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内向的小丑与外向的傻瓜

人民币加入SDR是中国非常渴望的事情,可是,加入SDR却需要很多改革。

一个外向型的国家,自己的货币申请加入SDR之后,做出相应的改革是自然的事情,包括资本自由流动,同时又引申出自由兑换。

为什么外向型的国家会主动进行这些改革?因为这类国家是主动融入世界,在世界范围内寻找财富增长的机会,有些国家甚至想方设法剪别人的羊毛。

过去很多年,新兴国家经济增长迅速,我们可以看到欧美日的资本大量外流,参与新兴市场的实业领域、金融领域、资产领域,要注意,这些资本是以私人为主的,资本自由流动和自由兑换有助于实现这样的经济过程,提升自身经济和资本市场的效率。

也就是说,外向型国家加入SDR、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只是辅助利益。向广阔的世界市场寻找机会才是他们要寻求的主要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几乎不存在改革金融体制的问题,或者说在他们的眼中,这些问题不是问题。

他们也追逐经济利益,但面向的是外部世界。

但是有些国家是内向型的,眼中望着桃子,那就是自己的货币可以加入SDR,得到世界的承认,显得货币发行者高大上,这就是他们的主要利益。因为它是内向型的国家,利益在内部,所以,进行资本自由流动和货币自由兑换的改革就成了鬼门关。

到今天,有一些内向型的小丑在不停地说,如果进行这样的改革,会不会造成股市的损失?A股的中石油还在八九块钱,而港股的中石油仅仅五港币,这个差距太明显,可这个差距就是很多人可以实现盈利的土壤,这部分人可以算作既得利益者。如果中石油和H股接轨,无论新股发行、再融资所得的金额就会下降;让股市和股民纯粹为经济做贡献(美其名曰为经济服务)就困难了,总之,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受到了损失。还有,资本自由流动就会带来人员的流动加快,卖掉北京的房子定居澳洲,估计是核算的,这个账很多人会算,房地产泡沫就会出问题,地方政府、地产商这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失。

所以,内向型的小丑不断质疑人民币加入SDR利弊得失,实际是担心自身的利益受到损失,因为他们的利益来自内部,来自大多数人,剪的是自己人的羊毛。

这些内向型的人,时刻都想的是剪自己同胞的羊毛,说是小丑有点客气;但外向型的人也是傻瓜,因为在这样的土壤之下,完不成自身文化的改革,一个国家的部分人的利益总是建立在其它同胞之上,即便加入SDR又能如何?不能在国际市场上展示自身的竞争力,热衷于自己人剪自己人的羊毛,最终还是灰溜溜的,这源于没有外向型文化和外向型的经济竞争力,热衷于制造内部的泡沫(这是自己人剪自己人羊毛的条件)使得生产要素价格不断上升,最终很难长期守住自己的国际收支,无论自身的货币是否可以加入SDR,最终还是没有意义。

在加入SDR的问题上,本人非常支持央行和高层的决策,但也认为改变内向型的文化形态和经济形态是更重要的,否则无论是否加入,都没意义。但这总是第一步,否则,一个国家总是内部人互相剪来剪去,是没有前途的,只能是不断轮回。或许本人就是一个傻瓜。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