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北极熊得了抑郁症

前面说过,无论欧洲、亚洲总体上都要维持均势战略,一旦失去了均势,战火就难免(9月14日,《如松:日本放出了胜负手》)。同时又说过,俄罗斯是海洋国家在欧亚大陆上的守夜人。对于这一点其实并不需要过多解释,一旦欧洲大陆有某个国家崛起的时候,比如拿破仑战争时期的法国、一战二战时期的德国,就会威胁到很多国家的利益,但受威胁最严重的是谁?当然是同处欧洲大陆上的大国,拿破仑战争时期法国最主要威胁到的是俄罗斯,一战二战时期德国最主要威胁到的是法国和俄罗斯。所以就可以看到,虽然在上述重大战争之前各国之间都会进行反复博弈,但最终俄罗斯都与英国走到了一起,而英国为了制衡法、德,也愿意与俄罗斯结盟。在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国、俄罗斯结盟成为反法联盟的主力;一战、二战时期,英法美俄处于同一战壕,这都是地缘战略之必然。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欧洲,也出现在亚洲。洋务运动之后清朝崛起,让亚洲的均势失衡,清朝首先受到了日本的阻击,这就有了甲午海战;然后又有了八国联军进攻北京,俄罗斯在其中是最积极的,它不仅出兵与其它国家联合作战,还独自出兵攻占了清朝的东北,它充当的依旧是海洋国家在欧亚大陆守夜人的角色。 

现在,中国遇到的就是同样的地缘问题。

基于中国的人口基数占绝对优势,中国的GDP在未来超过美国是大概率事件,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到那时,每年的军费支出超过美国也应该是很可能的,这就让中国在亚洲甚至在世界上都成为一个“庞然大物”,此时,在全球主要国家中谁受到的威胁最严重?

第一,肯定不是美国、中西欧诸国。

美英是海洋国家,地理上不属亚洲,而且历史上的美国是十分孤立的国家,其国父华盛顿的告诫就是不要过度介入欧亚事务。所以也就看到了特朗普这几年的做法,不断从欧洲和中东撤出军力,高喊美国第一,这种专注内部事务的态度奉行的就是美国国父所制定的战略。或有人会说,没有了欧亚的利益,美国人还能有今天的生活水平吗?其实这根本不是问题,二战之前美国的孤立主义比今天更严重,但不妨碍它是世界上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是否介入(或深度介入)欧亚事务、是否与欧亚国家发生紧密的经济联系,对美国来说实在并不重要。未来,当多数美企回家、美国开启再工业化进程之后(这是必然的),估计美国更不愿意介入欧亚地区的各种事务。

或还有人说,这样一来,美国世界霸主的地位还在吗?霸主这种虚名对有些国家很重要,可以满足一些人的虚荣心,但对美国老百姓来说却并不能当饭吃。它们最主要的要求是丰衣足食(所以才会支持孤立主义),而美国总统是民众选出来的,霸主这种虚名显然并不那么重要。特朗普不断撤出欧洲和中东的军队,明显也不太在意这顶帽子。当然,有些人很难理解这一点,它们身为韭菜却愿意胸怀天下。

在今天,美国还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中国崛起确实会威胁、挤压到美国的霸权地位(本质是海洋霸权),但只要还没有严重威胁到它的海洋核心利益,它会与中国孤注一掷吗?别逗了。即便美国总统想与中国孤注一掷,美国民众和国会也不干,战争是需要烧钱的,是要死人的,孤注一掷是不存在的。

这就决定了它对中国的战略是,谨守自己的海洋利益,在印太战略中会采取“处于战与不战、敢战与避战之间的一种状态”。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威胁到第一岛链和太平洋、印度洋上属于美国的海洋利益,它会立即迎战、不惧战争,甚至还会主动寻战;但如果不威胁它的核心利益,它又会避战,力求通过在全球的合纵连横让对方的财政不断失血,瓦解对方,这才是冷战的精髓所在。

以台海来说,它肯定不想开战而是采取守势。相反,南海才是美帝最关心的地方,因为这是它的海洋核心利益,美国有可能主动动手。

欧洲的核心利益不在亚太,又何必冲锋在前哪?根本就没理由。

所以,中国崛起会威胁美国的霸权,给美国带来战略压力,但这种压力主要还是以长期的形式来体现,在短期内,双方都还有腾挪的空间。

第二,日本已经受到严重威胁。

最近一段时间,安倍晋三于2016年11月与特朗普的谈话很火。北晚新视觉网报道的主要内容是:

“安倍自爆:2016年11月去华盛顿拜见还没上任的特朗普时,我说服了他要对抗中国”

“他透露,自己拿出中国和东亚形势的图表来说服特朗普。特朗普问道:‘中国从何时,以什么样的速度增加军费?’安倍回答:‘中国近30年增加了约40倍军费。世界上没有以这样的速度增加(军费)的国家。’特朗普对此感到十分吃惊。”

“安倍还以中国的潜艇数量举例称,这些潜艇的‘目标就是在西太平洋地区活动的美军第七舰队’。安倍称,这不仅是日本(要面对)的问题,也是美国的问题,‘希望能保持美国的存在感’。此后,日美共同主张‘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并获得澳大利亚等国支持。”

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的时候多次抱怨将大量的美国军人派到远东地区并不可取,主张逐渐撤出一部分,这是他收缩战略的一部分(孤立主义的体现),但与安倍会见之后明显改变了态度。

安倍晋三的这段话也证明了我在以前的判断,无论朝鲜半岛、东海、台海还是南海,核心都是中日之争,甚至整个东亚的核心就是中日之争,日本会调动所有力量进行这场争夺。

很多人注意到了美国态度的改变以及随后的“印太战略”,却未注意到为何安倍在2016年就要努力说服特朗普让美国在亚太保持存在感?

