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铁幕升起”,里里外外都是戏

5月8日写过一篇《如松:去X国化?别矫情了吧》,说的是当两种不同文化的国家无法实现各取所需之后,就会有人(或共同)掀桌子、转身离开经济全球化的餐桌。

要明了这一时期双方的做法,就要明白甲、乙(甲方代表包容文化、乙方代表金字塔文化的国家)双方在经济全球化时期各自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也就会知道它们在这一转折时期会努力争取什么,当然也就知道它们在这样的时期会怎么做。

甲方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资本(那些国际大企业的所有人)可以到全世界逐利,也就最大限度地获得了个人资本的利益,但随着很多产业不断外迁,国家的财政收入被削弱、政府债务率不断上升,一般劳动者的就业问题不断加剧(铁锈区的出现最为典型),贫富差距不断恶化(米蒂的贫富差距水平已经超过大萧条时期),社会问题就会日趋严重,也就是说在少数资本拥有者获得了超额收益的同时(这也是米蒂股市本世纪超牛的基石),多数劳动者和国家却做出了牺牲。同时,由于很多重要的产业也进行了外迁,遇到特殊情形发生时就会出现产业链不完善所带来的严重问题,比如疫情爆发之后,由于欧美自身已经没有了医护产业就形成了十分被动的局面,甚至导致了更多的生命损失,让社会整体(注意整体两个字)深刻地认识到了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社会危害。此时,为了财政收入、就业压力、国防与经济安全,甲方就需要极力推动产业回迁,这是经济层面的核心诉求。

甲方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希望通过和平的手段(文化输出)改变世界的秩序,但这只能是幻想,因为两种文化几乎是水火不能相容的,最终的结局只能是认错、服输并检讨。

乙方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获得了很多经济利益,基础设施建设获得了飞速发展,整体经济水平和科技水平都得到了提高,这是明显的收获,也是历史赋予的机遇。但也有所失:第一,通过参与经济全球化推动经济发展的过程就是激发民间活力的过程,也就是社会财富向下倾斜的过程,但下层获得了更多的社会财富之后,为了保护自己的财富就会要求更多的社会话语权,必然就削弱了金字塔尖的权力(也就有了“政令不出***”的说法),所以,此时就要通过反腐、壮大国企等手段增强塔尖的权力,这是这一时期必然的选择;第二,就是堵住甲方文化进入乙方的的口子。过去吸引外资的窗口,往往是甲乙双方人员密集交流的窗口,也必然是甲方文化侵入乙方的窗口,在这样的地方就会出现政策上的剧烈变化,就会出现不同对抗与争端。

此时,乙方不会在意造成一些经济上的损失,因为还有家底,更因为其努力争取的是文化上的完整性,这与甲方的诉求不同。

在这些窗口所发生的动荡甚至对抗,实际是符合甲乙双方的利益诉求的。甲方的企业看到乙方民族主义回归、法律的剧烈变化等,再加上国家之间不断走向对抗甚至局部战争,就只能被迫舍弃经济利益回家,为本国提供财政收入和就业机会,这刚好符合甲方的利益诉求;在甲方企业回家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的是人员回家,甲乙双方人员的交流机会就会减少,也就意味着甲方文化的回撤,也符合乙方的利益诉求。

铁木升起,里里外外都是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16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