V,一旦与某一家传统媒体爆发严重的冲突,意味着后者的社会调查永远都是不准确的,也就意味着前者掌握了后者的生死。

美国主流媒体中与川普作对的主要是ABC、NBC、CBS、CNN等,在特朗普继续担任美国总统的四年中,未来会看到它们的快速衰落!换句话说,只要自媒体的博主建立了自己的公信力,就会取代传统媒体的公信力,成为美国社会权力的第四极,至少是第四极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里最重要的是,川普大V的推特代表的是个人的公信力。在以往的社会中,个人面对传统的大媒体就像是蝼蚁面对大象。但个人借助自媒体建立了自己的信用之后,蝼蚁就可以将大象击倒在地。由此就可以理解为何ABC、NBC、CBS、CNN等媒体不断攻击川普,推特公司也不断打压川普,这是个人的公信力与传统媒体之间所进行的生死攸关的争夺,它们当然会极力反击。

理论上,互联网可以让一个人与全世界的所有人进行沟通,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但我们以什么为沟通的中介?如何让别人信任我们?信用!只有拥有信用才能让个人有资格利用这一广阔的空间。信用之后就会让个体空前强大。在坐的各位(包括我自己)经常去看一些博主的文章,为什么?源于我们相信它们说的是实话、真话,是可以信任的,如果看到的是鬼话和假话,我们就不会去看。所以,互联网时代是个人以信用为媒介强大自己的时代。开始吧,信用永远是真正的“财富”,这是互联网时代赋予每个人的机遇。

希望所有的读者会因上述一段话而受益。

第三,美国在衰落是无疑的。

美国继承的是英系文化,英系文化的核心是通过塑造伟大的输家让社会受益,这与欧亚大陆的传统文化截然不同。但是,当“精英”们以利益为纽带与“深层ZF”结合在一起之后,就不能认输,认输就意味着很可能被清算,这就让英系文化的运行出现了严重的阻滞,给美国社会带来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已经危及了美国社会的基石。

但美国可能不会遭遇内乱那样的衰落,现在的衰落只是自我修复的一个过程。根源在于无论建制派怎么做,美国社会以法律为准绳的理念已经根深蒂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可以掌控一切,所有人都会尊重它的裁决。深层的原因是,美国人从上小学的那一天开始,就在教育孩子们必须捍卫宪法、必须独立思考,任何人如果想超越最高法院的权力实现党派利益,就会受到全社会的制约,美国全民、民兵、警察甚至军队是保证法律至上的基石。

如果最终连这个基石也动摇了,那就建议所有在美国的朋友们,赶尽离开吧,越早越好。

2016年川普的胜选是社会转折的前哨战,建制派因为自己的狂妄和自大输掉了选战,而本次大选就意味着决战已经开始,无论谁最终当选,建制派都已经在大选的过程中将自己的丑陋“昭告天下”,这就是作假的代价。1991年的苏联解体意味着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达到了顶峰,顶峰之后就是快速的衰败;今天建制派即便通过作假赢得了大选,也一样意味着顶峰之后的衰败将快速到来。

未来会怎么定义这段美国历史?或应该称呼为“新独立战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56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