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一粒病毒,两场大战,两个时代

新冠病毒已经蔓延到世界上数十个国家,在很多国家都出现了集中爆发,包括意大利、法国、德国、伊朗、巴林、美国、韩国、日本等,世界卫生组织说:证据表明确实如此,世卫组织将毫不犹豫将它宣布为大流行病。

世界历史上,任何一次大规模的流行病(瘟疫),所带来的表面的现象都是人口减少、经济萎缩等,但最后一般都会来到十分剧烈的表现阶段——战争!无论东汉末年还是明末的大瘟疫都导致了天下大混战,而影响最大的却是元末时期的大鼠疫,在欧洲被称呼为黑死病——它直接改变的是欧亚大陆!

根源在于大瘟疫会让很多国家的人们遇到难以逾越的生存危机,此时要么陷入内战,要么是通过战争将危机向外输出致——外战。

虽然元末这场大鼠疫在1347年传入欧洲,但之前就已经在亚洲愈演愈烈。

元顺帝至正四年,即1344年,中国淮河流域爆发大规模鼠疫,在(《《明史》卷一·太祖本纪》)中记载到,“至正四年,旱蝗,大饥疫。太祖时年十七,父母兄相继殁,贫不克葬。”这里的太祖当然指的是这一时期的第一猛人朱元璋,但当时只有17岁,还没猛起来,在瘟疫之中其父母兄均去世了,这是淮河流域无数家庭的写照,可想而知,瘟疫所导致社会的惨烈程度。

此后,瘟疫开始出口,河北商人再沿“丝路”将之传到印度、中亚、波斯(今伊朗)、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伊拉克)等地。就在这个时候,蒙古人在攻打克里米亚的卡法时,将染疫尸体用投石机投入城中,由此开始,病毒蔓延至欧洲各处,形成了1347年之后欧洲的黑暗年代。

必须要说,元朝当时流行的鼠疫并未在短期结束,而是长期蔓延,有时甚至每年都会爆发,比如:

至正十二年(1352年),正月,翼州、保德州发生大疫。夏天,龙兴发生大疫。

至正十三年(1353年),黄州、饶州大疫。十二月,大同路大疫,史书记载是“死者大半”。

至正十四年(1354年)四月,江西、湖广先是出现大饥荒,后是“民疫疠者甚众”。十月,京师先是大饥荒,“民有父子相食者”,疫病又接踵而至。

至正十六年(1356年)春天,河南瘟疫流行。

至正十八年(1358年)六月,汾州大瘟疫。

至正十九年(1359年)春夏,鄜州并原县及莒州沂水、日照二县和广东南雄路大瘟疫。

至正二十年(1360年)夏天,南方一些地区疫病流传,其中绍兴路的山阴、会稽二县疫病最为严重。

瘟疫不断流行,民众长期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这就直接催生了一场战争,1351年爆发了红巾军大起义,主要分为两支,一支起于颍州(安徽),领导人是韩山童,刘福通;一支起于蕲、黄(湖北),领导人是徐寿辉、彭莹玉,对于后者大家十分眼熟,他就是明教中的彭和尚,是五散人之一。

蒙古骑兵发源于蒙古高原,到疫区去镇压农民起义,估计腿会发抖,甚至会跨不上战马。因为它们可以打败起义军,但打不败瘟疫,面对无法战胜的瘟疫,蒙古骑兵的战意和战斗力都大打折扣,让农民起义呈现燎原之势。

此外,以红巾军为号的还有萧县芝麻李、南阳布王三、濠州郭子兴等人。1352年,郭子兴手下来了一位比彭和尚还不好惹的和尚,他就是朱和尚,不仅最终将蒙古人赶回了漠北,还开辟了一个崭新的朝代——大明朝。

没有元朝末年的大鼠疫,或许就没有这场红巾军大起义,农民朱元璋也就不会光荣参军,或许也就不会有明太祖和大明朝,这是鼠疫结出的第一个“果实”。

 

鼠疫于1347年传入欧洲之时,当时的欧洲正在进行一场旷古的战争,那就是英法百年战争(1337—1453年),这场战争持续的时间之长在历史上无出其右。

1348年到1350年肆虐的黑死病,让欧洲大量的人口死亡,削减了大量的英格兰劳动力。由于劳工短缺,后来幸存的劳动者要求更高的劳动报酬并减少工作时间。而权贵们则希望尽快恢复到瘟疫前的劳动报酬水平和工作时间。1351年,爱德华三世召开议会,通过了对自由劳动力进行约束、激怒农民的《劳工法令》。同时为筹集战争经费,英王查理二世于1381年又第三次征收人头税,可人口已经大幅萎缩,为了获得足够的税额就需要提高税率,这一次的税率是前两次的3倍(第一、第二次分别于1377年和1379年征收),埃塞克斯和肯特的民众揭竿而起。1381年6月,瓦特·泰勒率领肯特叛军进军伦敦,途中与埃塞克斯的民众队伍合并,6月14日,起义军跨越伦敦桥进入伦敦城中心。

6月15日,起义军与国王方面进行谈判,然而气氛紧张,双方很快擦枪走火,国王的随从人员包围并当场杀死瓦特·泰勒。为缓和躁动的起义军,国王当即答应满足他们的一些诉求。然而,国王的“诺言”没有兑现,贵族们仓促组成了一支7000人左右的部队发动攻击,迅速控制了局面。不久,约翰鲍尔、杰克斯特劳等起义领袖被送上断头台,残余的骚动在随后几个月被平息。虽然大规模暴动发生在首都伦敦,但暴力冲突席卷了英格兰,尤其是东英吉利地区。

这场战争深刻地改变了英国,被后世视为是中世纪英格兰农奴制度开始走向终结的标志,对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引爆这场战争的导火索是人头税,在英国,征税的权力原本在国王手中,国王当然就可以随意制定税目和税率,无论贵族还是民众都基本上是无可奈何(注:国王权力的下降是个过程,1216制定的大宪章其主要作用之一就是约束国王的权力),这场战争让英国主流社会意识到需要进一步对征税权进行制约,征税既然涉及到社会上的所有人,是否征税以及税率高低就不能由少数人独自决定。到1688年的光荣革命之后,国王的征税权力被画上了句号,再加上一系列立法改革,让英国彻底摆脱了旧时代进入新时代。也就有了后来的日不落帝国和今天的英系社会体系,英国从此进入了新时代。

元末大鼠疫是灾害,因为让无数人失去了生命;但它也有其另外一面,那就是直接推动了欧亚社会的变革。或者说,没有这场大鼠疫,就没有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

为了避免特朗普破产、跳楼,美联储降息50个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46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