根源当然是日本感觉到了中国崛起的压力,需要美国作为自己的后援。当你的身边有个大块头站起来的时候,会很明显地感觉到,但在遥远太平洋对面的特朗普就不那么容易察觉到,这就是日美之间的差别。所以也就看到,在驻日美军军费的问题上日美很容易就达成了一致,在美日贸易问题上也很容易达成一致,既然日本要求美国作为自己军事上的后援,在经济利益上就必须做出取舍。基于台湾海峡、南海是中日韩的共同的生命线,中日之间在领土领海问题上也有争端,所以中日之间出现正面碰撞是难以避免的,而且已经是非常紧迫的态势。

一旦美军在对南海的岛屿采取行动,日本一定会竭力配合,如果大陆对台动作,日本也才是真正的阻力,未来,南海、台海至东海这条生命线上的角逐会异常惨烈,谁都毫无退路!

个人意见:未来日军很可能以各种理由登岛,目标是东海、台海的相关岛屿。

第三,北极熊已经患上抑郁症。

凤凰网2018年6月19日报道,“据《参考消息》报道,俄罗斯总理普京曾对媒体表示:‘中国领导人不可能忘记远东地区。邓小平对时任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明确表示:三四百万平方公里地领土属于中国,远东地区领土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中国人迟早要回属于我们的领土。子孙后代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要说俄罗斯会心甘情愿地返还,你信吗?如果你相信,俄罗斯就还是15世纪的、面积只有屁股那么大的莫斯科大公国,而不是现在幅员辽阔、横跨欧亚大陆的俄罗斯帝国。相反,俄罗斯从没有返还领土的习惯,它的逻辑永远是扩张。

中印边界自今年6月再起争端,老毛子第一个跳出来援助印度,反应的是它内心的“焦虑”,是已经患上抑郁症的一种表现,抑郁的是身边有一个大块头在崛起,这与日本的感觉没差别。未来,如果中印双方交手时印度战胜,普毛的内心会喘一口气,尚不必过于担忧身边的大邻居;可期待印度打败中国,怎么看都不太靠谱,如果中国战胜特别是完胜印度,中国军队就会摆脱久疏战阵所形成的不自信,以中国的经济总量、人口规模、国土规模、拥有强烈自信的军事力量,老毛子会怎么看这个庞然大物?抑郁症会立即加重。

所以,中国崛起,受影响最大的是俄罗斯和日本,这是地缘决定的。 

不管怎么看,印度都与上世纪前期欧洲的法国有些相像,一旦“法国”战败,北极熊就必须走上前台,这将是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在这个时间点上,最可能发生的事情是老毛子疏远身边的邻居,与日本靠近。

现在大国通过向北极熊输送物质利益力求稳住北极熊,只能起到短期的效果。一旦中国军队(战胜印度之后)自信心增强,这种对策就会失效。源于当邻居拥有强大的军力时,就可以轻松地将那些过去输送的利益连本带息地讨回去,在这事上谁都不傻。

北极熊为了治疗自己的“抑郁症”,到时会自然而然地寻找自己的老“情人”——海洋国家,这是它在欧洲不断上演的戏码,也不在乎再演一次。

最应该警惕的是日俄秘密勾结,这是趋势,就像它当初与英国最终会勾搭在一起是一样的道理。

很多人会说北方四岛是日俄解不开的结,这种看法是谬误,只要有合适的价码,以普毛今天在俄罗斯的掌控力,让出北方四岛或两岛换取日本在其它方向上的鼎力相助、最终实现日俄和平是十分容易的,这就是一单“生意”而已。只看日本新首相菅义伟怎么做这单生意(他最新的表态是日本只要两岛)。

以今天中国所面对的局势来说,很希望一拳将美帝击倒,那时的欧洲也会怯于插手亚太事务,这样一来无论日本、俄罗斯和印度就都没有了强有力的外援,然后可以对日俄印分化瓦解。但这种思路最大的问题是,美日有军事盟约、欧美有北约的军事同盟,美帝又有全球最强的军事实力,只要美帝不冒进,击溃美军又谈何容易?(注意,一场战争绝对起不到击溃的效果,需要连续战胜才行),参考到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军的恢复能力,说明美帝的恢复能力十分快速,所以,这种想法是十分危险的。一旦无法击溃美帝,四周的包围圈就会越来越紧,敌手就会越来越多,形势向不利的方向发展。

中国不应该在台海和中印边界打响第一枪,这会让日俄更加紧张、加速它们的相互勾结,给“群狼”吹响集合号,这显然不是好事。

所以前面说到,印度或许是唯一的突破口,一旦这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实现和平崛起,周边国家的敌意就会逐渐消退(这对于日韩和东南亚国家极为重要,一旦它们没了敌意,中国的局势就无忧),即便有个别国家继续采取敌意,面对两个人口最大的国家所结成的同盟,又能奈何?

中国的事情,一切都取决于自己,自己可以掌握主动权!

上述都是从韭菜的角度来看问题,因为韭菜位于地面上,所以必须放眼四方才能看的高、望得远;但是站在金字塔顶的人会怎么看?既然高高在上,就不仅要眼望四方,还需要关注脚下的土地,所以,上述所有思维都只是问题的一半,另一半……不便细说。

战争永远有两个目的,“外部”的和“内部”的目的,而前者为后者服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36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