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打响最高等级的货币战争
201705/02

如松:打响最高等级的货币战争

 

川普要让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减税了,这自然是个划时代的事件。

委内瑞拉的今天不能称呼为很惨,应该称呼为惨不忍睹,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不断加税和税源不断下降的结果。

查韦斯刚刚上台的时候(1999年2月),拉美国家刚刚从上世纪70-90年代持续二三十年的滞涨浩劫中走出来,虽然如今欠缺委内瑞拉在当时的经济数字,但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大国都在90年代中后期经历了近十年的经济恢复,国民经济的各部门是相对均衡、健康的,相信当时的委内瑞拉与其它拉美国家没有本质的区别。

查韦斯上台执政之后,原油价格开启牛市,哗啦啦的美元收入流入了委内瑞拉这个产油大国。

实事求是地说,查韦斯改变了当时的委内瑞拉。1998 ~ 2009 年,贫困家庭比重从 49% 降至 24%,极端贫困率从 21% 降至6%。失业率从 1999 年年初的 14. 5% 降至 2010 年年底的 7%左右。基尼系数从 1998 年的 0. 49 降至2010年的 0. 39,是拉美国家中最低的。如果数据没有水分,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单。

但是,要看看查韦斯实现这些成绩的背景,他使用的是什么手段,戏法是怎么变的,反正查韦斯自己是不会创造丝毫财富的。

查韦斯当政时期大力发展住房产业、大幅提高居民的福利水平(有报道说,这两项政策的主要受益者是支持查韦斯政党的民众,这自然会加强查韦斯的权力,也应该是最终的目的)。可实施这些工程,需要巨大的支出。查韦斯为了这些成绩不仅支付了当时委内瑞拉的美元收入,还支付了更多,证据就是:在查韦斯执政时期,委内瑞拉面临严重的通胀压力,2002 ~ 2011 年,委内瑞拉消费价格指数平均涨幅达到了 24. 65%,2008 年曾高达31.9% ,2011 年通胀率仍高达 28. 9%。

任何时期,通胀的根本原因都是过量印钞导致的。

所以,查韦斯进行这些伟大的“事业”,不仅花去了委内瑞拉当时的原油收入,还过度地通过印钞征收了大量的铸币税,用学术的属于来说,就是透支。这是当今世界各国都在玩的游戏,不过是程度的差别。

可是,长期对社会征收过度的铸币税,实际通胀率就会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上,会造成两个后果:第一,除了原油这个委内瑞拉最强势的产业之外,其它产业(这些产业大多还是国民生活必须的产业)不断萎缩、消亡,政府的税源减少;第二,资本不断外流。其它产业消亡的过程自然让这些产业资本不断外流,数据显示:2003——2011 年,委内瑞拉外逃资金累计达 1115 亿美元,相当于2010 年 GDP 的 59%、外汇储备的 4 倍!

其它产业不断消亡就会带来两个后果:需要进口的商品范围不断扩大,需要的外汇不断增长,当原油出口收入无法覆盖进口需求的时候,国内就产生了商品供需的刚性缺口,恶性通胀从2013年开始正式爆发,玻利瓦尔汇率开始爆贬之旅;当其它产业被大量消灭之后、税源减少,政府的预算赤字不断扩大,只能借助于印刷更多的钞票征收铸币税,结果通胀之火愈演愈烈。

所以,委内瑞拉衰落的轨迹是政府不断加征铸币税——消灭一些相对原油开采来说属于弱势的产业——当原油收入无法覆盖进口之后恶性通胀爆发;税源不断下降、通胀恶化——让政府的财政预算赤字扩大——持续给通胀添油加火。

现在,委内瑞拉几乎只剩下原油开采业,连卫生纸都需要进口,这就是不断加税(当然以铸币税为主)的结局。

这种模式之所以可以蒙蔽很多人,缘于其征收铸币税是以改善居民居住条件和福利条件为名义进行的,虽然这些福利主要向支持自己党派的群体倾斜——进而维护自己的权力。

在最近四五年中,以这种模式倒下的不止委内瑞拉,还包括安哥拉、尼日利亚以及巴西,等等,不过程度有些许差别罢了。

 

委内瑞拉可以理解成一个村子,各行各业就属于家家户户。地球就是地球村(这是专家们喜欢的说法),原理也没什么不同。

今天,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不振已经是明显的事实,根源在于全球的债务不断膨胀(不断加印钞票的结果),当企业和个人被各种贷款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需求自然受到严重的制约,无法继续拉动经济增长。当需求遭遇制约之后,企业开工率下降,甚至倒闭或迁徙(到别的国家)。换成财政的角度来说,企业开工率下降,意味着一个税源无法再提供以往那么多的财政收入,如果企业因此倒闭或迁徙到其它国家,就是税源数量负增长。

此时,川普开始使坏,基于一些自身的特定优势意欲减税:第一,美国是全球最主要的消费终端;第二,美国能源已经自给,足以支撑制造业迁回美国。最终就可以吸引全球的实业资本进入美国,这些资本就代表的是一个个税源。看起来,虽然降税政策会短期降低政府的财政收入,但资本流入(税源流入)之后,更多的商品是自己制造的,税源增长,财政收入却可以实现更长期的增长。

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是美国产业不断迁出的过程,这让美国一直保持巨大的贸易逆差,同时伴随的是财政赤字。现在的减税,就相当于拉动全球的税源反向向美国转移,目的自然也是为了解决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问题。

现在,全球的税源增长在减缓(债务不断膨胀之后需求不振的结局),这是经济增长不振的财税含义。如果简单地以全球经济增长为零来说事,意味着税源的增长速度也为零。当税源向美国迁徙之后,其它国家或地区的税源变弱了(开工不足)、或减少了,就会造成财政收支的恶化。同时,资本流动的过程还会造成税源迁出国的国际收支恶化。

可是,大多数国家的财政需求是刚性的,比如:老龄化让一些国家的财政支出不断膨胀;周边地缘政治军事局势紧张造成军费膨胀,财政支出难以压缩;一些集权国家在经济增速下滑周期,内部矛盾不断激化,需要增加慰问支出,等等。

此时,如果税源加速流入美国,这些国家的税源继续减少,财政收支恶化,同时还伴随国际收支恶化。

这自然让本币大步走向贬值,直至崩溃。

川普意欲减税的消息传出之后,一些人说,其它国家也需要跟随减税。有些国家或许是可以的,比如英国,它已经明确说明会跟随川普的减税政策。这里的前提是他们的财政支出是弹性的,政府即便关门,也要保持弹性。可那些财政支出不具有弹性的国家怎么办?在税源减少之后,自然只能加税!这没什么好说的。

事实上,过去几年,有些国家已经开始在一些特定的行业开启加税的脚步,比如ranyou。

未来,这样的脚步会继续下去。

当然,现在已经迈入新时代,绝不会简单地、仅仅使用增加表观税赋的做法(粗暴地增加企业的税赋),因为这是非常危险的游戏,很容易造成经济加速萎缩和社会基本矛盾加速恶化(失业突然暴涨的必然结果),企业加速死亡的结局是社会和本币都会猝死。将更主要使用十分古老的招数——加征铸币税将是更主要的征税方向,相对前者来说,属于慢性发作。所以,如果未来某些财政支出非常刚性的国家的本币连续加速贬值,请不要吃惊。

川普减税,一些国家可以跟随减税,但有更多的国家只能加征表观税赋和铸币税,这才是答案。

减税,是最高等级的货币战争。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