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阿比索利率暴涨至60%!货币失信如何让民众“守活寡”?
201809/05

如松:阿比索利率暴涨至60%!货币失信如何让民众“守活寡”?

从2015年底开始,美联储开始加息,去年四季度开始缩表,在这个时间段内,国际信用市场的信用收缩并不严重,因为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都还在进行量化宽松,补充了国际市场的信用。

比如:今年三季度,美联储每月缩表(从市场中收回)400亿美元,而欧洲央行量化宽松的规模是每月300亿欧元,虽然美联储在加息周期,但对国际信用市场带来的冲击并不严重。

我经常说,新兴市场国家使用的是外汇本位制,美元、欧元等外汇储备就是本币发行的保证金。当保证金萎缩的时候,其它变数不变,本币就要贬值;当本币扩张的时候,一般也需要贬值;当外债增长的时候,意味着保证金实质上萎缩,也需要贬值;当内债增长的时候(注意这点,这也是很多国家的表现方式),在经济增速下滑的周期,意味着本币在未来需要扩张(才能覆盖债务),一样导致本币贬值;当财政赤字扩大的时候,意味着本币需要扩张,也会导致本币贬值。

当然,如果出现了相反的迹象,本币就会升值,尤其是经济增速持续提高的时候,更会推动本币升值。

这意味着一个核心内容,那就是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并没有建立自己的信用机制,本质上不具有信用,只是借用了外汇的信用而已。

因为是信用借用,当国际信用市场收缩的时候,货币发行保证金就很容易萎缩,自身的货币就会面临贬值的压力(这实际是失信的过程)。虽然过去几年国际信用市场的紧缩并不严重,但一些国家的货币已经出现了大幅贬值,阿根廷比索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

过去五年,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从5.79:1跌至今天的36.997:1,贬值了84%。这时候,什么人在守候希望?什么人在“守活寡”哪?

守候希望的人包括以下几类:

一、持有土地(有些国家实行土地国有制,不在此列)、金银、外汇等硬通货的人,因为本币贬值之下,这些代表信用的财产才能让人安稳地抵御本币贬值带来的冲击;

二、拥有自己特殊权力的人,自己为社会提供的服务可以拒绝用比索支付,可以使用你认可的方式要求别人支付报酬。

等等。

“守活寡”的是些什么人呢?

货币贬值就会导致通胀恶化,而通胀恶化导致的一个必然结论是经济增长低迷甚至萎缩。股权的价值取决于背后公司的盈利能力,最近几年,阿根廷的经济增长徘徊不前,2016年经历了负增长,专家现在预计今年会再次萎缩1%(我估计会大幅超过这个数字),各类公司的盈利增长自然不会满意,让股权丧失价值。

股权的价值与利率政策紧密相关。过去数年阿根廷的利率一直很高,到2018年5月,随着比索汇率的加速下跌,阿央行将利率提升至40%;8月上旬,随着土耳其里拉危机的爆发,阿央行将利率提升至45%;8月30日,随着比索再次暴跌,阿央行将利率提升至60%。

这意味着,任何持有股权等金融产品的人,其利息成本就达到了40%—60%,何况还要承担比索贬值带来的损失!

在不断抬高的利率的打击下,无数公司(尤其是私营企业)会因为现金流断裂而破产,我们熟知的信托产品、各类股权基金(公私募)、理财产品、债券、银行贷款等都会深陷其中,很多产品的价值会一夜归零。

所以,这时候参与金融产品投资的人,抱着纸币和纸币的金融衍生品不放,就很容易让自己的购买力几乎一夜归零,就是那些希望“守活寡”的人;而那些鼓吹金融产品牛市再现的人,实际就是金融骗子。

其实这个“守活寡”的道理很简单,当一国纸币失去信用的时候,用本币和本币衍生出来的所有金融产品都失去了基本的价值,你再紧紧拥抱她,就只能“守活寡”。

“阿根廷式”的灾难结束了吗?“守活寡”的遭遇到头了吗?

不是,未来将是更深重的危机,而且会有更多的新兴市场国家加入委内瑞拉和阿根廷的队伍。

无论美联储未来是否会继续加息,但缩表大概率还会继续,而欧洲央行将从今年底结束量化宽松,明年将很可能进入收缩。日本央行、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很可能会同步收缩,这才是国际信用市场最黑暗的时候。当国际信用市场同步收缩的时候,才是新兴市场货币最危险的时期。

特朗普正在威胁对欧洲的汽车增加关税,其核心目的是逼迫欧洲央行早日收缩,因为一旦实施了汽车关税之后,欧元的低利率政策就失去了意义,甚至成为特朗普增加汽车关税的借口。

而一旦欧洲央行开始收缩,在美联储缩表、特朗普不断进行贸易战(贸易战可以压制美元资本外流,紧缩国际市场的美元流动性)的共同作用下,国际市场将出现剧烈的信用紧缩,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将出现剧烈的纸张化过程,阿根廷比索这样的货币面临的是更猛烈的贬值!更多国家的货币都会卷入其中。

当更多国家的纸币丧失信用、失去购买力的时候,那些迷信纸币和纸币衍生的金融产品的人们,会集中失去自己的购买力,就是集体“守活寡”。

发达国家的人们在未来也会面临“守活寡”的压力,但与新兴市场国家的人们,守活寡的程度或有不同,因为它们可以自由地选择持有土地、金银和外汇,选择的余地更多,“守活寡”的压力也就轻一些,时间点也会晚一些,但这不是今天要讨论的课题。

之所以全世界的多数人都会“守活寡”,关键在于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央行肆意印钞,美其名曰保经济增长,这就让各国的债务空前膨胀。

在全球产能过剩的压力下,经济增长会持续低迷,导致这些债务根本没有偿还能力,而且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债务根本就没有偿还的动力和可能性!只能通过通胀(纸币贬值)来化解债务问题。

当通胀不断发展之后,政府的财政赤字又会创造新的债务,纸币贬值和债务新生形成了螺旋式推动,纸币走向纸张化,这是现在的阿根廷和未来的很多国家都要行驶的道路。

货币失信一直是人类史上最重大的危机,本世纪以来就有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进行了生动的演绎。如果是一个进行外汇和金银管制的国家,同时又实行土地国有化,就会形成让人无法逃脱的牢笼。

一旦再不能将自己的有形资产转化为无形的能力,就只能“守活寡”。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