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散户猎杀华尔街之狼,邮轮进入了未知海域……

最近几天,媒体聚焦华尔街的一场散户敢死队对决华尔街大空头的“世纪逼空大战”,战场的主角是GME(游戏驿站),包括黑莓、AMC等一些股票是配角。

GME是一只老牌游戏产品零售商,主要以线下游戏零售为主。如今,游戏产品的网上零售业务欣欣向荣,所以GME公司的基本面是日薄西山,随着2020年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数十亿人被禁足在家中,GME公司的线下运营环境自然是更加艰难,亏损数据扩大,去年4月初股价更跌到了3美元以下。

总之,无论基本面还是业绩,似乎绝对找不到做多这只股票的理由,而恰恰绝对没有做多的理由就成了股价上涨的“催化剂”,注意,咱并没说错——绝对没有做多的理由就是股价上涨的“催化剂”。

一直以来美股都是机构主导的市场,这种垃圾的不能再垃圾的股票,也是机构的最爱,因为随着这些公司经营环境的日趋艰难、亏损会不断扩大,最终的结局就很可能是破产倒闭,这就让这类股票成为机构做空操作的最好选择。因此,这些股票“头”上长期充斥的都是卖压,用“乌云笼罩”来形容毫不为过。

看中并沽空GME的机构中,就包括在国际市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香橼,只要被它看中的股票,必然是“一泻千里”,甚至有退市的风险。

GME看起来是死定了,基本面一塌糊涂,又被香橼相中。可惜,最终谁给谁收尸却并不一定。

在股票市场上,对某一只股票进行沽空操作的股票数量是有极限的。比如在沪深股市中,股民或机构如果要沽空某一只股票,可以向券商借股票来抛售,美股也有这种沽空机制。但美股还有另外一种沽空机制,那就是裸卖空,以自己账户上的保证金作为抵押卖出某一只股票。但不管怎么说,在一只股票上进行沽空操作的股票数量的多少不会无限增加、会受到规则的限制,最终都会受到这只股票流通股本总数的制约。

现在的问题来了,当一只股票的基本面垃圾的不能再垃圾之后,所有机构都会沽空,当沽空力量发挥到极限状态之后,沽空的力量就会耗尽,在没有股灾等重大事件发生时(即没有卖盘集中涌现),股价下跌的动能也就耗尽了。

此时要注意,沽空是要支付成本的(与到银行借款需要支付利息一样),如果一直股票长期被极度看空、并遭到极限压力的沽空之后,卖压就会耗尽,在股价运行上就会体现出横盘的走势,进行沽空操作的股民或机构就会因交易费用(支付的“利息”)而亏损。此时,因沽空的力量已经耗尽,推动股价上涨就比较容易。一旦出现买盘推动股价上涨,那些沽空的机构就会出现亏损,亏损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们有自己的操作纪律)有些沽空机构就开始选择平仓出局,而每一次平仓的过程都是买入股票的过程,股价就会进一步上涨,就会触发更多做空机构的平仓(否则亏损更大甚至直接导致机构破产),股价就会加速上涨,这就是空头杀空头(逼空)的过程!

所以,当一只股票已经全是多头的时候往往就是下跌的时候,源于多头的力量耗尽之时,很容易诱发“多杀多”;而全是空头的时候就只能上涨,此时进行的是逼空,这就是GME运行的逻辑。在被散户逼空之前,GME的沽空比例达到140%,即市场中流通的只有100%的股票,而空头全部平仓却需要140%的股票,此时空头已经无法快速平仓,要想全部平仓就必须拉长交易时间。一只看起来丝毫没有上涨理由的股票、华尔街大佬可以肆无忌惮沽空的标的,散户通过买进触发逼空效应后就成了对冲基金的坟墓,给他们收尸的是他们一直看不起的散户。

