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面对悬崖,怎么办?

6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634亿元,同比增长1.7%;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5514亿元,同比增长7.1%。仅从这两个数字就可以看到,财政悬崖的跳板已经搭好了。6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2637亿元,同比增长19.9%;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9165亿元,同比增长15.1%。财政支出的列车依旧滚滚向前,不可阻挡。仅从6月份来看,财政收支的赤字是7000亿元。可这些“业绩”是在所谓房地产不断繁荣的上半年实现的,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土地出让金之外,房屋建设和交易环节税费、钢铁石化有色煤炭建材施工等等行业的税费,就成为两级财政收入的支柱。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最新报告显示,上半年房地产库存削减态势明显,保持了连续10个月库存同比下滑的态势。但同时,也有26个城市的库存规模则不降反升。进入7月,从价格来看,深圳率先转跌,深圳规土委成交数据显示,7月深圳新房成交均价56720元/平方米,环比下跌8.2%,创下2012年以来环比最高跌幅的纪录。从成交量来看,有关投行的报告显示,7月75城成交面积同比增长11.47%,相比6月回落7.58个百分点,回落幅度比上月再度加快。同时,6月份国房景气指数为94.40,比5月份回落0.08点,为年内首次回落。这些数据意味着本轮房地产繁荣开始见顶回落,未来,无论房地产投资还是成交量都将回落,这很可能将拖动财政收入回落。

在全国重点监测的70个城市中,至6月底,有44城库存出现同比下跌。其中,合肥库存面积同比下调最高,达到66.5%,不能说不生猛。对安徽来说,最重要的城市无疑是合肥,其次就应该是蚌埠,蚌埠的情形是如何?房地产库存规模则同比上涨37.0%。而安徽另外一个城市淮南更同比上涨48.9%。虽然去库存轰轰烈烈,但蚌埠和淮南的房屋库存是越去越多。这有点像2007年5.30之后的沪深股市,蓝筹股猛拉大盘指数,但垃圾股滞涨或下跌。对于安徽来说,合肥这只蓝筹股猛拉,靠的是来自其它省内城市的资金外流,结果其它城市被“紧缩”,库存面积不降反升。用股市的术语来说,就是典型的结构性行情,因为购买力已经没有能力全面推动省内各个城市的房地产。

安徽的情形就是全国的缩影,南方部分一二线城市(深圳、上海、厦门、苏州、合肥、北京、武汉等部分城市)就是全国的“蓝筹股”,这些地方的人们因房地产价格上涨而欢呼。但是,广大的东北、西北、西南等省份城市的房地产却依旧在“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全国的结构性行情。安徽省会合肥的房地产价格上涨,再次鼓起很多省会人们排队买房的热情,可是,省内其它城市的库存依旧在上升,虽然未必水深火热,但最多也只能称得上是“鸡肋”。

结构性行情,一般都是鱼尾行情,因为购买力已经不能全面推动行情时才会爆发结构性行情。安徽这样的省份,在本轮房地产热情退潮之后,很可能就是下一个“辽宁”或“东三省”,当然这不仅仅是安徽,还包括一些其他省份,不过是以安徽为例罢了。这里最关键的是库存和有效购买力的变化。

如松以前说的这个原理,财政的需求就像滚滚向前的列车,意味着土地需要加速拍卖,房子需要加速供给,这决定房子越来越多。而有效需求是逐渐减少的(很多人有了居住的房子,不会再次购买;经济增长萎靡的条件下,有效需求下降;房价越高,购买力越不足,等等),最终,库存的房子只能是越去越多。关于房子越去越多,估计大多数人都是被蒙蔽的,44城市房屋库存同比不是下降的吗?要注意,44城市几乎都是全国的热点城市,同比下降并不能代表全国的真相。还是以安徽来说,合肥库存下降,但绝大多数省内其他城市的库存还在增长,相信整个安徽各城市房屋的总量也在增长,这就是越去越多的含义。44城市就是全国的“合肥”,虽然这些城市房屋存量在下降,但全国的房屋库存应该是增长的,这一点对于从事房地产业的朋友们尤其重要,不要被数据蒙蔽。还以安徽为例,过去的半年土地在加速拍卖,地王频出,未来将形成更庞大的供给,当“热情”退去的时候,库存就似泰山压顶,走向“辽宁化”就是必然。全国的情形与安徽没什么两样。未来,安徽、河北、湖北、山东、四川、陕西等省份,都有竞选“辽宁第二”“山西第二”“东北第二”的资格。

本轮房地产繁荣过后,将是一地鸡毛!

