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牛皮吹不动了,粮票将是救命的稻草

今年巴西已经遭遇了世纪干旱,给农业生产活动带来严重的打击,就在干旱未退的时候,冬季(6月底到9月底是巴西的冬季)的巴西又遭到了霜冻的打击。

巴西国家气象研究所称,巴西最大的咖啡生产州——米纳斯吉拉斯州近日最低气温达到-1.2℃,这样的低温是该州自1944年以来的最低值。霜冻会严重损伤咖啡树,甚至会直接将其冻死。据巴西政府食品供应机构Conab的初步估计,此次的霜冻已经影响了15万至20万公顷的种植园,约占该国阿拉比卡豆种植总面积的11%。

霜冻再次给咖啡价格“插上了翅膀”,据路透社7月26日报道,当天阿拉比卡咖啡价格上涨10%,而上周则上涨近20%,短短数天之内的价格就上涨了35%以上。

巴西咖啡业者卢西安·卡内罗·门德斯表示:“我们的库存仅能撑到9月。由于天气引起的减产,今年我们已经提价了3次。但情况仍然很艰难。”门德斯称,去年12月的巴西咖啡价格为每袋60公斤约77美元,如今价格已经翻了一倍,而且预计价格还会继续上涨(见下图)。

巴西的极端气候还在恶化。

巴西位于南美洲东南部,80%国土位于热带,北部亚马孙平原属赤道气候,中部高原属热带草原气候,最南端属亚热带气候。眼下虽然正值南半球的冬季,但巴西的冬季也极少下雪。气象记录显示,巴西上次暴风雪发生在1957年,当时南部圣卡塔琳娜州某些地区积雪深度达到1.3米。

但7月28日夜间至29日,巴西数十座城市罕见地普遍降雪。巴西气象部门说,截至28日夜间,巴西南部至少43座城市同时出现降雪或者冻雨(下图为巴西雪景)。这种大面积普遍降雪的现象,不知道巴西历史上是否出现过。

极端气候让巴西咖啡价格插上了翅膀,也推动了甘蔗、柑橘价格,可这种极端气候不仅出现在巴西,今年已经出现在世界各地。

6月底到7月初,“热穹顶”光临北美西海岸,从加拿大育空地区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再到华盛顿地区和加利福尼亚州,80多个地方的最高温度记录都被大幅打破,太平洋西北部气温总体上超过正常年份22度!美加边境线上的阿伯茨福德镇(该镇的纬度比黑龙江北部的五大连池市还要偏北0.5度)的最高温度居然达到了49.6度!本次高温事件随后被认为是千年一遇。虽然随后的气温稍有回落,但到八月初,美国西海岸依旧处于高温状态。长期的高温天气让山火肆虐,也加剧了干旱。

7月上旬,波斯湾局部地区的最高温度达到了74度,到底是多少年一遇已经不得而知。

原本担忧北美西海岸的“温暖”会在七月底被送达亚洲,没想到“热穹顶”却悄悄来到了欧洲。七月底,意大利南部、希腊和土耳其西部的气温已经达到42-45度,到八月初这些地区的气温继续上升,属于典型地中海气候的希腊最高温度已经高达47度。雅典气象专家表示,本次高温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该国最严重的热浪。

今年美西地区和巴西的干旱被认为是百年一遇,当然会冲击农业生产活动。

7月中旬,在“冷穹顶”的影响下德国、比利时、荷兰、瑞士遭遇大洪水,这次洪水事件被德国气象部门认为是千年一遇;到7月下旬的比利时、英国等地再次遭到洪水的冲击;

7月20日河南郑州遭到了罕见的暴雨袭击,此后,洪水开始在华北多地肆虐,虽然是百年一遇还是千年一遇多有争论,但带来的损失都是十分惨重的。

欧亚大陆的洪水应该仅是开始,高潮很可能发生在2023-2025年,对人们生存环境的影响不可小觑。

就在欧亚美洲大陆的人们与洪水和高温作斗争的时候,南非当地气象局称,处于冬季的南非各城市的低温记录已经被打破,批发式地创下19个新的气温纪录,金伯利的气温降到零下9.9度,有些地区更罕见地出现了降雪。

当然还有7月底巴西的大面积降雪事件。

上述每个事件都可以认为是数十年一遇、百年一遇或千年一遇,当上述事件在同一年集中出现的时候,应该算多少年一遇?只能说,今天的地球气候过于极端。

过去一年国际食品价格指数已经上涨了近四成,不断到来的极端气候会将食品价格指数推动到何方?这是不言而喻的。

 

回头我们再说说经济全球化。这是一个什么年代?或许,经济全球化的年代就是各国的大人物们集体吹牛皮的时代。

每次国际峰会(比如G7、G20、亚太经合组织等)都会制造出世界正欣欣向荣的景象(比如下图),目的是为了标榜各国的大人物们对世界的治理有方,推动了全球经济出现了连续增长,给世界带来了繁荣与和平。

但真实的情形是怎么样哪?会让你彻底跌碎眼镜。

下图是过去二十年世界人均GDP的变化曲线,数据来自具有权威性的世界银行。

2000年,世界人均GDP是5503.673美元,2020年为10925.728美元,以现价美元来核算,20年间全球人均GDP增长了98.5%,这个数据可以彰显大人物的“丰功伟绩”,是大人物们吹牛的本钱。

但我们也知道,美元的价值是不稳定的(不断贬值的),以现价美元作为基准来衡量过去20年的人均GDP增长是不稳妥的。

黄金代表一种恒定,以黄金来作为基准来衡量经济增长是1971年之前被全世界普遍接受的做法,也是更加公平的。

2000年国际黄金均价是279.01美元/盎司,当年世界的人均GDP是19.73盎司黄金。2020年的国际黄金均价是1769.64美元/盎司,当年的世界人均GDP是6.17盎司黄金。以黄金来为基准,人均GDP是大幅下降的。

