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国大撒币,中美下黑脚,我们该怎么办?

无论未来的战争是什么模式,从一战二战到冷战,对对方财政进行饱和攻击都是主要的攻击方式,甚至还是最重要的攻击模式。

经过2020年的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到3月初,美国政府的债务已经高达28万亿美元,以2020年的GDP来计算,债务率已经超过135%,如果再加上刚刚通过的1.9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救助法案,债务率将更高,现在无疑是美国财政最脆弱的时候。

这也就是美元最脆弱的时刻!

很多人一定会想,美元是全球最重要的储备货币,在过去四十年中都是这个世界的“王”,也是美国霸权的基石,怎么就到了最脆弱的时刻?

1980年前后,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使用超常规货币政策稳定了美元的价值,1989年华盛顿共识和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经济全球化逐渐步入鼎盛。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不断进入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中,参与国际贸易的国家就越来越多,国际贸易量就不断增长,对国际货币的需求不断增大,对美元的需求就越来越大。

但在这个过程中,各国原本也可以使用欧元、日元、英镑等非美货币作为国际交易货币,但此时,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决定美元在国际储备货币中具有最高的地位。由于原油是各国工农业体系的血液和基石,当石油使用美元结算的时候,各国就必须建立足够的美元储备,同时为了完善自己的美元储备,在本国出口时就会要求用美元结算,结果,美元就成了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

如此也就得到如下两个结论:

第一,经济全球化不断推进,带来的美元的需求量不断放大,在美元发行量不断增长的同时又可以维持低通胀。

苏联解体之后经济全球化不断在全球深入,此时美元的发行主要是跟随发行,跟随的目标是美元在国际市场上的扩张速度。虽然美元数量增长,但每一张美元都有对应的商品与服务,所以就形成了低通胀环境。

第二,原油用美元结算,决定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

在美元不断在全球扩张的过程中,美元需求不断放大,美元的价值稳定,各国都渴望拥有更多的美元储备以增强自己的国际支付能力。当各国都渴望美元的时候,美元就是美国霸权的基石,美联储几乎就是不可战胜的! 

从2018年开始美国对世界各国加征关税,意味着美国要控制贸易逆差的继续扩大,减少对国际市场的依赖性,这就是所谓的贸易战,本质是逆全球化正式开始(逆全球化也是过程);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美国、日本都在极力推动关键产业回归本土,逆全球化继续推进;诱发中美对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带来的结局自然是经济上互相切割,导致逆全球化进一步深入。当逆全球化不断深入之后,最终就会导致美元需求减少这个时间的到来。这是从供不应求到供过于求的转变过程。(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是美元过剩、人们甩卖美元挤兑贵金属和商品的过程,所以,这种情形的出现毫不奇怪)

另一个焦点就是石油美元。如果石油美元的地位丧失,各国就可以随意使用欧元、日元、英镑、瑞郎等进行贸易活动,就很容易导致各国集中削减美元储备,最终导致美元大规模回流,推动美国的通胀恶化,灾难就爆发了。

或有朋友说,美元回流多少美联储回收多少就是了,不会有问题。

但不要忘记,美元的发行主要以美债作为保证金,如果美联储为了压制通胀快速回收美元,就需要快速抛售美债,这必然导致美债收益率的飙升,如今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超过135%,当美债收益率飙升的时候,直接把美国政府送入关门的境地。所以过去说过,美国政府将自己的债务率推升到今天的位置,就绑住了美联储的手脚,就是未来的危机之源。

一旦美元快速回流推动通胀,而美联储又无法快速回收(即无法快速加息),通胀就会恶化以致失控,所以半农说,一旦美元大规模回流,美国就会成为阿根廷或魏玛共和国,这里的逻辑关系是十分清晰的。

此时就可以看到,目前的石油美元就成了被攻击的靶子,一旦石油美元解体,就可以诱发美国的债务危机和美元危机。

一旦爆发货币危机(美元危机)可以达到什么效果,可以参考2014年的卢布危机。

2013年俄罗斯GDP是2.29万亿美元,2014年遭遇了卢布危机,GDP大幅下滑至1.36万亿美元,下降幅度是40%。意味着俄罗斯财政收入的购买力下降幅度是40%,综合国力也就下降了40%,这次危机直接让普京成为一只病熊,而一旦推动美元危机的爆发,美国就会成为一只病山姆。

