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美另类交火

正在过去的是一个非常奇幻的冬天。

在这个冬天,我国经历了两次明显的寒潮。

去年12月的寒潮被称为是霸王级,给我国带来了大范围、大幅度的降温,寒冷直透了南海之滨。

就在人们以为“霸王”已经是最高等级的时候,1月上旬又出现了了帝王级寒潮,它是北极涡旋的“御驾亲征”,当然也就不同凡响,内蒙古东部和吉林、辽宁北部一带居然出现了零下52摄氏度的极端低温记录。

1月7日凌晨,北京气温降到-19.6度,打破了南郊观象台建站以来的纪录,创造了历史新低,与此同时,石景山、顺义、通州、昌平均打破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低温纪录。综合判断,这次低温为北京平原地区1966年以来的最低温度。紧随其后,上海也出现了本世纪以来1月上旬的最冷天气,白天的最高气温也只有零下2摄氏度左右,让魔都整天都处于“冰冻状态”。

这次降温过程将零度线一路南推,跨过了黄河越过了长江,最终抵达华南北部。要注意这个数字,从内蒙古东部和吉林、辽宁北部一带零下52摄氏度的极端低温,越过华北、华中之后,最终也只是将华南北部的气温降至零度。

可就在北极寒风扫荡中国的时候,同时期的北美大陆却是一片暖洋洋,今年1月上旬之前的北美是明显的暖冬,甚至加拿大很多地区在白天的最高气温还在零上!

2020年12月7日,气候模型显示2020年12月是美国历史上第三温暖的月份。独立的预测机构——商业气象集团发布消息说,2020年12月22日前,美国大部分地区异常温暖,明显高于平均气温。

这明显是不稳定的北极涡旋被一侧的暖空气推动、导致北极寒冷空气南下的结果(下图)。12月和1月上旬所显示的现象是北美的暖空气北上,扰动北极涡旋,北极的冷空气从欧亚大陆南下。结果是北美大陆暖风习习,中国大陆是彻骨寒风。

就在中国人担心这个冬天是个冷冬的时候,老天却变脸了。

从1月下旬开始中国大陆的气温就开始逐渐回升,到2月18日,内蒙古、东北地区、华北、黄淮、江淮等地区的气温普遍回升,根据2月20日的气象监测显示,全国共有365个气象观测站最高气温突破2月同期历史极值,其中,石家庄最高气温 24.2℃,郑州 23.7℃,这样的气温已经相当于5月的气温水平!

既然中国大陆的暖空气开始北上,结果从东亚、远东方向扰动北极涡旋,结果造成北极冷空气在其他地区南下,这次南下最终在北美大陆导致了非常灾难性的后果。

当这股寒流抵达加拿大的时候,实际上并不算十分寒冷,至少并未出现像内蒙古东部和吉林、辽宁北部那样零下52摄氏度的极端低温。但这股寒流顺着北美大平原的中路向南迅速南下,横扫了整个北美大陆,最终直透美国南部海滨(下图)。

在中国,椰子树、棕榈树主要生长在广东和海南,广州2月的平均最低气温和平均最高气温分别是10度和17.2度,广州也有很多椰子树和棕榈树。美国德州休斯顿市位于炎热的墨西哥湾北岸,2月的平均最低气温和平均最高气温分别是9度和19度,与广州非常相近,因此也有椰子树、棕榈树等热带植物生长。

如果有棕榈树、椰子树生长的地方出现下面的场景,人们很可能认为这些照片是伪造的:

长着椰子树和棕榈树的地方却白雪皑皑,中国人一般会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源于广州降雪的几率差不多是百年一遇,降下大雪的概率就更小了,几代人都难以遇到一次。虽然明清小冰期时期有广州、汕头、海南文昌等地降下暴雪的记载,但那终归已经是十分遥远的记载。

但随着寒潮顺着北美大平原一马平川地迅疾南下,让不可能成为了可能,上述两张照片就是2月16日休斯顿市的真实场景。

媒体报道称,堪萨斯州的劳伦斯市(下图红点处,与河南许昌的纬度相近)降到零下30摄氏度以下,打破了历史纪录。德州北部的达拉斯市最低气温达到零下18.9℃,而该市当时正常的气温应该是零上15度,降温幅度达到了34度,而位于炎热墨西哥边缘的休斯顿市则降温到了不可想象的零下10.9度。