这就是大人物们的底裤被脱下来之后的“景观”。

有朋友说,本世纪以来我们的生活确实是变好了,这是事实:第一,中国是后发国家,在主要国家中几乎是最后加入世贸的(比中国更晚的只有俄罗斯了),这二十年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时期,与全世界的趋势形成了对冲;第二,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罕见的低利率时期,低利率有利于借贷,借贷就是对未来的透支,当将未来数十年的劳动集中在过去二十年内消费的时候,生活当然就显得更好。

从全球来说,过去二十年的真正受益者是富人和国际资本(包括各国的权贵),这是超级富豪飞速壮大的时代。

也就是说,在经济全球化达到高潮的本世纪二十年,全球经济并未实现令人信服的增长,而是一个超级的全球财富再分配的过程,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最能代表这个世界在过去二十年所发生的的真实变化。

1999年,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67653美元,15年之后的2014年家庭收入的中位数变成62462美元,下降了7.6%;

美国中产家庭的收入中位数从1999年的77898美元下滑至2014年的72919美元,跌幅为6%。

这说明中产家庭和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在这漫长的15年中不仅没有增长,还出现了下降。

上述变化并不是全部,因为1999年的美元和2014年的美元是不一样的美元,后者的购买力出现了大幅下滑。

以黄金为基准,1999年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243盎司黄金,2014年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49.3盎司黄金,家庭收入中位数出现了大幅的倒退,意味着中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出现了后退。

当然,美国中低收入群体在表面体现出来的生活水平下降的幅度并没有上述数字所反应的那么严重,因为在低利率时代美国的中低收入群体也在通过借贷透支未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水平。也因此,美国的贷款大部分由中低收入群体拥有,而富人阶层所承担的贷款比例很小。

下面是一张朋友发来的图,可以十分生动地看到过去二十年中美国社会所发生的财富变化。顶端最富有的1%的家庭大幅受益,财富排名90-99%的家庭(蓝色线)小幅受益,财富排名90%以下的家庭(紫色线)都是“牺牲品”,同时还会观察到,大约从2014年开始,顶端1%的家庭占有的社会财富已经超过了0-90%的家庭所占有的财富,这就是美国式经济全球化的真相。要注意的是,这不仅是美国所发生的故事,而是在全世界的故事,甚至部分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比美国更加严重。

如此我们就得到这样的一个直接概念,经济全球化的过程是全球财富再分配的过程,富人和国际资本(包括各国的权贵,他们的巨额财富经常以灰色或黑色的方式存在)是受益者,中下阶层是受害者。

但既然中下阶层受到损害,为何各国还可以维持基本稳定哪?

第一,低利率环境下,中低收入阶层可以通过借贷透支未来以稳定自己的生活水平;

第二,低利率环境就是低通胀环境,在低通胀环境下人们生活成本上升的速度比较慢,这就形成了温水煮青蛙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比较容易实现社会稳定。

因此,经济全球化的过程财富转移的过程,让富者更富、贫者更穷。

 

现在我们回到文章的开头,极端气候导致农业活动受到冲击(今年,主要农产品出口国巴西、加拿大的明显减产已经是定局),农产品价格不断上涨是确定的。过去12个月左右,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食品价格指数上涨了近四成,这意味着什么?

第一,农产品价格(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未来将推动利率上升,最终让人们身上的债务变得沉重;

第二,维持基本生存的“阈值”不断上升,食不果腹。比如,一个国家的最低工资水平如果定在1000元,如果最基本的食品支出是800元(即“阈值”),这部分人就可以维持基本的生存,但如果食品价格指数上涨40%,“阈值”就上涨到1120元,最低工资水平就填不饱肚子,社会就会动乱。

目前,“阈值”的上升已经摧毁了南非和古巴,在极端气候的推动下,未来的“阈值”会继续上升,每当“阈值”超过一个国家人们的基本收入水平之后,就会摧毁这个国家,你既然已经看到了南非刚刚经历的遭遇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因此,这是大人物们的牛皮再也吹不动的时候:第一,通胀上升带动利率上升,不仅让人们身上的债务利息日益沉重,商业银行也不敢继续向这个群体借贷,人们也就无法继续透支未来,既然债务链条无法继续向前滚动,家庭的生存压力就会急剧加大;第二,“阈值”摧毁越来越多中低收入群体的生活,社会开始动乱。

但这个世界永远是道高一只魔高一丈,面对这样的局势,为了挽救自己的政治命运,大人物们会怎么办?

第一,当然是打土豪分田地,虽然办法会有很多差异,但肯定会形成全球性浪潮。源于当财富更加平均之后,抵御“阈值”上升的能力就会增强,这是十分明显的。

各国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会千差万别,这与本国的传统文化有关,不同的方式也就决定了各国的前途。

这是部分国家富人财产的至暗时代。

不排除有些国家会再次没收所有私人财产(包括外国投资)进行彻底国有化的可能性,因为这是票证制度的基础。

第二,既然“阈值”不断上升是造成社会动荡之源,定额定价的粮票(当然也包括燃油票等)就可以解决问题(至少暂时解决),因为这种做法可以将“阈值”强行控制在基本收入之下,稳定中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所以,这是票证制度最可能集中还魂的时代,源于它是一根救命稻草。但票证会严重损害生产力的发展,很容易造成全社会的整体性贫困,希望各国的大人物们慎之又慎。

无论全世界的人们是否愿意,这个新时代都会到来,这是大变局的时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46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