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警告!这座囚笼已经囚住了所有人

在前面的文章(2022-06-20,如松:粮食危机幕后的黑手,普京是不是偷粮贼?)中已经论述过货币加速贬值、高利率、高通胀和高商品价格之间的关系。

很多国家的经济学课程中会告诉人们,商品价格上涨推动了通胀,然后央行就需要加息也就有了高利率,似乎商品价格上涨是通胀上升和利率上涨之源,也就是说是需求决定了商品价格,然后又决定了通胀和利率。

这种说法实际上不值得一驳。

商品的价格无论怎么变化,商品都是不变的,该是一吨钢材还是一吨钢材,该是一方木材还是一方木材,价格的变化只能来自于货币价值的变化,说商品自身是推动价格、通胀和货币利率的源头显然是一种谬误。

无论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需要某种商品(比如木材),如果市场上流动的货币数量是恒定的,这种商品的价格就不会改变,源于货币才是衡量价格的标尺,所以人的需求并不能决定价格,而是货币的数量决定了价格。如果你非要说是需求决定了通胀和价格,那也是货币的需求决定了价格。

再有,有统计数据表明在英国执行金本位的二百年中通胀几乎为零,社会上的主要商品价格几乎没有改变,但在告别金本位之后通胀在长期持续,这说明通胀和价格都是货币在发挥作用,它就是货币贬值的结果。

所以,通胀本质上就是一种货币现象。

既然通胀本质上是货币现象,最终它就是一种税!

一种商品的生产成本和企业的经营毛利固定之后,税收增加价格就会上涨,反之亦然,这是常识。

如果一个社会的货币存量是100块,商品的平均价格是100,不考虑商业银行的杠杆因素,当政府向市场增加50块的货币投放之后,平均价格就会变成150。而政府重新投放的这50块,就是政府的收入,政府的所有收入本质上都叫税。

所以,通胀也是一种税,可以称呼为“通胀税”,它与增值税、所得税等并无多少差别,只是通胀税的征收范围更广泛,它会落在所有人头上,是普征。

当代的几乎所有国家,如果要提高增值税、所得税、燃油税等税种,一般会导致民意的反弹,但政府不通过加税来增加收入又没法玩下去,就只能不断征收通胀税,征收通胀税的幅度越高,该国的平均通胀率就越高,商品与服务价格的涨速就越快,利率也就越高。所以就看到上周津巴布韦的基础利率已经从80%提升到200%,这就是津巴布韦不断加征通胀税的结果。

为什么全球从苏联解体之后几乎都进入了低利率时代?(下面的图分别是美国、法国和日本的历史通胀走势图),源于苏联和华约这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组织之一解体之后,世界就进入了和平时代,军费支出就大幅下降,各国不必再依赖太高的通胀税就可以维持政府的运转,所以欧美主要央行都开始盯住2%这一比较低的中期通胀目标。

俄乌战争明显已经是一场涉及到价值关的战争,四十多个国家在援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这四十多个国家已经在事实上卷入了战争;也有不少的国家在以各种各样的隐形方式在援助(以金援为主)俄罗斯,它们事实上也卷入了战争。也就是说,世界上多数的主要国家都已经卷入了战争。

与此同时,欧洲的地缘政治局势因俄乌战争而彻底改变,德国已经开启了再军事化,不仅在大幅提升军费占GDP的比例,快速更新国防军的装备,还在立陶宛遭到俄罗斯的威胁之后主动要求指挥住立陶宛的北约军队抵抗俄罗斯,德国这个军事巨人正在重新崛起;波兰等欧洲国家也开始大幅提高军费以重建或扩大自己的常备军,欧洲已经走上了军事化之路。

俄乌战争爆发之后美国在欧洲的驻军已经增加了十万人。据相关媒体报道,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宣布北约决定将成倍扩增其快速反应部队,从目前的约4万人增至30万人以上,主要部署在欧洲东部,防备俄罗斯的军事威胁。

欧洲的军事局势在快速恶化之中。

军事的紧张局势绝不仅仅体现在欧洲,亚洲的局势恶化的更为严峻。印太地区的主要国家正在比拼军舰的质量和下水的速度,也在比拼飞机和导弹的数量和质量,甚至还在进行太空军备竞赛,主要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正如火如荼,只差那声枪响进而引爆一场大战而已。

苏联解体之后的和平局势已经彻底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军备竞赛与战争时代的重新到来。而军备竞赛和战争是各国财政部长们支票簿的粉碎机,将导致各国的财政飞速流血。

政府不会创造丝毫的社会财富,也不可能养活哪怕一名战士,当各国财政飞速流血之后,政府就只能重新加征通胀税(加征其他税种也一样,起到的都是通胀加剧的效果),当高通胀税来临之后,带来的当然就是高通胀以及商品价格的高速上涨和高利率。基于现代的军备竞赛与战争都是高强度的,不仅单件军事装备的价值非常高,自动武器对弹药和装备的消耗速度也非常快,一旦主要国家之间的热战打响,就会对国家财政会形成残酷的绞杀,很可能会导致主要国家的财政崩溃(即通胀失控爆发恶性通胀),也很可能会导致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利率被动对标津巴布韦的货币利率,到那时千万也不要奇怪,这都是现代高强度、高烈度军备竞赛和战争惹的祸。

2020年8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宣布,美联储一致通过有关“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战略声明”的更新,将正式引入“平均通胀目标”的政策,即意味着美联储将允许通胀率高于2%,本质上就是废掉了中期通胀目标2%,为美国政府加征“通胀税”打开了绿灯,紧随其后,欧洲和日本都在放纵(推动)通胀大幅超越原来设定的2%的中期通胀目标,目的都是为了加征“通胀税”,这既是各个高债务的需要,也是应对今天军备竞赛和战争时代来临的需要。

欧亚大陆及其周边动荡不安的地缘局势与美国、欧洲、日本央行的行动高度吻合,这可能才是真正的战略协调行动。

因此,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通胀税将大幅爆发的时代,所有人都行走在高通胀的熊熊烈火中,谁都无法逃脱高通胀税这一囚笼。

什么东西才是抵御高通胀的最终手段?巴菲特已经给出了答案。

在2022年股东大会上,有听众问他:如果选择一只股票来抵御高通胀,你会选择什么?

巴菲特说:应对高通胀,最应该做的是投资自己。

个人的理解是,政府既然要征收更高的通胀税,这个社会上的任何人就都不可能逃脱,政府也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逃脱,源于如果有避险通道在发挥作用时政府就无法征到高额的通胀税,这就是美国政府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没收民间黄金的缘由。此时,只有个人的无形资产(自己的教育水平、才能、认知以及依托上述无形资产为社会提供的独到服务)才不会贬值。因此,投资自己让自己的无形资产不断升值就是抵御高通胀的最好方式,没有之一。

我们有幸进入了大争之世!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