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烤肉”与“冰坨”
201808/05

如松:“烤肉”与“冰坨”

因为粮食产量的变化,也因为最近的极热天气,很多人关心气候的事情。其实,这些内容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对明清小冰期到来的时候有比较细致的介绍,对寒冷周期的到来对社会的影响也有很多说明。

任何一个气候转折周期的到来,都是从极端天气开始,酷热和酷寒并存,旱涝加剧。在明清小冰期开始的时候,极端气候对中国尤其是东北的打击非常严重(所以,本人对中国把商品粮基地放在东北的战略决策一直都非常不认同),有些年份洪水肆虐,有些年份又干旱的草木干枯,冬季寒冷无比、夏季旱涝频发,冬天的寒冷持续的时间更长,这自然带来粮价的暴涨。书中也摘录了一些历史记载。

任何气候跳水的时期都会给社会带来灾难,这不仅体现在明清小冰期,西周时期、东汉后期、北宋后期、元朝时期都是如此。

过去几年,极端气候一直在演化之中,但尚未引起人们足够的注意:比如,2015年的冬天,南下的北极涡旋让广州出现100多年来的首次降雪,南方的很多城市出现了世纪寒潮,人们惊呼被冻成了狗。或许一些朋友认为这是偶然事件,但这种理解是错误的,因为最近几年北极涡旋南下的已经越来越频繁,这是气候变化的开端。2016年夏天,超强的厄尔尼诺加上南下的北极涡旋让全国各地开启了看海模式,看海模式之后紧接着就是烤肉模式,7月中下旬以后,长江中下游和江南大部出现今年以来最强的高温天气,部分地区体感温度高达50℃,7月25日,高温范围、强度达到鼎盛状态,多地突破40℃。

2017年夏季,人们继续经受高温的烧烤。在火焰山所在地吐鲁番,40℃以上的高温曾持续十几天,7月10日18时,吐鲁番最高气温达到了49℃,打破了当地的最高气温极值纪录,吐鲁番二堡乡气温更是突破50℃。陕西有多个地区出现高温破纪录的情况,7月10日,杨凌、扶风、眉县、乾县等地区最高气温超过41摄氏度,均已超过历史极值。报道很多,不能一一陈述。

既然各地的最高温度屡屡超过历史极值,低温天气自然不甘落后,但却跑到了世界各地。2018年1月让人们记忆深刻:美国东海岸大部分地区暴雪后迎来严寒天气,有40个州因严寒或降雪发出冬季警报。南达科他州阿伯丁气温降至零下36度,打破了1919年的低温记录。而更靠北的加拿大俨然进入“冰封王国”,安大略省的尼亚加拉大瀑布被冻住,在冰天雪地中的瀑布变成冰凌。北美很多地区的低温创造了百年极值(与广州降雪类似),人们甚至认为在上演电影《后天》的场景。日本和欧洲关于寒冷、暴雪的报道也是铺天盖地。

中央气象台在今年1月8日曾发布警告,-10°线逼近长江。全国155个县市降水(降雪)量突破1月份历史极值,最低气温0度线南压至华南北部。

长江封冻和太湖结冰一直都是中国气候史上的特殊事件。西周和东汉时期,曾出现长江结冰,厚厚的冰面可以来往车马和部队,因为年代久远,记载不完整,尚不足为凭。而两宋时期,也就是距今800年到1000年左右,现在每年11月份的时候,太湖就全部结冰,苏州这一带船工都要预备铁锤破冰开路。明清时期,根据有关文字记载,1329年的时候太湖等结冰厚达数尺,苏州的橘子树全部冻死。1493年,淮河流域降大雪,从当年九月下到次年二月份。洞庭湖的冰面车马通行无阻。明武宗时期,太湖也数次结冰。如果-10度线长时间停留在长江一线,出现太湖或长江封冻的情形,意味着极为糟糕的气候局势在加速走来。庆幸的是,“老人家”短暂停留之后就往北走了,未做长期“定居”的打算。

这种恶劣的气候直接推动天然气用量的猛增,相信大家还记得今年初很多地区的限气和工矿企业的断气。

到了2018年夏季,不仅中国北方、日本、北美、欧洲人觉得自己被热成了烤肉,连北极熊也不放过。6月至7月,包含北极圈在内的全球多地气温普遍上升,出现极端高温天气。

瑞典北部北极圈内的温度一度达到30℃。而西伯利亚北部地区,气温也在上月初一度达到32℃,而往年同期,这一地区的平均温度只有10℃。7月17日,挪威部分地区气温达到创纪录的33.5℃。美国相关机构的报道显示,北极冰融的现象在加速。既然北极熊都被热成了狗,亚洲、欧洲和美洲人民自然也只能在水深火热之中,日本、韩国的高温都创造了百年极值,相关报道已经无需赘述。世界气象组织副秘书长埃琳娜·蒙娜恩科娃说:“2018年将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年份之一……”

陈述了上面这么多,实际要说的只是下述几个字:气候在加速恶化。这是寒冷周期就要到来之前的正常现象,现在这样类似的气候会持续多长时间哪?预计至少二十年以上。因为本个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才刚开始,慢慢长路在后头。

从短期来看,至少2022年以前,现在体现的气候趋势很可能还会继续恶化,因为2021年才是太阳第二十四活动周期的黑子数低谷年份。

有人一直认为人定胜天,这肯定是假话;也有人认为科技可以抵御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但随着科技助推土地生产能力的提升,人口数量也会随之上升,让人口与土地生产能力之间依旧处于平衡状态,所以,科技并不能抵御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最后,以一组数字作为结束:

造成巨幅数字落差的原因是什么?

以往年份的水分必然是原因之一,只能说各地大员同时觉悟、同步从良了;

值得忧虑的是,有多少是气候因素?

肚子的问题永远是这个民族的核心问题,在其它任何事情上都可以开玩笑,唯独这个问题上开不起玩笑;1958年的浮夸风曾经开过一次玩笑……。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