库存最终将是越去越多,永远去不掉。当泰山压顶的时候,这个市场的整体就只能像辽宁一样“死给你看”,最终,财政收入也会“死给你看”!

本来,房地产和其他任何行业都一样,都受人尊重,建设适合大众需要的住宅,也是高尚的职业。但是,当他成为掠夺的工具的时候,变味道了,它很烦,也就不想关心它,但研究财政、研究未来,又不能不理他,更烦。

房地产周期性变化带来的财政收入萎缩之后,6月的财政赤字(7000亿)有望持续下去吗?这有点过分,也不够地道。按平均每月5000亿的规模持续下去吧(依旧需要密切观察以后各个月的情况。已经滚存的国债利息等其它方面产生的支出就不计算了,因为还要核对政府性基金的收入支出的数据,等等)。今年有可能产生3万多亿的财政赤字,这很可能带来如下的结局(以下纯属推论,可不要当回事啊):

第一,是否需要印钞补足财政赤字?因为地方的公务员弟兄们需要养活老婆孩子呀。这个问题估计老百姓决定不了。预计今年可能还不会,明年哪?这个含义估计大家都懂。

第二,房地产库存越去越多的省份和城市越来越多,在未来会给银行带来多少坏账?这个数字反正我是算不出来,这对汇率的压力有多大?这个含义也很明确。

第三,今年有可能发生的三万亿的赤字,大约相当于GDP的4-5%,一个发展中国家,仅凭这一个数字就可以让汇率再下台阶,但估计会发生在今年四季度或明年,这个台阶应该不是几百点的级别。

第四,房地产萧条之后,建材、施工、设计等企业的失业会怎么样?估计大部分农民工需要打包回家了吧。钢铁、能源等基础产业的失业人员会如何?估计国有企业部分只能是多点休假“享受生活”(估计工资收入也得降),其它性质的企业没这样的待遇吧。

第五,最大的问题是,如果失业增长了(或收入下降了),万一他们身上背着房贷,房贷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任由这种情形发生,问题就不是一般的大。管理者似乎也有觉醒,认识到了财政悬崖带来的危害,此时,无疑需要压缩财政支出。基建支出是不能停的,否则将产生大量的烂尾,从哪里开刀?在大家看来,很多地方都可以,尤其是臃肿的行政机构。可是,最近突然爆出,“在日前人社部举行的第二季度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在介绍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下一步工作安排时明确表示,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真是一个“高明” 的医生,一身“肿瘤”完全视而不见,专向最不应该的地方开刀,天才呀天才!但愿不要将医院和高校变成吃人的“老虎”,高校还好说,最多咱不上大学了还不行?可医院哪?有本事你别进。

搬个小板凳看戏,一个季度或稍多就可以看到结局。

以前(记得是去年)如松劝导过,年轻人在今天的时期负债买房是不合适的(大款或有个有钱的丈母娘除外,自己能力超强也除外),因为背负房贷在今天买房,相当于一生被绑在一套房子上,创业的机会丢失了,什么新的想法也无法实现,学习提高的心思也没有(心思全在房贷上哪),这些东西才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前途。一旦经济波动(失业或降薪)有可能发生悲催的事情。

上述所说,大家心中都有数,老老实实避险,系好“安全带”,做好自己的工作,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就是最好的应对措施(做好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真正的爱民族、爱家庭)。不要每天想三想四,拙能胜巧,而且大多时候都是如此,因为厚积才能薄发。

这社会太浮躁,只有心静者才能成事。

会赚钱是才能,会分钱是艺术,会花钱是睿智。

注:过去,很多人为了支持本人进行帮助山区学校的活动,主动打赏用于专项教育,今日可以欣慰地向大家汇报,该做的事情已经接近完成(投影设备和电脑等正在安装、调试过程中),总算不负大家的重托,向大家及时汇报是如松的责任。蓟县下营中学的张校长、郭校长、李春华同学都是辛勤的劳动者,向他们表示感谢!没有他们,我们无法实现心愿。如松也真诚地感谢大家的支持。这个活动会持之以恒地做下去,因为它可以给我们带来安宁和祥和,我们既然做不了大事,只能做小事。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