怎么冲击石油美元的地位?焦点就在伊朗身上,这就涉及到了那份4000亿美元的协议。

第一,伊朗的石油出口潜力无法发挥,根源是美国的封锁。当中国资本大规模进入伊朗之后,相当于打破了美国的制裁。伊朗石油生产的潜力很快就会得到充分发挥,可以轻轻松松达到日出口300万桶的水平。由于基础设施都是完备的,这个水平很快就会达到。假设这些石油大部分都输送到中国(美国还在制裁,也只能卖给中国),并使用人民币结算,这些石油中的美元就被挤出去了(源于中国不必用美元到其他国家采购这么多的石油)。

中国每天的原油进口量约1000万桶出头,中国与俄罗斯等国的石油交易已经排除了美元,当多数石油进口都不再使用美元之后,剩下的进口份额就比较少,在原油供过于求的时期,就可以对沙特、阿联酋、安哥拉等国施压,要求他们不再使用美元结算。

当石油出口国通过石油出口收到非美货币之后,就会使用这些货币用于进口,各国美元的需求量就下降……,最终,很多国家就需要削减美元储备。

第二,2019年之前(2018年5月美国退出了伊核协议并重启制裁,但给伊朗的石油买家留出了数个月的时间以寻找新油源),伊朗(主要是代理人)在中东不断攻城略地,不仅以色列被绑住手脚,以至于沙特都不断与俄罗斯走近,为何会出现这种局面?关键是解除制裁之后的伊朗获得了大笔的石油出口收入,有能力强化自己的军备并加大力度支持也门胡赛武装对沙特联军的打击,也有能力资助叙利亚、黎巴嫩的代理人对以色列施加压力,让以色列无暇他顾,还可以支持伊拉克境内的代理人控制伊拉克并对沙特、科威特施压,等等,让伊朗可以在中东呼风唤雨!

当特朗普政府拉近俄罗斯,重启对伊朗的制裁之后,伊朗自己的军备发展受到限制,对中东代理人的支持能力下降,到川普政府的末期,中东趋于安静,尤其是阿联酋等逊尼派国家与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之后,以色列将自己的攻击线推进到了伊朗周边,伊朗本土的军事压力加大,再加上美国对伊朗重启制裁,伊朗又被绑住了。

当美国与俄罗斯走近,与印度的军事、经济关系越来越紧密之后,也就控制了印度洋,如果中国独自支持伊朗就会与美国彻底交恶,这明显得不偿失。

这一时期,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很低,最低时仅仅20万桶/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沙特、阿联酋、科威特、伊拉克的地缘得以稳定,石油美元地位就是稳定的。所以在川普执政时期海湾王爷愿意大笔大笔地采购美国军火,他们愿意送礼。

如今,中俄再次走到一起,就再也不必顾忌与美国产生严重冲突,与伊朗签订400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就直接打破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此时,伊朗就会再次成为中东一只虎,甚至比过去的更凶猛:

首先,重整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代理人,牵制以色列并打击沙特等逊尼派国家。

其次,与伊朗的协议中有军事合作的内容,一旦伊朗获得了卫星导航系统的支持,就给伊朗的中程导弹装上了“眼睛”,就可以严重威胁以色列甚至欧洲,让以色列和欧洲国家有所顾忌。

再次,支援胡赛武装打击沙特联军,这里很可能是主战场。

过去几年,虽然美国、以色列都在暗中支持沙特联军,但却无法夺得对胡赛武装的决定性胜利,如果胡赛武装再次得到伊朗的鼎力支持,联军身上的压力就会不断加大,那时,沙特怎么办?美国怎么办?

