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印激战世界屋脊

二战战败之后,德国一直难以恢复曾经在世界上所拥有的地位,而日本直到今天还是非正常国家,所以,“战败”这两个字对一国内政、外交上的影响极为深远。战败国在国际上永远低人一头,更对本民族的自信心形成长期的压制,没有特定的机缘(一般都是战胜)就很难摆脱战败带来的阴影。

1913年,中印之间的边界争议开始形成,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中印度战败,虽然印度的战败与德国、日本在二战中的战败不可同日而语,但其影响却没有什么不同。造成的结果就是印度在国际上的地位难以提升,源于后背上贴有“战败国”的标签,民众的自信心难以伸张,让印度一直活在“战败”的阴影中。

(很多人或许对这些内容的体会不深,但想想鸦片战争对清朝的影响就会深有感触,以至于后来有教科书说鸦片战争让清朝变成了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可见战败对一个国家所造成的影响极其深远。很多事件都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历史,但“战胜”与“战败”是永远的核心事件)

雪耻(战胜)是撕掉背上“战败”标签的根本手段,或许还是唯一手段,也是重建民族自信的根本方式。比如,日本在远东地区一直处于吴下阿蒙的地位,但明治维新之后的甲午海战和日俄战争的战胜,让日本一跃成为世界列强!

一直有人说,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是一战打出了三十年的和平,这是非常典型的误导。中印双方都是大国,谁都不可能让对方灭国,当一方战败、时刻都希望雪耻时双方怎么可能实现真正的和平?真正的情形是,战败一方只能暂时蛰伏,当喘过气来之后、一旦国内国际局势有利时就会再起争端。

事实也是如此,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之后,边界就一直处于对抗状态,其中比较著名的事件如下:

第一,1967年的边界战争。

印度军队在1962年战败后加快了扩军的步伐,尤其是陆军人数迅速扩大了一倍,印度陆军组建了7个山地师部署至边境地区,专门防备中国。

1963年后,中国军队在中印边境的东西两段后撤,再度实行脱离接触政策,双方军队直接接触的地段仅限于中国和锡金边境。锡金王国1950年成为印度的“保护国”,1975年被印度吞并,现在则是印度锡金邦(下图红点处)。印度在当时的锡金王国驻扎着两至三个山地步兵旅。

 

春丕河谷是中国西藏自治区亚东县一个河谷,它位于锡金王国、不丹王国和中国西藏的交叉点,中印两国间的两个主要通道——乃堆拉山口和则里拉山口就在这里。下图红点处是乃堆拉山口。

 

当时,印度军队沿着他们所认为的边界铺设带刺铁丝网时,双方发生了混战。此后,冲突很快升级,双方进行了持续的炮战和陆地攻防战。这场在两个山口爆发的战争从1967年9月11日持续至10月1日,双方都出现了数百人的死伤。

这场战争后来被视为是中印第二次全面战争。由此也可见,即便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五年之后,双方之间的战火依旧是一触即发。

第二,1987年的边界危机。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印度依旧在持续整军备战,虽然中印边界前沿的几个支撑点的军队部署已经完成,但通向这些地方的交通网线仍没有建成。当时的总理英迪拉·甘地决定重新审议印度的安全局势,1982年至1983年间,她批准了一份由陆军参谋长克里希纳·拉奥上将提交的军事计划,即加快速度部署军队到与中国接壤的实际控制线上,与此同时,印度开始下定决心大力进行国防基础设施建设。

1986年2月,印度鹰派将领桑搭吉上将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他使印度政府批准了一个代号为“棋盘行动”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演练如何将位于阿萨姆平原的印度军队快速部署到同中国接壤的实际控制线附近。这次演习涉及印度陆军10个师和数个印度空军中队。

此后,印度陆军使用新装备的米-26重型直升机,将一个旅的部队空运到了靠近达旺镇(下图红点处)的吉米塘,随后这支部队从塔格拉山口出发,越过纳木喀措,占据了附近的哈东山口。桑搭吉还把3个陆军师调到了旺敦附近,另有5万印军前往被他们称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的中国藏南地区。

印军的频繁调动引起了中国军队的警觉,为了防止印军进一步蚕食中国领土,中国军队克服重重困难,把部队派上了实控线中方一侧。在实控线沿线的众多岗哨,中国军人同印度士兵形成了面对面对峙。

1987年初,一些西方外交官预言第二次中印边境战争即将爆发。

而桑搭吉甚至狂妄地计划一旦战争爆发,印军可进入中国西藏境内进行纵深作战,将战线向北推进至雅鲁藏布江一线(见下图)。

英国学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撰写的《中印边界争端反思》一书中称,当时印军打算使用一个师的兵力来“清除”桑多洛河谷地带的中国军队,但两次均在最后一分钟撤消了攻击令。由此可见,当时中印之间已经无限接近于一场全面战争。