这场寒潮持续的时间很长,与寒冷一起到来的还有狂风暴雪,根据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的数据,当地时间2月16日,美国大陆地区超过73%的土地被冰雪覆盖,48个大陆州中的45个州都有积雪,至少有20个城市打破了历史最低气温纪录。

从当时气象卫星拍摄的北美洲地表情况来看,加拿大和美国几乎全部为冰雪覆盖,各主要城市几乎都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之中,网友称美国现在的情况是科幻电影《后天》的场景在现实中上演。

德州这样的热带地区气温下降到零下十几度甚至二十几度以下,立即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因为水管被冻裂,发电设施因结冰或水管断裂被迫停止运行,数百万户断电、断水,有的居民被迫烧木头取暖,当代社会的人们一夜间告别了现代生活、回归了百年以前。

这个冬天刚好经历了一轮循环,第一次是暖空气从北美大陆北上,中国大陆的寒潮南下;第二次是暖空气在中国大陆北上,寒潮从中东、希腊和北美大陆南下。

中国经历寒潮时,东北局部的低温达到零下52度,而北美爆发寒潮时,北部的低温并未达到这样的极端状态,可寒潮到达大陆南端的效果却截然不同。中国的寒潮只是将零度线推到了华南北部,而广州尚在零上,北美寒潮却让位于炎热的墨西哥湾边缘的休斯敦市陷入狂风暴雪之中,几乎将整个北美大陆冰冻了起来。

中国在历史上就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或许就源于这点优势。

北美大陆一旦遭到寒冷空气南下时,由于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冰雪就很容易扫荡整个美洲大陆。如果在全球气候的冷周期,类似的事情就会发生在春、秋季节甚至夏季(1816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件,夏季北美的很多地区依旧还被冰雪覆盖),就会对农业活动带来摧毁性的影响,让人类难以生存。同时,由于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来自海上的飓风就很容易深入内陆,也会恶化人类的生存环境。所以,在欧洲人抵达美洲大陆之前,当地的印第安人依旧还以部落的形式存在,并未形成稳固的社会组织,这远远落后于欧亚地区。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人类文明的发展必须依靠稳定的物质产出,社会组织和国家的产生与发展也要依赖生产力的发展来支撑。

文艺复兴之后,随着人类社会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欧洲人向北美移民,人们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增强,让北美告别了部落时代并诞生更先进的社会组织形式(国家)。

但中国却具有无可比拟的地理优势。

中国历史上也多次遭遇寒冷周期,但由于中国中北部的山区纵横交错,中部也有众多的丘陵,这些高山、丘陵就可以有效地阻挡寒潮南下,可以有效阻挡寒潮对农业活动所带来的摧毁性的冲击,在寒冷周期这一点尤其重要。同时,长江、黄河水系由西向东形成了大片大片的冲击平原,再加上中国大陆雨热同期,就形成了非常适合人类进行农耕活动的地区,让中国东南沿海和腹地的广大地区非常适合人类居住,也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在这样的地区,由于物质产出更有保证(生产力也更加发达),几千年前就产生了国家这样的社会组织。

想想看,如果零下十度线可以直达南海之滨和华南海岸线(即便几十年一次甚至百年一次),就会对人类社会的生产活动造成摧毁性的破坏,一旦物质产出严重匮乏并威胁到人类生存的时候,就无法支撑大一统王朝的生存,也难以成为人口最多的国家。

当然,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的战争之源。

任何一次寒冷期到来时,北方往往异常寒冷,就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但因为寒潮被山岭所阻挡,长城以南却依旧适合人类活动(有时农牧线可以向南推动到洛阳一线,但这往往是非常短暂的),北方游牧民族只能选择南迁。南迁的少数民族遇到中原王朝的阻挡时,就只能选择战争,这本质上是北方民的族生存之战。所以从汉朝开始,北方游牧民族就是中原王朝的主要敌人,如何防备北方都是中原王朝能否存续的基石,西晋、宋、明等王朝更直接亡于北方民族。

中国、美国的历史之所以不同,最终还是地理、气候、河流等诸多因素共同选择的结果。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16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