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俄乌战争,普京布下什么套路?

有些朋友应该熟悉下面这张1600年黑海周边的地图,图中最下方是奥斯曼帝国的伊斯坦布尔,红色代表的是奥斯曼帝国的疆土,黑海差不多就是奥斯曼帝国的内海,黑海上方就是亚速海,环绕亚速海四周的黄色部分就是当时克里米亚汗国的版图。克里米亚汗国的西北方向是波兰立陶宛联邦国,而东北方向就是沙皇俄国。图中的其它地区也基本都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控制的区域。

奥斯曼帝国是世界历史上著名的大帝国之一,而克里米亚汗国曾被誉为是“奥斯曼帝国之鞭”!

这条鞭子抽的是东斯拉夫人,主要就是俄罗斯人。

13世纪,蒙古第一次西征后,成吉思汗就亲自规划了四个儿子的“兀鲁思”,蒙古四大汗国开始初具雏形。他给长子术赤划定的是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多瑙河,南起高加索山,北至北极圈的辽阔地域。

1236年,术赤之子拔都统帅“长子军”进行第二次西征,短短几年时间就先后征服里海布噶尔王国、钦察草原、克里米亚地区及伏尔加河到第聂伯河的广大地区。

1242年拔都结束西征回到伏尔加河上,在打下的地盘上建立起广阔的钦察汗国,因拔都的大帐使用金顶,故又名金帐汗国。

到14世纪末金帐汗国开始走向衰落,15世纪,金帐汗国分裂出西伯利亚汗国、喀山汗国、克里木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等独立的汗国。在金帐汗国仅剩下的疆土上,新成立的大帐汗国宣称自己继承了金帐汗国的正统汗位。

就在这时,莫斯科大公国(1283年至1547年)开始崛起。

金帐汗国建立后,克里米亚地区在1239年成为拔都的兄弟秃花帖木的封地,到1430年,他的后裔哈吉·格莱正式立国,这就是克里米亚汗国,都城是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巴赫奇萨赖,就是下图的红点处。

莫斯科大公国和克里米亚汗国两位主角登场,开始书写这一地区的历史。

哈吉·格莱死后,他的次子和第六子互相争位,结果是第六子明里·格莱得位。1468年,明里·格莱到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卡法访问,可这位老兄的运气比较差,正好遇到了向该地进攻的奥斯曼帝国的军队,1475年不幸成为奥斯曼帝国的囚徒。出于政治目的,奥斯曼帝国保留了克里米亚汗国的独立地位并赦免了他,但他从此成为奥斯曼帝国苏丹的封臣,克里米亚汗国也成为奥斯曼帝国的附庸国。

按说,大帐汗国和克里米亚汗国是同文同种,在当时的格局下应该共同对付莫斯科大公国,但事实相反,最先被灭掉却是大帐汗国。

1478年,莫斯科大公国的伊凡三世宣布停止向金帐汗国缴纳贡赋,金帐汗国(大帐汗国)的阿合马汗随即出兵进攻莫斯科大公国强迫其称臣纳贡。面对金帐汗国的进攻,善于纵横捭阖之术的伊凡三世立即与克里米亚汗国结成同盟,如此就有了奥斯曼帝国这个强大的后盾,大帐汗国的结局也就注定了。

1480年,大帐汗国的阿合马汗从乌格拉河对峙中被迫撤退,伊凡三世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莫斯科大公国从此摆脱了蒙古人的控制。

1502年,克里米亚汗国又联合莫斯科大公国打败大帐汗国的最后一位大汗谢赫阿合马,攻陷了当时金帐汗国的都城萨莱,宣布自己成为金帐汗继承人。

当时执掌莫斯科大公国的依旧是伊凡三世,如果他知道继承了金帐汗国地位的克里米亚汗国此后对莫斯科大公国的鞭挞,一定为联合克里米亚汗国灭掉大帐汗国的决定痛不欲生。

此后的克里米亚汗国开始成为给俄罗斯人带来无数噩梦的“奥斯曼帝国之鞭”。

此时,莫斯科大公国也进入了历史的关键时刻,1505年继位的瓦西里三世虽然不断向西方开疆扩土,但总的来说扩张的欲望和能力都有限,此后,著名的伊凡大帝出场了。

我们有一个强烈的印象就是成吉思汗麾下的蒙古骑兵永远停不下征战的脚步,黄金家族的子孙似乎天生就生活在战马的马背上。如果您仔细观察就会看到,沙皇俄国的历史也是一部征服史,在三百年左右的时间内就从一个小镇扩张为横跨欧亚大陆的大帝国,它完美地继承了蒙古人的基因,为什么?

