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伴随2020年的钟声,颠覆世界的战争已经打响

中东各派本质是宗教的派别之争,这场争夺实际上已经持续了近千年,现在还在以现代的方式继续着,一方是沙特为代表的逊尼派国家,背后的支持者包括美国、以色列和欧洲的部分国家;一方是伊朗,它的背后也有自己的支持者。

现在,伊朗已经到了必须发动战争的关口。

地区局势最重要的是维持均衡,当均衡被打破的时候,就会走向激化和战争,现在恰恰是激化的时间点。

伊朗受到美国的制裁,原油出口从高峰时的每日200万桶降到现在的20万桶左右,导致了国内严重的经济危机,底层的生活难以为继,其境内的骚乱从11月上旬一直持续到了今天,而且有愈演愈烈的态势。最近,美国又再接再厉,继续对伊朗的钢铁产业进行制裁,无疑将恶化其国内的经济和社会局势。伊朗实际只是以哈梅内伊为首的五六家大家族的统治,财富也主要掌握在它们的手中,当境内骚乱不断持续下去的时候,将严重削弱伊朗大神的统治,威胁到这些大家族的生存,同时,伊朗的综合实力也会受到严重削弱,此其一;

其二,在欧佩克+不断进行石油限产和美国石油产量增速开始受限的情形下,国际油价开始抬头。当油价步入升势之后,沙特等逊尼派国家就会在油价上涨过程中受益。当沙特、科威特等国的财政出现盈余之后,必定会大量采购欧美先进的军火,实力得到加强。

对于伊朗这样的集权国家来说,嘴炮永远是最响的,话语也是最强硬的,让人们感觉其很强大很牛逼。但历史上的无数事例又表明,一旦内乱爆发,很容易瞬间垮塌,这样的例子已经数不胜数。所以,今天双方的对抗中,伊朗是劣势!均衡已经被打破!

如果这种局势维持下去,尤其是伊朗内部的混乱不断持续,伊朗大神只能坐以待毙,几大家族的下场会极为凄惨。最近更有消息说,伊朗部分人正准备迎接巴列维国王的孙子回国,如此,这几大家族无疑会被清算,在那种极端文化下,清算的结果就是无数人头落地。

伊朗有办法摆脱今天的困局、尤其是美国的封锁吗?有!那就是掌握更多的石油资源。一旦伊朗掌握了伊拉克或以沙特为首的整个波斯湾的石油资源,美国就没办法制裁下去了。如果美国维持制裁,世界原油市场将出现短缺,欧盟和日本由于原油对外依存度很高必定深受其害,导致欧日与美国的矛盾无法调和,让现行欧美日的郑智与军事框架解体。所以,当伊朗掌握了更多的石油资源之后,也就打破了美国的制裁!而美国今天正处于财政困局,无法向中东派出大规模陆军向伊朗发动攻击,也为伊朗摆脱封锁创造了条件。

这就在伊拉克爆发了渗透和反渗透的争夺。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之后,伊朗成为这场战争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不仅结束了与萨达姆长期的敌对关系,而且对伊拉克进行了全方位渗透,受伊朗控制的什叶派民兵的军事势力得以壮大(这些民兵在萨达姆时起就已经存在,但受到严厉的打压),再加上两伊之间日趋紧密的经贸联系,让伊朗对伊拉克政治、军事、经济的操控力不断加大。伊拉克极力要摆脱伊朗的牵制,今年3月8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下令,把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编入安全部队,这无疑将严重削弱伊朗对伊拉克的影响力。但这项命令却长期得不到执行,背后当然是伊朗在作梗,8月4日,伊朗扣留了伊拉克的油轮,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这明显与伊拉克政府欲收编什叶派民兵有关,希望以此对伊拉克政府施压。此后就是伊拉克内乱不断升级,一直持续到今天,也不过是希望继续压迫伊拉克政府屈服。这样的一幕在萨达姆时期多次出现过,让什叶派民兵在伊拉克境内闹事以施压伊拉克政府属于伊朗的老套路,萨达姆的手段是出动伊拉克共和国卫队进行镇压,这也是点燃两伊战争的根源,

