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谁又掉进了“死亡螺旋”?
201808/04

如松:谁又掉进了“死亡螺旋”?

以前和大家说过,外汇管制形成名义汇率从不是一个国家管理货币的好办法。根源在于,之所以进行外汇管制就在于不想控制本币的发行速度,也就是无法推进本国的社会体系和经济体系的改革。虽然管制可以一时美化汇率的数字,但货币危机还会以其它方式爆发,比如嘿市繁荣、通胀高涨,等等,最终让央行丧失对汇率和利率的控制权,导致更糟糕的结果。

委内瑞拉与津巴布韦一样,不仅管制外汇还管制物价。2012年初,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兑美元官方汇率尚在6:1,黑市汇率稍高一些,仅仅6年多后的今天,就已经达到了358万:1,至于委内瑞拉的经济发展、通胀率和人民生活,已经成为世界的笑话,不再赘述。

但权力是鸦片,不仅过去很多国家热衷于管制外汇,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国家进行管制,现在,又一个国家因此而进入死亡螺旋——伊朗。

过去我们总结过,黑市汇率比官方汇率溢价达到50%的时候,往往意味着这个国家进入了死亡螺旋。这个死亡螺旋的逻辑是:汇率加速贬值、通胀高涨——财政收入的购买力快速缩水——为了维护ZF的运作只能继续加印钞票——通胀继续深入发展,最终,就会导致货币走向崩盘。同时,当黑市汇率对官方汇率的溢价超过50%的时候,一般说明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官方数字(只相信黑市),央行丧失了汇率的控制权,进而通胀就处于失控状态,当然就会导致货币崩盘。

前面写过一篇文章(《美国马踏中东,可能吗?》7月24日),说到伊朗的局势很危急,一方面要在叙利亚和也门进行征战,军费消耗巨大;内部带有武力性质的游行示威不断;库尔德武装在伊朗西北部占领了三座城镇,时刻可能继续攻城略地。千万不能忽视这股库尔德武装,因为必然会得到美国尤其是以色列的支持,这让伊朗处于内忧外患之中,财政支出当然是高速膨胀而财政收入会受到打击(内部不断游行示威和西北部的战事,会打击财政收入),当美国再推动对伊朗的原油制裁之后,财政就会走向崩溃,这会在伊朗里亚尔汇率上反应出来。

得到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或许还不那么可怕,得到以色列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才是伊朗的心腹大患。今天的世界,以色列人的科技、军事装备水平都是世界一流,而其战斗意志没有任何其它国家可以比拟。现在伊朗和以色列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伊朗库尔德武装中很可能有以色列特种部队和情报人员协助,也会得到大量先进武器的援助,会让这只部队的战斗力今非昔比。

伊朗里亚尔的官方汇率虽然在4月经过了跳贬,但现在贬值的速度又开始加速:

 

据有关媒体报道,现在的里亚尔兑美元黑市非常繁荣,上周在2天内里亚尔汇率曾重贬18%,本周已经达到11万9000里亚尔兑1美元,黑市汇率和官方汇率存在154%的溢价,央行行长已经因此被撤职,这口黑锅也只能由他背起来。

另一方面,当前伊朗隐含的年通胀率已经飙升至203%,几乎比官方通胀率10.2%高出20倍。

黑市汇率比官方汇率的溢价远超出50%,通胀率远超过50%,伊朗里亚尔已经掉进“死亡螺旋”。伊朗人如果现在换到了美元,就相当于抓到了一只“救生圈”。

伊朗今天的局势比委内瑞拉当初的局势严峻的多,因为虽然委内瑞拉国内游行示威不断,但没有内战,而伊朗西北部还有一只得到强力支援的库尔德武装时刻在虎视眈眈地等待攻城略地,内战的战火让伊朗的局势更为恶化。如果伊朗的国际环境没有彻底的改观并得到大量的外汇援助,意味着伊朗里亚尔已经崩盘。一旦里亚尔崩盘,现在的伊朗证券很可能遭遇生存危机。

可现在,如果美国的态度不转变,其它大国很难救助伊朗。一旦伊朗因敌对武装的存在而陷入长期的内战,无论其它国家支援多少美元,都填不满伊朗财政这个无底洞。

可恰恰此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7月30日表示,愿意在“没有任何先决条件”的情况下,在“任何时候”与伊朗领导人会面。这已经是特朗普第9次表达想与伊朗领导人会面的愿望,前8次已经被拒绝,本次伊朗依旧以沉默相对,大家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伊朗的霍梅尼与三胖不同,国内有很多不满的力量,要求其下台的声音也一直不断,再加上库尔德分裂势力的存在,让霍梅尼只能以反美英雄的面目出现,这是维护其地位的基石。一旦与美国和谈,彻底弃核自然是先决条件,自己的光辉形象会一夜坍塌,内部反对势力就会快速膨胀,甚至现在的既得利益者都会加入反对的阵营(目的当然是明哲保身,在未来保住自己的财产),其执政地位将不保,所以,霍先生不能接招,只能以沉默相对。

特朗普这只老狐狸为什么也不断摆出和谈这副“和善”的面孔?或许根本的目的是拖时间。其上台之后曾命令加速修建美国本土的原油基础设施,但现在还未完成(至少要到年底),不具备进行大规模原油输出的能力。如果一味施压,伊朗只能玉石俱焚,进而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国际原油将发生短缺(价格上涨还是次要的)。而日韩的原油对外依存度几乎是100%,欧盟和印度的对外依存度达到80%,一旦原油发生长时间的短缺会威胁这些国家的工业体系,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虽然美国可以组织联军打通这条海峡,但二战之后建立起来的同盟关系很可能走向瓦解,美国将真正丧失自己的国际领导力。美国和欧盟、日本等国之间因政经问题可以不断打嘴仗,这都不会从本质上动摇它们之间的同盟关系,因为嘴仗之后有协商,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一旦对他们造成严重的伤害,而美国又没能力通过原油输出进行救助,打通海上通道也需要过程,这种同盟关系的损害基本就无法修复。不断要求与伊朗会谈,只是希望将伊朗稳定到四季度,当美国有条件放大原油出口、援助欧日的时候,也就不担心伊朗会封锁海峡。特朗普现在不断要求会谈,也是给欧日韩看的,这是一种态度,愿意和平解决伊核问题,如果伊朗现在执意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你们应该找伊朗算账,有利于美国组织国际联军打通霍尔木兹海峡。当然这也是为了中期选举,一旦中期选举以前油价爆炸,对自己不利。

老狐狸把算盘巴拉的山响。

伊朗自然是进退两难,耗不起时间,一旦里亚尔持续崩盘下去,现证券时刻可能轰然倒台;川普却要用各种花招让伊朗暂时安静,让伊朗这只中东猛虎在内忧外患中自己溃烂下去。

伊朗的统治集团,为了维持自己的利益,需要不断对外征战,以维持其合法性,征战的成本当然是全民负担,这会让内部矛盾不断激化,最终就会亡于内患——溃烂总是从内部开始。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