从K线图来看,虽然主动做多GME的是散户,但这些散户明显不是各自为战,而是有组织的行为。9月4日当周的换手率暴涨(当周换手率超过100%,远高于之前的周换手率),股价飙涨42%,这与沪深股市庄股的操盘手法很相似,或者说,GME背后的组织者原本借鉴的就是沪深股市的庄股经验。只是由于美股中存在普遍的沽空行为,而垃圾中的“战斗机”GME又是空头的大本营,当触发做空机构的平仓点之后,让升势更加凌厉。2020年9月以前,GME股价基本在6美元以下横盘,现在已如火箭般地升至300多美元,最高高达480多美元。

现有的数据显示,在GME上对冲基金的亏损已经高达数百亿美元,而WallstressBets上的年轻人中竟有人盈利了21000%,这是他们应得的红利!因为他们发现了这只被过度沽空的股票,具有了进行逼空操作的条件,他们赚的是不可一世的对冲基金的钱,这是对他们的见识、激情和勇气的回报。

香橼和Melvin Capital被散户们按在地板上摩擦的“华尔街大战”告诉了我们什么?

当资本很“贵重”(信用度很高)的时候,会严格按照预期的投资收益率进行投资,所以,虽然美股已经走了十多年的牛市,但有些股票依旧是仙股,有些股票的价格却高达上万美元。

但瘟疫大流行过程中,美国政府对居民进行了力度很强的补助,美国政府负债率的上升导致美元的信用下降,再加上美元执行零利率,意味着美元资本已经变“轻”。同时,居民手中有了政府补助的现金、而外出又受到限制,股市就吸引了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人,这里就成了它们展现激情的地方。美元信用的下降和股市的流动性充沛,让美股的股价开始摆脱基本面的束缚、进而受流动性所推动,当流动性集中到部分股票上之后(往往是庄家操纵的结果),股价的脉冲现象出现了。

预计GME的表演只是打响了第一枪,既然美股已经开始受流动性推动,就很可能还会有一轮疯狂的过程,直到耗尽流动性。未来,低价股大概率会成为“庄股”集中营,这是股市受流动性驱动时比较典型的特征。

“庄股”的集中出世也意味着美股已经进入了严重泡沫化的阶段。

美股泡沫化意味着什么?

美国的政府负债率在拜登的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通过之后将达到140%以上,此时,如果因股市泡沫破裂导致通货紧缩,就会导致财政支出因利息支出的增长而快速增长,通货紧缩也会导致财政收入萎缩,就会触发财政危机甚至导致联邦政府破产,美联储为了避免美国政府破产就只能给股市等资产价格提供隐性背书(不敢收缩货币),华尔街和股市投资者此时就敢于肆无忌惮地与美联储对赌,敢于肆无忌惮地在股市兴风作浪。

美联储的这种处境是极为糟糕的。

美国在1929年开始出现大萧条,但真正萧条的信号在1928年就已经出现,一系列商业数据开始走差。此时,美联储很难进行抉择,面对不断快速上涨的股市,美联储需要提升美元的信用(加息)来抑制股市过热,但加息又会让商业陷入深度萧条,这就让美联储被捆住了手脚。所以在1929年初,美联储内部就有这样的声音说,灾难已经无法避免。

因此,在拜登提出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之时,华尔街就已经提醒国会,这可能会导致1929年的灾难,因为美国政府的负债率达到140%以上时,就捆住了美联储的手脚(与1928-1929年的情形类似),股市机构与投资者就敢于与美联储对赌,一旦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被耗尽之时,灾难就无法避免。

但今天的情形又与1929年不同。1929年实行的是金本位,央行没有行政体系(美国总统)的配合就无法无限印钞,只有罗斯福命令没收民间的黄金之后,美联储印钞机的阀门才能彻底打开,通过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挽救大萧条。今天实行的是纸本位货币体系,美联储可以无限印钞,直到通胀如火如荼开始威胁到社会稳定为止。

世界经济这艘豪华邮轮已经驶进了未知海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16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