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印度终于打响了第一枪!

经济学家们在经济全球化时期,总是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衡量一切经济活动的准绳,这是所有国际公司到世界各地去投资建厂的依据,这个说法、做法对吗?

在国家安全和本地区的地缘政治处于稳定状态时,这个准绳是对的。这样的时候各国都会努力提升经济增长水平,改善就业和人民的生活,并以此作为衡量政府政绩的主要标尺,对所有资本都会趋之若鹜,不会理会这些资本背后的背景。

但在本国的国家安全和本地区的地缘政治并不稳定时,这个准绳就不再是“优先”的。比如:两个国家在边境处于紧张状态时,如果对方国家的资本是本国产业的一个环节(甚至是一个重要环节),就会威胁到本身经济与国防安全,虽然对方的投资对于推动本国的就业和经济都有好处,但一样会被本国的国家机器强行清除。

这种情形在今天更为明显,即便对方的资本只是制造了一个有问题的螺丝钉,都可以让自己的飞机在战场上掉下来,严重危害国防安全。这就需要彻底清除对方资本在本国的经济活动。

这种经济模式就是战时经济的特征之一,在功夫财经的课程《如松话投资——投资的精髓》中也特别论述了战时经济需要注意的一系列问题。

过去一直在说,随着美国在全球控制力的下降,世界的地缘政治局势就不在稳定,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土耳其与周边国家之间的问题、克里米亚问题、利比亚问题、印巴问题、南海东海问题,等等,都是地缘政治矛盾不断激化的过程,这就是经济全球化必然加速解体的根本标志之一。根源在于:在经济全球化之下,人们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作为进行一切经济活动的准绳,资本在任何国家都会受到比较平等地对待;地缘政治矛盾不断冲突之后,敌对国家之间就必须清除对方的资本在本国的经济活动,即便这些经济活动有利于自己的经济发展也会被清除,此时,全球化就会来到“空中解体”的阶段。

过去十几年,有些国家会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封杀了一些国际公司的经济行为,例如,谷歌是国际公司,为全球所有国家提供服务,但却无法深入到朝鲜,其理由估计就是“威胁国家安全”。最近两年,美国政府也使用“威胁国家安全”这个理由,封杀了来自其它一些国家的企业资本在美国所进行的一些经济活动,但这终归还不是面上的行为,主要是点上的行为,重点集中在科技领域。

但今天,印度跨出了新时代的一大步!打响了战时经济的第一枪。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理由开始大面积阻击别国在本国所进行的经济活动,这就转向了战时经济。

印度的动作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29日,印度政府突然宣布将禁用59个互联网应用,遭到禁止的应用绝大部分为**互联网企业所开发,包括Tiktok、微信、快手、百度地图、QQ音乐等,印度政府禁用这些应用的说明是它们“参与了损害印度主权和领土完整、国防、国家安全以及公共秩序的活动”。印度表述的已经足够清楚;

印度财政部和商工部宣布,正计划对超过100种进口自**的产品实施反倾销行动;

有报道称,印度通信部已经要求印度两家国营电信运营商BSNL(BharatSancharNigamLtd.)和MTNL(MahanagarTelephoneNigamLtd.)对于此前已经确定的4G电信设备的招标方案进行重新招标,以便将HUAWEI和ZHONGXING排除在外。业内估计,**厂商在印度电信设备市场约占25%份额,其他主要供应商包括爱立信(瑞典)、诺基亚(芬兰)和三星(韩国)。但由于**厂商拥有价格优势,这会推高印度通讯行业的投资成本;

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暂停执行同长城汽车达成的投资协议。长城汽车今年1月已经在印度投资377亿卢比(约合4.98亿美元)建厂,按照原计划明年就可以下线销售。同时被叫停的投资还有北汽福田以及**一家液压设备制造企业;

……

 

印度的阻击行为已经出现在投资、贸易、互联网服务等多领域,这些决定会不会影响印度的就业?当然会!会不会影响经济发展?当然也会!会不会推升投资成本,这无需说,这都不符合“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但在战时经济模式下,上述因素都要让路。

印度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未来,随着地缘政治冲突的不断加剧,这样的国家会越来越多。

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就说到,全球化必然逆转,有些国家之间彼此分手是必然。但近几年也听到太多“谁也离不开谁”的奇谈怪论,当地缘政治矛盾恶化的时候,谁都离得开谁!一旦地缘军事冲突爆发,敌对国家之间会快速地清除对方国家在本国经济中所发挥的作用,尤其是清除对方资本在本国科技、基础设施、电讯、军工、医药、互联网、粮食、原油、金属、基础制造等行业中的投资活动和经营活动。

这就是未来最大的问题:

如果欧美资本会不断从有敌意的国家抽离,该国的汇率就会堪忧。印度的上述做法也对本国的汇率和经济带来压力;

维持经济全球化的内在经络是信用的全球有序流动,此时多数国家就有能力通过进口满足自己的商品需求,尤其是原油和粮食的需求,当国家之间的产业被切割之后,信用的全球流动就会断裂,有些进口国就会逐渐丧失进口能力,会带来通胀的恶化和人们生存空间的恶化;

以往很多年,人们很愿意跨境投资,如果投资国和本国进入敌对甚至战争状态,这些投资大概率会出问题。因为对方不会准许敌对国家的资本成为自己产业上的一环,更不会准许成为重要的一环,需要根据对方与本国之间的政治与军事局势进行未雨绸缪,必须用更宽阔的视野观察自己的投资行为;

这是一个剧烈动荡的时候,也是我们所有人未曾经历的时代,不要让过去那一点点所谓的“经验”蒙蔽了自己;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36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