但时任印度总理的拉吉夫·甘地(英迪拉·甘地之子)并不希望鹰派真正挑起一场同中国的全面战争,最后在外交努力下,印度和中国都后退了一步,化解了这次危机。

第三,2013年的军事对峙

2013年4月,一个排的中国军队在数十年的边境巡逻之后,在斗拉特别奥里地(靠近喀喇昆仑山口的一处地方,下图红点处即喀喇昆仑山口)附近建立了一个营地,印度军队随即立即跟进,在约300米外也建了自己的营地。后来这两个营地都陆续增兵并配备了重型装备,形成对峙状态。

5月,双方同意拆除这两个营地,但有关实际控制线位置的争执仍然存在。

第四,2017年洞朗危机

2017年6月,中国在洞朗高原修建公路,高原位于不丹和中国边界的中方一侧。但印度强行干涉,为了破坏公路,印度军队携带武器并开着推土机与中国军队对峙。在随之而来的僵持中,士兵们互相投掷石块,双方均有受伤。

8月,两国同意从该地区撤出。

第五,2020年中印冲突。

2020年5月中印在北线爆发了几次类似冷兵器时代的混战,在班公错发生的一次冲突中,印度军队伤势惨重,不得不用直升机撤离。中国也出现了一定的伤亡。

显而易见的是,1962年的中印战争并未带来边界的和平,对峙甚至战争不断发生在边境线上。

未来一段时间,是中印在边界地带再次爆发全面冲突的敏感时间段,原因主要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过去数十年是中国崛起的时代,而印度也认为是印度崛起的时代,中国崛起需要以美国作为试金石(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印度哪?检验印度是否崛起的试金石只能是中国,如果不能洗去1962年的耻辱、撕掉“战败”的标签,印度就永远不敢说自己已经崛起,所以,一场战争是无法避免的。

如今的印度总理莫迪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人,印度的民族主义正在高涨,在印度内部具备了战争的氛围。

第二,1987年的边境危机很接近一场全面战争,此后,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的国力也急剧衰落,俄罗斯已经没能力支持印度在边界挑起一场全面的战争,同时,苏联解体之后中美关系越来越紧密,美国也不可能支持印度在中印边界上轻举妄动。从国际局势来说印度欠缺战略机会,所以,从1991至2016年间中印边界没有出现剧烈的冲突,这是时代的背景使然。

特朗普上任之后,中美关系开始从合作转为竞争,又从竞争转为对抗,相反,美印关系却越走越近,如今的美日印澳已经成为印太地区不可忽视的政治与军事集团,同时,俄罗斯一直都是印度的传统盟友,这种国际局势的变化会让印度认为出现了有利于自己的转变。这必然是中印在2017和2020年短短三年内两次爆发边境冲突的国际因素。

第三,如今,日本正在不断加强自己的军力,美国也在向印太地区聚集军事力量,英国、澳大利亚、法国、德国以及北约的军事力量都在关注印太地区,让中国周边的军事局势日益紧张,此时,中国大量的军事力量就会被吸引在东南沿海一代。

这为印度在中印边界上做文章提供了契机。

第四,中国已经是原油第一进口大国,也是国际贸易第一大国,印度洋是中国必须依赖的远洋航线,印度海军可以在印度洋上威胁中国的航线,印度会认为自己占据了地理优势。

等等。

中印之间形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局面,一旦中国在东南沿海方向上发生战事,印度就会在西部边境上动手,目的是洗去1962年的耻辱,撕掉战败国的标签。

必须要强调的是,中国的管理者自然也十分清楚上述局势,在东南沿海与美欧日争雄以实现中国崛起之前,必须优先解决中印边界的问题。否则就会出现被两面夹击的被动局势。以和平手段解决与印度的边界纠纷自然是上策(过去本人一直强调这一点),但时间却并不是无限期的,一旦中国东南沿海的军事局势开始恶化之后,印度就会认为自己的局面更有利,就会更强硬,就会失去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时间窗口。

如今,中美之间的对抗已经愈演愈烈,日本也已经行动起来,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机会已经比较渺茫,此时,战争或许已经成了唯一的选择。

当今世界是大争之世,中印都认为自己已经崛起,或许中印之间是互相内定的对手,检验自己“崛起”的成色;

大争之世中,国家需要更强势的领导人,实现更强势(建立最高的权威)的最佳途径是建立军功。从这个含以上来说,中印很可能也是互相内定的对手。

所以就有了下述报道。彭博社6月28日的报道称,印度已将至少5万名增援部队调往与中国接壤的边境地区(上图),此举被视为印度在对中国的军事策略上采取了进攻性军事姿态。有印度军方人士表示,总的来说,印度现在大约有20万部队集中在边境地区,比去年增加了40%以上。其中三名消息人士向彭博社透露,印度拉达克北部地区部队人数增加最多,估计有2万名士兵,包括曾经参与针对巴基斯坦战争的反恐行动士兵。彭博社在报导中还称印度政府发现解放军最近从西藏向新疆军区也增派了部队。

通过彭博社的报道,让印度的心态跃然纸上。

中印激战世界屋脊,未来一年(尤其冬季)就是十分敏感的时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26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