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中国之大事
201911/05

如松:中国之大事

今年多次提到,随着去年和今年北极圈附近冰山、永久冻土加速融化,必然导致大气环流的改变。这种改变的模式是,北极圈附近冰山、永久冻土加速融化形成的淡水加入融入北极附近的海洋,稀释了海水盐度,这就会阻滞深海海水自北极附近向赤道附近的流动,进而又会阻滞海平面的暖湿气流从赤道附近向地球中高纬度地区的移动。这会带来以下结果:第一,中高维度地区在冬季不断遭遇严寒;第二,夏季由于暖湿气流无法按正常速度向中高纬度地区移动,就会在某些地区长期驻扎形成高温。这就导致极寒、极热共存的现象。但大气环流的影响又绝不仅仅是对气温的影响,还会影响降雨量的分布变化,因为暖湿气流无法顺利北上,在某些大陆地区就无法形成降雨条件,进而形成气象干旱,但同时其它地区又会降雨过度,形成洪涝。

如此,就可以看到以下报道:

9月有媒体报道,东部一些城市的降雨量尚不如青藏高原的拉萨:在刚刚过去的9月上旬和中旬,我国中东部的长江中游一线已经发展起来了强烈的旱情,这是因为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这一带地区的降雨实在是太少。从国家气候中心的监测数据上看,我国华中地区的湖北、湖南、江西、安徽等省截至本月19日多地累积降雨量不足10毫米。截止9月19日,我国南方的众多省会城市中,南昌、合肥、南宁、福州、长沙、武汉等省会的累积降雨量不到20毫米。对比起来,拉萨9月目前的累积降雨量都达到了85毫米,是合肥、南宁的8倍左右,更是武汉的50倍还多。从全年的累积降雨来看,合肥截至9月19日的降雨量仅为491.6毫米,与青藏高原上的拉萨相近。而从历史数据上看,合肥的年平均降雨量大概为1000毫米左右,而今年的前9个多月的降雨量还不到年平均降雨量的一半。

10月31日又有媒体报道:下半年,我国江淮江南等地转变为干旱中心,江西、浙江、江西、安徽、江苏、福建多省一度出现大范围的气象干旱。

同时又可以注意到,10月的英国暴雨(雨雪)成灾。

降雨稀少、空气干燥形成的气象干旱和英国的暴雨成灾应该就是大气环流改变之后的必然结果。

当然,形成降雨稀少、空气干燥的原因多种多样,为什么怀疑是因北极冰山加速融化推动大气环流的改变所导致的哪?





上面三张图是中央气象台预报的合肥、武汉和南昌三个省会城市在11月每日的最低温度、最高温度与历史均值比较图。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是今年每日最高温度与最低温度之差明显低于历史均值(尤其是十三四号以后),对于南昌来说,气温均值还比往年明显偏低。

南昌的模式并不是特例,北方的北京、郑州等城市的气候模式与南昌高度雷同(下图:上是北京,下是郑州),每日最高温度与最低温度的温差缩小,从11月中旬开始,气温与往年相比明显偏低,也就意味着冷冬:



可我们知道,当大气环流比较旺盛的时候,随着冷空气和暖湿气流不断交会,互相之间强度的不断变化,就很容易导致气温的剧烈波动,让最高气温与最低气温的温差拉大。相反,最高气温与最低气温的温差长期比较窄、气温偏低,就有理由认为冷暖空气的交会不剧烈、暖湿气流无法有力北上的所带来的变化。

与之相伴的就应该是一个推理:沿海城市的气温偏高,而且温差一样比较窄。这种现象恰恰在沿海的上海体现了出来,下图是上海11月最低与最高气温与历史均值的对比图,一样可以发现温差缩窄的现象,但与内地城市的明显不同是气温明显比历史均值偏高:

不同城市所显示的最低温度与最高温度差缩减,内陆城市气温偏低而沿海城市气温偏高,很让人怀疑这是大气环流减弱之后所造成的结果。

当然,如果有全年的气温比较图,会更有说服力,但可惜未找到。

其实,我自己也不愿意相信黄淮等地区的气候干旱是因为上述因素所导致的,更愿意相信是其它原因,因为其它原因导致的气象干旱不会长久,比如厄尔尼诺或拉尼娜。但过去两年,北美、欧洲、日本在冬季不断遭遇百年甚至创历史记录的严寒、暴雪,而夏季又在中东、印度等地爆发历史极热,这都与暖湿气流无法顺利北上所应该导致的结果相符。所以,怀疑现在我国黄淮等地的异常气候是北极冰山加速融化进而改变了大气环流所致,如果确实是这一原因,东亚大陆的气候干旱就很可能不是短期的。

这实际说的是整个世界的生态。对于世界来说,短期的干旱(或气候变化)对当今世界的打击不会太大,但长时间的气候恶化,就会对地球的生态带来严重的影响。以往,我基于世界各国贫富差距恶化必然导致世界向左的结论(阿根廷左派已经再次上台),一旦因冰山加速融化影响大气环流进而对气候带来长期的影响,贫困阶层的生存空间将加速恶化,世界就需要加速向左。

这是中国之大事,更是世界的大事。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