一个原因自然是莫斯科大公国原本就脱胎于金帐汗国,政治体制也基本继承的是金帐汗国,蒙古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对莫斯科大公国具有固有的影响,另外一个原因可能就来自于伊凡大帝。

伊凡大帝就是伊凡四世,1533年至1547年为莫斯科大公,1547年至1584年为沙皇。

1530年8月25日,伊凡大帝降生,他的母亲叶莲娜是立陶宛王子瓦西里与塞尔维亚贵族女人所生的女儿,嫁给了年近50仍未有子嗣的瓦西里三世之后生下伊凡大帝。有史学家认为立陶宛王子瓦西里是金帐汗国贵族马麦(1335年-1382年,金帐汗国的摄政)的后裔。

伊凡大帝亲政之后的所作所为进一步佐证了他身上具有蒙古人的基因。

1533年,瓦西里三世去世,遗诏由伊凡大帝的母亲叶莲娜同七位大贵族组成摄政会议统治大公国。

1547年,伊凡大帝正式加冕。

沙皇是“凯撒”的俄语发音。早期罗斯人认为东罗马帝国是罗马世界的继承人,是世界的中心,罗斯人称东罗马帝国的君主为“沙皇”,而基辅罗斯诸公国的大公们则是东罗马沙皇的大臣。在金帐汗国的统治年代,罗斯人又转而尊称金帐汗国的大汗为“沙皇”,罗斯诸大公是蒙古“沙皇”(大汗)的大臣,强盛时期的金帐汗国大汗还娶了东罗马帝国的公主为后,让这样的称呼更具有合法性。但随着金帐汗国在15世纪的衰落,俄罗斯人不乐意再尊称金帐汗国的大汗为沙皇,但他们自己也不敢自称为沙皇。

但如果莫斯科大公国的大公自己就是蒙古贵族的后裔哪?当然就不存在这点障碍。

1547年,伊凡大帝发表了重要讲话,宣布亲政并正式自称沙皇,然后将莫斯科大公国(1263—1547年)改为俄罗斯沙皇国,俗称沙皇俄国。

从这一天开始,伊凡大帝不断使用残酷的手段建立起高度的中央集权制度,同时又像蒙古人一样登上了几乎永不停顿的战车。

下图是16世纪初期金帐汗国及周边的局势图。

1547至1552年伊凡大帝在远征中灭亡了喀山汗国。

1556年,伊凡大帝吞并了阿斯特拉罕汗国,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吞并了诺盖人和巴什基尔人,使北高加索诸多民族归顺了沙皇俄国。

1557年,西伯利亚汗国向伊凡大帝臣服。

1558年,为了和波兰、瑞典争夺波罗的海出海口,伊凡雷帝发动了利沃尼亚战争。利沃尼亚就是今天波罗的海国家中的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

当时的奥斯曼帝国处于鼎盛期,入侵的阴影时刻笼罩着整个东欧。1572年,伊凡大帝打败了被称为“奥斯曼土耳其之鞭”的克里米亚汗国,挫败了奥斯曼帝国统治俄罗斯及整个东欧的图谋。

伊凡大帝1575年封成吉思汗的直系子孙西美昂为“全俄罗斯大公”,但后者在11个月后又让位给伊凡大帝。人们认为伊凡大帝之所以这么做,可能就是想表明自己是成吉思汗在欧洲和亚洲帝国的正统继承人。

到此或许就可知道历史上沙皇俄国的行为方式为何与蒙古帝国极为相似,不仅沙皇俄国的政体和文化脱胎于金帐汗国,其皇室很可能还流淌着蒙古人的血液,它们认为自己就是成吉思汗的继承人。

彼得大帝(1682年-1725年在位)和叶卡捷琳娜二世(1762年-1796年在位)都是沙皇俄国历史上著名的沙皇(大帝),都是在征伐和扩张中奠定了自己卓越的历史地位,源于他们完美地继承了蒙古人永不停息的征战基因。相反,如果一个精于国家治理但在领土扩张上没有作为的沙皇,无论如何在沙皇俄国的历史上都不会留下太多的痕迹,源于这与沙皇俄国的国家性格和民族基因无法契合。

就因为这种国家特点和民族特征,当俄国不断穷兵黩武导致民不聊生,一旦再叠加对外战败,就会导致一个时代的灭亡。很典型的是在一战中战败再加上民不聊生,直接导致沙皇俄国罗曼诺夫王朝的终结。

普/京就任俄罗斯总统之后四处征战,车臣、格鲁吉亚、叙利亚、乌克兰等地都是征战的战场,不断的战争自然导致军人死伤和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如果发生在其他国家必然会导致支持率的下降,但在俄罗斯却相反,普京的支持率一直很稳定,俄乌战争之后还出现大幅提升,为什么出现如此奇怪的现象?原因就在于,在蒙古人(俄罗斯人)的思维模式中,马刀就是正义,开疆扩土就是总统的合法性。

