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夜壶”要改变用法了
201903/04

如松:“夜壶”要改变用法了

炮说,房地产是夜壶,这里的本质是财政的“夜壶”。当财政需要的时候就会拿起来。

前面写了一篇(如松 : 高筑墙,广积粮)文章说的是为了应对今天PPI与财政增速的走势,或许会采取几项措施:

第一,放水,这是保留节目。但水又不能跑到“野地”里去,所以,就有了“二高”对歪会流动的解释。但这个措施是有后患的,那就是让必需品推动的通胀和实际利率快速上升,因为这是需求不足的时候。

第二,加快毛艺谈判,希望刺激外需,这可以理解。

第三,稳定房地产,即便全面放开限购限贷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有限就会有放,也符合逻辑。

第四,扩大债务市场,加强ZF债融资。一旦需要的时候,由妈妈来买单。

近日,放水进行中,债务市场中地方债在加速推进,毛艺占上似乎也在不断传出偏于乐观的信息,涉及“夜壶”的信息更是扑面而来,各地松绑限购限贷的信息不断,还有官家的表态:

 

下面着重说两个问题:

第一,同时提出发展房地产和发展制造业,越看越别扭。今天的制造业毛利率比较低,房地产的毛利率更高。这个比较关系无需罗列数据来证明,只看看那些制造业的老板在过去几年为何要外迁东南亚、或者为何要卖厂炒房也就知道了,这个说服力甚至比那些数据更有用。根据在于,这个社会谁都会开玩笑,唯独老板们不会拿自己的钱开玩笑。

如果继续推动房地产,基于房地产有更高的毛利率、能够承担更高的资金成本,就会从资金成本和高房价带来的高生产要素成本上继续挤压制造业,把制造业推向更为艰难的境地,两项并提,不知道我们的发GAI委是不是喝高了。

第二,现今的房地产泡沫已经很严重,我们以美国60%多的GDP总量(这里意味着全体国民的总收入水平),却支撑着欧洲+美国+日本的房地产市值,很辛苦,而且不是一般的辛苦。

但房地产市值还可以继续吹大吗?能!这应该毫无疑问。

珉币不是自由兑换的货币,这意味着可以独自对内加速贬值。这也就意味着今天一定金额的房贷债务会让个人觉得很辛苦,但10年后就不同。比如,2004年有人背负了20多万的房贷,以当时的收入水平来说很辛苦,但15年后的今天,20多万的债务对很多人来说几乎不算债务(还本付息占工资收入的比例很低),这当然与经济增长带来的收入增长有关,但更与毛币对内加速贬值有关。只要对内继续加速贬值,房地产市值就还可以继续推升!根源在于债务加速贬值的时候,只要是收入稳定的人群(它们的收入一般也会跟随实际通胀率而上升,比如公务人员),就有能力追逐“债务贬值”所带来的收益,而且这样做对个人来说是十分合理的投资活动。所以我在以前说过,那些特殊位置的房价,只要货币加速贬值,你可以认为它上不封顶,根源也就在于此。当然,也会有更多地方的房屋成为烂大街,源于以这些地方的房屋既没有租金收入,以它们为标的进行“债务贬值”形式的投资活动是无意义的,最终得到的是毫无价值的房屋(既没有租金收益,当供过于求的时候也丧失居住价值)。

过去十多年,房地产总是以价格上升、成交量提升、进而实现财政增收的模式发挥夜壶的功效。虽然夜壶不会变,但使用方式却会发生变化。

基于经济增速在下行,人们的收入增速受到了制约;也因为M1持续低迷压制了人们付出首付和还本付息的能力,1月M1增速只有区区0.4%;再加上有一半多的人群已经丧失了储蓄,这意味着全社会整体继续加杠杆的能力已经有限。所以,很多地方ZF预算今年土地出让金收入的时候都预计是环比负增长,这是可以理解的。根源在于在去年的基础上继续推动房地产成交量的上升已经很难。对地方财政来说,夜壶的效率下降了。

所以,从财政的思路来说,本轮大张旗鼓地重提夜壶,却预计土地出让金会出现负增长,是有很大问题的。但人们又总是“无利不起早”,为何还要弄这个高潮出来?或源于要改变使用方式——房产睡,通过房产睡来实现财政增收的目的。只有在房地产处于相对的高潮期,房产睡才更容易平稳落地。如果是为了这个目的,发GAI委把推动制造业和房地产并提,似乎也没喝醉。

这应该是很多地方解除限购限贷,同时央行放水助威的真实目的。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