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继委内瑞拉之后,又一国家宣告破产

2010年,委内瑞拉的人均GDP为13825.4美元,当年初,劳动者最低月工资为967.5强势玻利瓦尔,以当时的汇率折算为387美元。

虽然最低月工资不高,但委内瑞拉以高福利著称,这让其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以购买力平价美元计算的人均年收入超过1.6万美元。

十年后的2020年4月,委内瑞拉将最低工资提高到80万主权玻利瓦尔(1主权玻利瓦尔兑换100000强势玻利瓦尔),按照汇率计算折合4.66美元,再加上2.34美元的粮食补助金和1.75美元的“反经济战争犯罪奖金”,最低月收入为8.75美元。

在这约十年中,委内瑞拉劳动者最低月收入的降幅达到了97.6%。这就在10年内让委内瑞拉从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成为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对于所有委内瑞拉百姓来说,这就是“哭泣的十年”。

很多委内瑞拉人只能背井离乡逃亡到巴西、美国、哥伦比亚等美洲国家谋生。

 

委内瑞拉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让委内瑞拉这样一个富裕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快速滑落?让全民快速陷入贫困化?是信用的丧失!

我们知道,经济活动发生在一个国家的各个角落,几乎所有人时时刻刻都在从事经济活动,从事经济活动的目的是为什么呢?当然是为了获得购买力,有了购买力,人们就可以解决自己的需求,满足或改善自己的生活。

购买力是用什么来表述?是用信用的多少来表述。一般情形下,这种无形的信用就体现在钱中,所以我们从事经济活动的目的是为了盈利、赚钱。

信用与经济活动一样,也是无处不在的,这体现在人们的生产与生活中。当今世界一般用美元这一最主要的世界储备货币或金银来表述这种无形的信用。它的唯一特征就是长期保持恒定,比如一根金条从年初到年尾,它不会有丝毫的变化,代表着它所承载的信用是恒定不变的。

现在假定年初人们将100块的玻利瓦尔投入到生产经营活动中,一年的收益率是50%,年终就得到150块。如果玻利瓦尔的信用十分稳定,就等于黄金(或美元,并假设美元的信用水平在一年中也完全不变)的信用水平,这种经营活动的收益就是实实在在的,此人的购买力经过一年的经营之后增加了50%,即拥有的信用增加了50%。

但如果在这一年的经营过程中玻利瓦尔兑黄金贬值50%会出现什么情形呢?经过一年的经营之后,年终所获得的150块玻利瓦尔的购买力只相当于年初75玻利瓦尔的购买力。

如此这般,年初投入100块的玻利瓦尔进行生产经营活动就变成了错误的决定,相反,年初将100块的玻利瓦尔买成美元或黄金持有才是正确的。

我们知道,因为经济活动中存在竞争,企业或个人进行经营活动的收益率是受到制约的,假定全社会所有企业和个人的平均年收益率是50%(这是个很高的水平)。这就意味着一旦该国的货币相对于美元或黄金年贬值的幅度超过50%,以美元或黄金来衡量,整体的社会生产经营活动就无法取得正收益,本币表示的资本就只能被动撤出生产经营活动。

这就是委内瑞拉在过去的十年所经历的噩梦。从2010年之后,委内瑞拉因为财政赤字,只能依靠印钞来支撑财政支出,推动其通胀率长期都在50%甚至100%以上,这意味着强势玻利瓦尔相对于美元或黄金的年贬值幅度超过50%。这就导致资本从所有产业中快速撤出,包括石油产业、农牧产业在内的所有行业都出现了快速收缩,导致委内瑞拉从一个世界上十分富足的国家成为贫困的代名词!

为了延缓玻利瓦尔资本从生产经营活动中撤出,委内瑞拉一直对外汇进行管制,同时也对物价进行管制,目的是希望通过控制经济数据来掩盖真实的货币贬值幅度,避免上述真相的暴露。

但这些都无济于事,因为外汇黑市无处不在,当黑市上玻利瓦尔兑美元、黄金的贬值速度加快、年贬值幅度超过50%之后,人们从事任何经济活动就变成是无意义的,让所有委内瑞拉人明了了真相。

于是,人们就会拒绝从事生产和经营活动,将玻利瓦尔资本投入到外汇、贵金属和食品市场来保护自己的购买力。

当玻利瓦尔资本连续逃离生产经营活动之后,委内瑞拉的经济就出现了连续的收缩,就有了“哭泣的十年”。

 

货币高速贬值,民众贫困化

这种演变时时刻刻都在世界上发生,现在,另一个正在陷入“哭泣的十年”的国家已经出现了。

2018年和2019年,美元兑阿根廷比索的升值幅度分别为102.33%、59.12%,这意味着大部分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阿根廷企业,以实际购买力来计算其过去两年的生产经营收益是负数。即以账面上的比索来核算实现了盈利,但如果与年初把比索资本直接兑换成美元相比却是亏损的。

到2020年5月29日,今年美元对阿根廷比索的升值幅度为13.58%,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官方汇率的贬值速度之所以比前两年有所放缓,显然是官方开始管制汇率所带来的结果,但黑市却开始走向繁荣。

2020年3月18日,美元兑阿根廷比索黑市汇率为1:85,两个月之后的5月27日美元兑阿根廷比索的黑市汇率为1:129,美元相对阿根廷比索的升值幅度高达51.76%。阿根廷企业在两个月内进行生产经营活动的收益,远远比不上直接持有美元所获得的收益。

黑市比索出现高速贬值,意味着阿根廷境内的企业和个人在大规模停止生产经营活动、将比索资本快速转移到外汇、金银、粮食等基础商品中,其经济活动必然出现大规模倒退。

货币高速贬值就是全民贫困化的过程。去年11月27日,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就显示,大型连锁超市和商场的销售额已经连续15个月下降,这是全民贫困化的具体反应。

当货币开启高速贬值之后,阿根廷政府对外债的偿付能力下降,现在阿根廷政府开始进行外债违约。这说明阿根廷这个国家已经破产了,正在追随委内瑞拉进入“哭泣的十年”。

 

货币信用透支,难逃“世纪陷阱”

信用是人类进行交易活动的媒介,是人类经济活动的基石。对于那些不尊重信用的国家或个人来说,它也是枷锁。当国家不断通过乱印钞票损害本币信用的时候,类似委内瑞拉、阿根廷这样陷入国家与全民破产就是必然的归宿。这些国家遭遇的都是信用陷阱,也就是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无论出现社会问题还是经济问题,当今世界的大人物们就会立即使用印钞来解决问题,这是对货币信用持续透支的过程,也决定了委内瑞拉和阿根廷还会有很多后来者,这是这代人将面临的“世纪陷阱”。

信用神圣,不可侵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46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