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生化危机距离我们有多远?

国际社会对生化危机的担忧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了。

1907年的海牙公约中,就已经规定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是非法的。但这种公约在当时的主要国家中并未得到尊重,一战中,从催泪瓦斯、氯气到氰化氢等各种生化武器被各国开发出来并不断投入战场。一战之后基于生化武器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威胁,大家继续坐下来谈判,1925年,法国政府带头组织各个大国签署了《日内瓦协定书》,致力于约束包含毒气、细菌在内的生化武器的扩散,美国也是协议签订国。

但这就可以约束各国对生化武器的开发吗?答案是不能。

1950年的旧金山危机就是典型的生化危机事件,可以看到各个大国它们真正在干什么。

珍珠港事件之前,美国本土从未受到真正的军事威胁,美国社会认为自己是绝对安全的。但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人切身感受到自己也不是安全的,特别是如果美国本土遭到生化攻击,美国就更不安全,这当然是美国军方和CIA要面对的问题。为此,它们为了检验美国本土在生化攻击面前的脆弱性,进行了一项模拟生化实验。

既然是实验,就必须选择对大众无毒无害的病毒;同时,必须以美国本土的大城市作为实验目标;而且这项实验必须在暗中进行,因为别国进行生化攻击时必然是暗中进行,不可能向美国发布一项公告,同时,也避免给公众带来恐慌。

结果,被选中的是两种细菌——球芽孢杆菌和粘质沙雷氏菌的混合物用来模拟生化攻击。之所以选中这两种细菌,是因为科学研究已经证实它们是对人体无害而且是安全的,不会对社会安全带来隐患。同时,粘质沙雷氏菌可以存活在土壤或水中,当浮着在食物表面时会产生鲜红色素,让被感染的食物外观十分明亮,这很便于研究实验结果。

选好细菌之后还要筛选地点,敌方进行生化攻击必然首选美国的大城市,同时便于进行攻击,旧金山就具有了这样的特征。旧金山在当时人口达到80万、人口十分密集、经济十分发达,同时,旧金山还有另外一项“优势”,从海上吹向城市的海风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让细菌在城市分散开来,感染整座城市,很方便敌方攻击。所以,旧金山就很不幸地成为了实验城市。

1950年9月20日,实验开始了!

一艘美军扫雷舰艇装载着几百万加仑的含有两种细菌的水,驶入了旧金山的港口。三十分钟之后,这种带菌液体通过特殊的喷嘴喷洒向高空、形成长达两公里的水雾,水雾在海风的吹动下吹向了整个旧金山。此后的一周,美军不断进行这种喷洒,而技术人员则在旧金山市收集相关数据,包括喷洒的时间长度、温度、风速、空气湿度的影响,以及感染这种细菌的土壤、水体和人群,等等。

实验很完美,根据美军在四十多个地点采集的数据,整个旧金山都遭到感染,每升空气、水中平均可以检测到500个细菌,在细菌残留的数小时内,八十万居民没人每分钟吸入了5000个带菌粒子。

得到的结论是:美国大城市在生化攻击面前不堪一击。

实验很成功,美军可以就此进行生化防御。

但麻烦也出现了。

科学家说,这两种细菌对人体无害,但细菌却并没告诉科学家自己进入人体后不会产生变化,也没说产生变化的细菌对人体依旧无害,更没说细菌对那些体质特别弱的人完全无害。

在实验后一周,著名的斯坦福大学医院接收了一位特殊的病人,他的名字叫Nevin,是75岁的男性患者。在入院前一个月,Nevin接受了前列腺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他也恢复的很好。但不知什么原因,9月他突然出现了尿路感染,尿液呈现红色。

这种全新的病症让医生也是束手无策,经过几周的研究后才确认他感染的是粘质沙雷氏菌,这种细菌感染在整个旧金山地区都没有先例,医生对Nevin自然也无能为力,10月,细菌感染到了Nevin的心脏,他不幸身亡。

Nevin的症状让斯坦福大学医院的医生震惊,此后的六个月中,该医院又接诊了10位与Nevin类似的患者,好在它们的病情都不严重,最终都顺利出院。但莫名的细菌感染案例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恐慌,人们急切地问道,感染源来自哪里?还会不会继续扩散?

这场公众危机并不是人类自己终结的,6个月之后,它神秘地自己消失了,其终结的方式与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一模一样!

躲在暗处的美国军方和CIA当然也没闲着,Nevin病例传出之后,军方组织了研究团队重新评估这种粘质沙雷氏菌的安全性,毕竟实验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美国而不是危害美国人的性命,最终的结论是:粘质沙雷氏菌虽然无害,但仅限于正常的健康人群,对于免疫力非常低下的人依旧有致命的危害性。

本世纪以来,世界已经多次出现病毒大流行,对于那些已经找到了病毒源头的事件,人们就可以安心。对于那些最终也未找到病毒源头的事件,或许就该想想旧金山。

有人岁月静好,其实这世界距离可以岁月静好还有十万八千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结束,对抗代替了谈判,国家之间的争夺就会愈演愈烈。虽然当今各国都在国际生化武器公约上签了字、画了押,但谁会真正遵守吗?它们在暗处到底又会干什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16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