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北京的房价会达到每平100万吗?
201812/02

如松:北京的房价会达到每平100万吗?

最近,IMF发表了一组有趣的预测数字。在10月新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18年委内瑞拉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再次出现超过10%的负增长——预测值为实际下降18%,这个数据应该是以委内瑞拉本币计算的,尚属于马杜骡用于糊弄世人的。按美元计价,IMF预计委内瑞拉2018年的GDP为963.3亿美元(这一数字还低于查韦斯刚刚上台的1999年,一夜倒退了20年),而2017年的数值约2100亿美元,下降了54%。

查阅世界银行公告,委内瑞拉最后一次公告自己的GDP数字是2014年,当年的数字是5099.64亿美元,四年的时间内,GDP萎缩的幅度是81%,这是马杜骡的“光辉业绩”。

更深刻的内情是,持有委内瑞拉资产的人都会成为穷人(随着人们竞相出逃或向乡下转移,商品房自然遭到遗弃),人们储蓄的购买力也实现了归零的过程,这是长期高通胀的结果(今年的通胀率预计1000000%),这就是一个全民变成贫雇农的过程。

另外一个奇葩的国家是阿根廷,下图为阿根廷过去一些年的GDP。

2017年,阿根廷以美元核算的GDP是6375.9亿美元,IMF预计阿根廷今年的GDP是4754.3亿美元(高于2010年,低于2011年,也是一觉睡到八年前),降幅达到25.4%。可按本币计算,今年阿根廷的GDP只是下降2.6%。这也不过是障眼法,在本币大幅贬值之后,人们收入的购买力绝不仅仅下降2.6%,而是更接近下降25.4%。

这两个国家都是印钞的高手。

马杜骡已经在印钞的道路上喝醉了酒,忘记了还有刹车,因此,也早早“忘记”了向国际机构公布M2数据这回事,估计它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数字。阿根廷还相对好点,至少还有个数字,下图为阿根廷近十年的M2变化。阿根廷今年最新公布的M2数字是1.8万亿比索,2008年为2700亿比索,不到十年的时间增长了5.67倍,阿根廷央妈的印钞机飞速地运转。

毫无疑问,印钞的高手带来的都是经济的灾难和民众的灾难。

以往有人问过,大意是这么说的:有一些专家说北京的房价会达到四五十万每平米甚至百万,这种情形有可能吗?咱实在不好意思回答,为什么哪?

首先要清楚,房价最主要的推动力都在于印钞(当然人口因素和收入因素也很重要),对于这一点,现在连街头的大妈都会认可,更不要说砖家。

假设,我说的是假设,咱的央妈也像阿根廷或委内瑞拉学习,达到如下的效果:

此时,那些属于“孤本”的房屋,不要说每平米四五十万,甚至四五百万、四五千万都是没问题的。少数富人兜里有足够多的钞票,不会缺少这种购买力,只要有人肯卖,它们就会买。这里的“孤本”房屋,指的是北京王府井和周边、上海南京路和周边、广州北京路和周边,等等,这些地方的房子,不仅在本市甚至在全国都属于孤本,完全无法复制,这些地方的文化底蕴和商业机会让它们的价值近似是恒定的,具有部分货币的财富储藏职能,只要纸币贬值,它们的价格就会跟随纸币贬值而上涨,创造多高的价格都是可能的。

可别忘记这背后的代价,纸币是人们手中的购买力凭证,当这些地方的房价都坐上火箭的时候,意味着人们所有储蓄和收入的购买力都会接近于零,全民变成赤贫!

当全面的购买力快速下滑的时候,这些孤本房屋的商业价值也会下降。

假设:按以前的玻利瓦尔(去掉5个零之前)计算,现在兑美元的汇率约是3260万:1。如果(注意限定词)民币也落入同样的状况,100平米的房子即便单价达到一亿,折合起来也不过是307美元,单价达到十亿,总价也不过3007美元,有意思吗?

信用货币(纸币)丧失信用、走向崩溃的过程就是全民变穷的结局,谁都无法置身事外。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期待自己的房屋价格上涨无可厚非,因为人性本是自私的。但央妈和砖家们却不能期待通过持续的印钞实现高房价,因为这是全民的不归路。所以,现在有一个理论说,央妈不能不断满足大众的意愿,不能跟随大众的意愿制定自己的货币政策,有时更需要反其道而行之,其核心都是为了维护货币的信用。

鼓吹帝都房价可以达到每平数十万、数百万的砖家们,确实对经济理论很熟悉,对信用货币也有充分的认知,甚至几乎什么都懂,但唯一缺乏的是——良知!

知识本身是中性的,有良知之人掌握了知识,可以造福社会,没有良知之人掌握了知识,只会危害社会。所以,大领导倡导王阳明的“心学”和“知行合一”,本人非常拥护

说到这里,部分人会说,看来还是要买房子。在此要告诉你,那些“孤本”的房屋才有抵御纸币贬值的功能,因为它们具有近似恒定的价值,具有部分货币的价值储藏职能。至于那些几乎可以无限复制的商品房,它们的本质是商品,如果遭遇纸币泛滥,失业率会暴增,绝大多数人的家庭资产负债表会遭到破坏、房屋需求将快速耗尽,房价会下跌或丧失价值(成交量归零),源于它们并不具有货币的职能。

今天的商品房之所以体现出金融属性,其背后的支撑是需求,没有了需求,就会丧失这些属性。假如将一套商品房搬到了喜玛拉野山顶或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需求消失,其金融属性和价值都会丧失。

本人绝不希望出现货币泛滥的情形,更不希望那些“孤本”房屋体现出货币的职能。最大的愿望是人民币的购买力能长期坚如磐石,只有如此,才能让劳动者的收入购买力稳定,才能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一个安定的社会,才会让所有人受益。

一些人认为如松看空房价,上述是我的理解,是空头还是多头哪?

自从信用货币诞生以来,不断贬值是历史趋势,否则美元也不会在一百多年间贬值97-98%,各国几乎有一样(或许瑞士稍有例外)。期待央妈将人民币经营的像黄金一样稳定,确实也是不现实的。但依旧希望央妈在印钞的道路上不要喝醉酒,记得还有刹车。房住不炒才是核心,如果不断印钞炒房,前景一定不妙。

领导说未来几十年是中华民族“全民奔小康”的几十年,更要求央妈记得印钞机上的刹车片,这是“全民奔小康”的基础性条件。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