有人说普/京很牛X,也有人说普/京很渺小,这些评论都不客观。是俄国的国家性格和民族性格决定了普/京的行为方式,否则他就会失去自己的权力。

回到正题,虽然伊凡大帝打败过克里米亚汗国,但克里米亚汗国这条“奥斯曼帝国之鞭”还是反复抽打在沙皇俄国身上。

作为奥斯曼帝国的附属国,当时的克里米亚汗国有一支非常强大、纵横驰骋在东欧草原上的鞑靼骑兵,它雄心勃勃要在伏尔加河沿岸(见下图)建立一个强大的穆斯林帝国。作为金帐汗国的继承者,它天然认为沙皇俄国吞并的喀山汗国、西伯利亚汗国等地应该是自己的领地。这就让克里米亚汗国与沙皇俄国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瓦西里三世在位期间,沙皇俄国对克里米亚汗国的侵略扩张只能采取消极的防御措施,为此不仅每年都需要征派数万军队布防在边境,还需要向克里米亚汗国缴纳岁币以求自保。到伊凡大帝执政时期,双方的矛盾进一步加剧。

仅仅在1558-1596年间,克里米亚汗国就对沙皇俄国发动了30多次进攻,不断烧杀抢劫,这让沙皇俄国苦不堪言。1571年克里米亚大汗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率12万大军再次气势汹汹地杀向沙皇俄国,5月攻入了莫斯科,不仅捉拿十五万人作为奴隶进行贩卖,还让俄罗斯人的尸骸塞满了莫斯科河,这次入侵令沙皇俄国蒙难。但就在克里米亚军队兵临城下之际,伊凡大帝仍严词拒绝归还喀山与阿斯特拉罕汗国,最后在属下的拼死保护下才侥幸逃出了克里米亚鞑靼人的魔爪。

到17世纪,克里米亚汗国依旧不断扫荡南俄草原,不仅防止斯拉夫人在此定居,还不断捕获斯拉夫人作奴隶以增加自己的收入,克里米亚鞑靼骑兵简直就是东斯拉夫人(俄罗斯人)的噩梦。到17世纪后期,沙皇俄国已经变的十分强大,为了解决克里米亚汗国这个心腹之患,1687年和1689年两次组织对克里米亚汗国的“克里木远征”,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沙皇俄国最终是怎么解决克里米亚汗国这个棘手的邻居的哪?

1700年,沙皇俄国通过战争迫使奥斯曼帝国承认克里米亚独立。

奥斯曼帝国原本是克里米亚汗国的保护国,现在承认克里米亚独立。本质就让克里米亚汗国脱离了奥斯曼帝国的怀抱,在奥斯曼帝国与沙皇俄国之间保持中立地位。

虽然是“中立”地位,但对于克里米亚大汗来说,自然看的到沙皇俄国已经明显比奥斯曼帝国更加强势,双方之间的“友好”往来就会增多。从1772年起,克里米亚大汗莎希因开始依附于沙皇俄国,但内部贵族不服导致内乱,莎希因立即向沙皇俄国求救,结果叶卡捷琳娜二世趁着克里米亚内乱,立即命令自己的情夫波坦金率领7万俄军进入克里米亚,让克里米亚汗国成为沙皇俄国的附庸国。到1783年,更进一步将克里米亚汗国彻底并入了沙皇俄国的版图。

“中立”(或“独立”)只是实现“吞并”的过渡手段。在吞并克里米亚汗国之后的两百多年中,沙皇俄国(以及苏联和俄罗斯)在周边地区不断使用同样的套路,而且几乎屡试不爽,距离今天最近的就是2008年在格鲁吉亚和2014年在克里米亚。

“中立”就是今天的关键词。

俄乌战争正如火如荼,乌克兰与俄罗斯一直在谈判,而媒体热议乌克兰可通过谈判实现“中立”并谋求和平,真的这么美好吗?

2013年乌克兰亲欧盟运动之后,乌克兰倒向了西方,在乌东战争和目前正在进行的俄乌战争中,美英德法为主导的西方一直是乌克兰的后盾,让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无法获得预期的战果。

当推动乌克兰实现“中立”后,未来一旦乌克兰出现内乱或出现亲俄罗斯的总统时,熟悉的那一幕就再次降临。

仅仅通过双方谈判让乌克兰获得“中立”地位,乌克兰随时都可能成为俄罗斯的“果实”,如果有第三方作为乌克兰“中立”的安全保证,就可以实现真正的中立地位吗?也不可能!

媒体传言乌克兰要求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土耳其作为自己中立地位的安全担保国,这显然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果上述国家不愿意担保,“中立”自然无法实现;即便上述国家愿意担保,当世界局势生变让美国陷入其它战场时,俄罗斯一旦再次进入乌克兰,上述国家有能力保证乌克兰的安全吗?愿意冒着核大战的风险与俄罗斯交战吗?不可能。所以,安全保证只是一张纸。

这就是普/京布下的俄罗斯套路,可不管什么样的精彩棋局,不断重复之后都会变成烂棋。

欧美、乌克兰和普/京自己自然对上述历史看的很清楚,就必然能洞察所谓的“中立”只是套路,最终各方就会假谈判、真备战。乌克兰通过谈判可刺激西方国家给自己提供更多的进攻性武器以收复全部国土;俄罗斯可以通过谈判争取更多的时间调整军事部署并解决补给问题,希望在战场上重整旗鼓;马克龙则继续跑龙套;美英直接对谈判桌不屑一顾。

谈判不过是套路,“中立”只是有用的谎言。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