美国肯定不会亲自出兵。

美国虽然在半年内就打赢了伊拉克战争,但后来深陷其中,在这场战争中美国总耗资约2.2万亿美元,如果加上间接损失则超过5万亿美元。如果美国陆军大规模进入也门,打赢战争自然不难,但必然会深陷其中,结局估计不会比伊拉克更好,考虑到美军还要在亚太进行军备竞赛,阿富汗美军还在征战,美军大规模进入也门的同时很可能会直接引爆美国的债务危机,所以美军不会大规模介入也门战争。 

美国既然不参战,加上以色列无暇他顾,沙特联军的命运就可想而知,到那时,沙特就只能再次寻求与俄罗斯、伊朗妥协,再考虑到美国民主党的外交政策本身就对沙特不利,一旦沙特对石油美元的立场动摇,石油美元就彻底动摇了。

经济全球化逆转,美国政府的债务率上升到极端高位绑住了美联储的手脚,此时的石油美元就成了被攻击的目标,伊朗就是冲击石油美元的主要力量。

也可以这么说,在经济全球化时期,通过美元扩张(流通边界扩张)美国收获了全球化的红利(多印钞票又可以享受低物价),当逆全球化加速的时候,美元就出现了被动收缩(流通边界收缩),就会出现美元危机。为了打击美国,对手只需适时在石油美元这个位置下黑脚,就可以主动诱发甚至加重美元危机。

继1.9万亿美元的新冠救助法案之后,拜登政府又宣布了2万亿美元的基建刺激计划,基建资金将通过给企业和富人加税来筹集。加税意味着企业的成本上升,刺激通胀;基建计划刺激需求,又推动通胀;再加上美国政府的高债务率意味着美元必须加速贬值,进一步刺激通胀,三驾马车共同发力必定将美国带入高通胀的轨道,高通胀、高利率意味着美国将牺牲股市、债券等金融市场,未来的投资旋律将是不断的脱虚向实的过程,实物投资将是未来很多年的主旋律。一旦伊朗等国又动摇了石油美元的基石,美元危机意味着通胀恶化,美元(和所有纸币)挤兑实物的情形将不断出现!

过去有美国人说,美元是我们的,但问题是你们的。

根源在于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石油美元的地位稳固的时候,由于需要用美元进行国际支付、尤其需要用美元购买石油,各国都必须完善并壮大自己的美元储备,此时,美元的问题就成了“你们”的问题。因为有国际需求,美元就成了美国几乎战无不胜的武器,就可以通过发行美元对全球征收铸币税来解决自身的内部问题,包括挽救次贷危机。次贷危机之后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元储备暴涨,相当于给美国的次贷危机买了单。

这对应的是美元不断在全球扩张的过程。

现在逆全球化是正在进行时,美元需求就会逐渐逆转,美元回流一定会出现。由于美国不断使用印钞的手段解决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让美国政府的债务率上升到现在的高位,开始捆住美联储的手脚。随着中伊协议的签订,一旦伊朗开始冲击石油美元,美元就会成为伊朗的武器,也是其他大国的武器。

现在的美元是美国的,问题也成了美国的!

要说明的是,这不是唱衰美国(我们没资格唱衰任何国家),而是希望说明时事总是不断变化的,当时事变化之后,自己过去的武器也会转变成对手的武器。任何国家和个人面对这种问题时都会仔细观察这个节点,而中伊4000亿美元合同的签订,很可能就是有人认为现在是攻击石油美元的时间点。

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各个主要大国都有自己最强大的武器(也可以称为优势),全球化逆转之后也都有可能转变为别人攻击自己的武器。美国的美元是如此,中俄等新兴国家也是如此。

比如:部分新兴国家过去为了提高自己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扩大市场份额),就会想方设法压低成本,甚至会使用一些不合规的手段,这些手段就成了自己进行国际竞争的锐利武器。但现在时事变化了,欧美正在推动产业脱钩,他们就会以此启动制裁,达到产业脱钩的目的,这些手段就反过来成了欧美的武器。但不方便继续细说。

这是大国之间互相下黑脚的时候。

今天讲述的主要是思考问题的方式,正反和阴阳都是可以适时转化的,将别人最锐利的武器,适时拿来由自己使用,是根本的制胜之道,就是睿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26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