在内外交困的局势下,伊拉克总理在12月1号辞职。此后,亲伊朗政治集团——比纳(Bina)联盟首先提名亲伊朗的前高等教育部长库塞·苏海尔为总理人选,被总统萨利赫所拒绝;然后该集团又再次提名同是亲伊朗势力的巴士拉省省长阿萨德·艾达尼为总理,试图闯关,然而这再次遭到萨利赫的否决。

总统在伊拉克现行体制中的权力有限(总理权力比较大),萨利赫的否决在某种意义上讲违背了宪法精神,不过身为总统,为了国家的团结和稳定,摆脱伊朗的渗透与操控,他甘愿冒这个风险。然后萨利赫就提出辞职,他在辞职声明中写道:“要保证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尽管我对阿萨德·艾达尼表示敬意,但我决绝将他否决,虽然这可能被视为违宪,但政治和议会活动必须符合人民的最高利益,我向国会议员表示我准备辞去共和国总统职务,相信他们将代表人民的意愿,做出他们认为适当的决定。”萨利赫做出这一决定后便离开了总统府,回到了库尔德自治区的老家苏莱曼尼亚。同时伊拉克的抗议者走上街头对于总统的这一决定表示支持。根据伊拉克宪法规定,议会将在7天内做出决定是否接受总统辞呈。

很显然,伊拉克今天的动荡是伊拉克与伊朗之间关于摆脱与反摆脱、渗透与反渗透之间的争斗,是伊拉克与伊朗之间的对抗。

在这场对抗中,沙特等海合会国家和美国自然是支持伊拉克的,它们对伊朗的渗透一直都很不满,现在,这种对抗已经上升到了军事打击的层面:光明网消息:根据伊拉克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组织”的官方声明,当地时间12月29日晚间,美军空袭了“人民动员组织”在边境城市加伊姆的指挥部,目前已经有至少4人死亡,超过30人受伤。

未来这场战争的胜负表面看起来很难说,虽然美沙占有空中优势,但沙特与伊拉克政府军的战斗力不敢恭维。最终的胜负手很可能取决于已经接受了以色列武装的库尔德人,缘于伊拉克、伊朗北部是库尔德人居住区。如果伊朗控制不住库尔德人,导致库尔德人大规模参战将形成伊朗的内部混乱,伊朗就没多少胜算。

伊朗面对美国的封锁、内乱不休、对手势力日益膨胀的局面,几大家族的利益与安危都已经受到严重威胁。如果不能控制更多的石油资源、摆脱美国的制裁,实际就是等死!这是不得不发的时候!

沙特也不可能放任伊朗完全控制伊拉克(让伊拉克成为附庸国),如此,什叶派军队将来到沙特和科威特的边境线上,沙特和科威特会直接承受伊朗的军事压力(下图)。沙特除了武器先进之外,其常规武装力量的实力并不怎么样,军队都是一帮老爷兵。一旦什叶派军队长期在边境线上虎视眈眈,沙特科威特距离灭国就真的不远了。而发挥武器优势,联合逊尼派国家、伊拉克政府军在美国、以色列的支援下在伊拉克境内对伊朗进行阻击、扶持伊拉克政权是其唯一的选择。而以色列为了消灭伊朗的核威胁,更希望早日大干一场。

双方都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战争实际上已经打响了。这就是2020年任何投资活动的主线之一。次贷危机之后的世界经济几乎完全依靠央行的印钞机支撑,过去的一年世界各国又进行了一轮大印钞,主要国家或地区都在实行负利率(政策利率减去通胀率为负数),当波斯湾战争正式打响之后,油价失控,就会出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局面!只能是加息、加息、再加息!必然会严重冲击遍及整个世界各个角落的资产价格和债务泡沫。

2020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会重塑世界的郑智与经济格局。

祝大家新年平安吉祥!2020,新年新气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016164.html